您的位置:首页  »  大唐美女的悲慘遭遇下

過了不知不久,在外間調息的神秘人終於治癒了自己的內傷「該是去看看我

那頭小奶牛了」內傷剛剛痊癒的神秘人,馬上迫不及待的來到了小屋繼續著對仙

子的調教。神秘人推門進到屋內,一幅精彩絕倫的淫美畫面立刻出現在他的面前

著口水,坐在三角木馬上,木馬的稜尖深深的嵌入肉縫,碩大的假陽具依舊不停

地抽插,已使得她在剛才的時間內不知又洩了幾次。師妃暄四肢被縛鳳索緊緊鎖

住,要掙脫已經不可能了,因此她似乎也早以放棄了抵抗,此刻,她正筋疲力盡

的緊閉著雙眼,默默的「享受」著小穴中假陽具不知疲倦的「服務」。「小奴兒!

小奴兒!」「嗚………!!」師妃暄發出一聲淫蕩的呻吟,慢慢的睜開一雙俏眼

望著,渙散的目光中露出的卻是是渴望和迷茫……此刻,神秘人就站在她的面前,

雙手背在後面,正淫笑的看著她。「哼……」略微有些清醒的師妃暄有氣無力的

哼了聲,又再度閉上眼睛。神秘人淫笑道:「小奴兒,我本來是要你放開的。嗯,

可是,我看你現在挺享受的嘛!嘖嘖,你看看,你這裡都流了好多了耶!」神秘

人極力的調笑著她。說話間,神秘人的手指在師妃暄的裸背上沿著脊椎骨慢慢滑

下,最後停在了她的菊花洞處,手指輕輕的在洞口撫摩著。「嗚……」師妃暄一

聲尖叫,到了嘴邊卻是非常淫蕩的呻吟聲。師妃暄已經被捆在木馬上很長的時間

了,墊著的雙腳早就無法承受身體的重量,現在的她整個人反倒是靠著木馬在支

撐,全身大概三分之二的重量都落在了木馬上。肉縫被身體的重量壓著已經張開,

稜尖嵌入了師妃暄的肉縫,並且由於掙扎,摩擦,讓師妃暄的下面又癢又疼,淫

水不斷的分泌出來,濕透了木馬的木製身體,甚至已經滲進木馬中。師妃暄的小

命的想減少身體壓在木馬上的重量,卻在掙扎的時候又不斷摩擦著陰唇,要不是

師妃暄的腳腕分別捆在木馬的兩個後腿上,使她無法劇烈的掙扎了,恐怕早就從

木馬上摔下來了。肉縫受到長時間強烈的刺激師妃暄的臉色紅潤,像喝了酒一樣

的嬌艷,身上滲出了點點香汗,乳頭挺立著,下身的淫水分泌的越來越多,竟都

流到了地上,積了好大片水漬。而神秘人當然是在旁邊火上澆油,嘴唇在師妃暄

的身上遊走,吻著耳垂,臉頰,脖子,肩膀,乳頭,小腹,大腿,……手也不斷

的揉搓師妃暄已經硬硬乳頭,把師妃暄的乳房捏的不斷的變著形狀,師妃暄的乳

房又開始不斷的噴射出奶水,並且唿吸明顯的急促起來。神秘人輕輕的用牙咬著

媽媽的乳頭,吸吮著師妃暄乳房射出的奶水。他手指按住師妃暄的陰蒂輕輕的揉

弄著。「嗚嗚嗚嗚嗚嗚……唔唔唔唔唔嗯嗯嗯……」師妃暄大聲的呻吟著,頭向

後仰著不斷的搖擺,凌亂的秀髮也不停的抖動,早已被挑起了情慾的身子哪裡受

得了這種挑逗,又正碰上那假陽具一陣急劇的抽插,兩相夾擊下,師妃暄忽然一

聲長長的呻吟後,師妃暄的身體痙攣著,腳趾直直的伸著,當著神秘人的面,在

木馬上又一次達到了高潮……然後師妃暄精疲力盡的癱坐在木馬上,頭無力的下

垂著,任繩子吊捆著雙臂,任木馬嵌入肉縫,鼻息也變得緩慢而粗重,呻吟聲也

變得如同蚊子一樣低沉,聽著是那麼讓人心醉。神秘人上前抬起師妃暄的下巴,

師妃暄無神的美目望著他,臉上儘是滿足,和疲憊。「嘖嘖。我說吧,妃暄你還

真是淫蕩無比呢!喲,你看你這裡都氾濫成災了呢!還當著我的面洩身,你好不

知羞恥啊!」神秘人一邊淫笑著,手上卻毫不含煳,不但右手的手指繼續在師妃

暄菊花門處來回撫摸,左手也開始再度向師妃暄的豪乳進攻了。不要!快停下!

我……我受不了了!師妃暄已經知道神秘人要趁機玩耍羞辱她,只是苦於全身被

鎖,無法反抗,就是想說幾句話斥責神秘人也不成。神秘人把手貼在師妃暄的背

上,輕輕的磨蹭著,:「美人,我會讓你慢慢喜歡上這種感覺的,全身被緊緊捆

綁,身子被別人控制著,身不由己地受著各種折磨……喲,妃暄你不要害怕嘛!

