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術煉金士08

第八部 獸人族征戰篇 第一章 貴客遠來

  帝國北方邊境,費本立城領主官邸中,一條殘廢的可憐蟲正坐在輪椅上,在露台前呼吸晨早的清涼空氣。被佳娜和拉希兩條衰龍重創,雖然有百合和僧侶施法治療,但為安全起見仍要找醫生打石膏幾個星期。

  坐著坐著突然屎忽痕起來……

  「大沙,小沙,主人內急了。」

  「汪汪!」

  從我的睡房中傳來兩把嬌滴滴的「汪汪」聲後,爬出了兩名完全赤裸的漂亮女性。兩女光脫脫地爬出露天陽台,晨曦的光輝照在女性白刺刺的肌膚上,產生一片柔和的光芒。她們裸背上的肩胛骨不住活動,配合彎彎的背脊,女性獨有的葫蘆型小腰和盛臀,爬在地上時盡現女性的曲線美。再加上深黑色的狗環套著她們的勃子,一條毛茸茸的尾巴,從女體圓渾的股谷中伸展出來,這種淫靡的打扮真是好看。

  大沙身材特別豐滿有致,由於她有劍術底子,一對奶子雖然天生碩大,可是卻不鬆懈。幸好