嘻嘻,你放心,我會把你那些好姐妹一個一個都請過來,不會讓你一個人寂寞的

喲!嗯,先把誰抓過來呢?」看著眼前陰笑著的神秘人,師妃暄只覺得又是驚恐

又是絕望。她知道在有心算無心的情況下,自己的幾個姐妹恐怕都逃不出神秘人

的暗算,真不知道他會怎麼對付自己和其他的姐妹呢!在看看自己現在的樣子,

雪白豐滿的玉體被縱橫交錯的繩索緊緊的纏繞著,兩隻碩乳還在不停的流著奶水,

蜜穴和屁眼裡的假陽具還在不停的抽插,給自己的身體帶來源源不絕的快感,看

來自己可能還有更多的苦頭吃呢。懼怕擔心的同時,師妃暄心中的卻升起一股奇

怪慾望。想到以後就要接受無數的折磨,神秘人又絕不會手下留情,到時任憑自

己怎麼掙扎求饒都沒有用……,師妃暄竟然不由的一陣興奮,莫名的心裡配合著

假陽具越來越快抽插,師妃暄再度開始不顧一切的大聲呻吟浪叫起來。而此時的

神秘人再也無法控制自己,低吼衝了上去,把師妃暄解下來,抱著師妃暄滾在地

上……

(十)

  就在師妃暄不斷遭受神秘人凌辱的同時,在慈航靜齋大殿,齋主梵清慧正在

焦急的來回走動著,渾然沒有平時那種平靜如水,不受任何事物打擾的寧靜之態。

自己最鍾愛的弟子,下任靜齋齋主的繼承人師妃暄已經3天沒有傳回消息了,早

在3天前師妃暄就應該回來了,即使有事耽擱了師妃暄也一定會傳回消息的。可

是如今師妃暄就像是消失了一樣毫無消息。這是從來沒有的情況。在經過和長安

的了空禪師聯絡,得知師妃暄早就完成了自己交代的事情很早就離開長安的時候,

梵清慧終於意識到自己的愛徒出事了,心急如焚的梵清慧立刻派出自己門下的弟

子開始四處打探師妃暄下落。到昨天下山的弟子紛紛傳來消息,沒有發現師妃暄

的蹤跡,江湖上也沒有關於什麼神秘打鬥的傳聞。在靜齋眾人的意識裡,師妃暄

是江湖上少有的絕頂高手,若是想對她不利三五個人根本辦不到,就算是下毒暗

害,對修習慈航劍典大成的師妃暄來說也是有機會脫身的,若是大規模圍攻的話

必然會有蛛絲馬跡,可是現在居然任何消息都沒有實在是讓人苦惱萬分。靜齋眾

人根本沒有想到,師妃暄會讓人不費絲毫力氣生擒活捉,更想不到的是就在離她

們不到2天路程的一個小村莊,在一座寬敞的大屋內,師妃暄正赤身裸體的被牢

牢地捆綁著,渾身無力的倒在地上,而活捉她的神秘男人就在她的身邊,正仔細

地欣賞著眼前這赤裸著身體,無力反抗的仙子全身上下每個部位,美!太美了!

儘管從自己抓住師妃暄開始就沒讓她的身體有過一絲遮掩,但是每次見到師妃暄

的胴體,神秘人都不由得心生驚歎,真是百看不厭──不,是永遠看不厭!在清

晨陽光的照耀下師妃暄那白璧無瑕的玉體,似乎發出令人眩目的光暈,玲瓏浮凸,

膚如凝脂,那秀美絕倫的面龐泛出淡淡暈紅,顫巍巍聳立的乳峰,柔軟纖細的腰

肢,平坦白晰的小腹,圓潤白嫩的美臀,修長均勻的一雙玉腿,最讓神秘人迷戀

的自然是兩腿之間那芳草淒淒的溪谷之地……好一付活色生香的旖旎風光啊!:

「怎麼樣?我的小乳牛,是不是體力恢復了?」「唔……」神秘人塞將師妃暄嘴

裡的口塞球取了出來,把她的下巴托了起來,欣賞著她那冷靜而充滿了憤怒的玉

容。剛得以開口說話的師妃暄怒道:「畜生,你如此凌辱我,以為我會屈服嗎?

只要有機會,我一定會殺了你的!」神秘人冷笑道:「不論你是否屈服於我,都

不要指望我會放了你。哼哼!」師妃暄奮力地搖動著頭部,想要擺脫抓住她的下

巴的魔手,但這根本沒有可能。她的下巴被神秘人的手牢牢地拽住,秀美的臉龐

被迫抬起直視這個另她恨的發狂的魔鬼。神秘人淫邪地笑道:「師大美女,你還

是省點力氣吧。縱然你的武功登峰造極,但是被縛鳳索捆綁著,任誰都可以隨意

地擺弄你,不要妄想能夠從我的手裡脫逃,還是好好跟我合作,說不定日子會好

過一些。」師妃暄畢竟是闖蕩江湖多時的俠女,無論是性格的堅強還是面對困境

的冷靜都遠遠勝去普通女子,師妃暄冷冷地笑道:「畜生,我看你還是最好把我

殺了,想要我順從你,那是絕對不可能的。」神秘人微微一笑,道:「美人,何

必把話說得這麼絕呢?你現在處於什麼狀態,你自己應該最清楚不過了,如果你

不順從我,一定會後悔自己是一個女人的。」說著,神秘人伸出左手食指,對著

師妃暄的雙腿之間插了下去。手指掠過陰毛,直接插入師妃暄的陰部,使得剛剛

從高潮的餘韻中清靜過來的師妃暄那還是酸軟不已的嬌軀不禁又是一陣震顫。神

秘人又一次爆發出一陣淫笑:「哈哈哈!真沒有想到,剛剛還是一副冷艷仙子,

只要輕輕一碰馬上就變成淫娃蕩婦了,好得很啊!要是宣揚出去,一定是一件很

有趣的事!」手指依然在師妃暄的蜜穴裡摳挖,使得她那白皙的裸體在繩索的捆

綁之下奮力地扭動著,進行無用的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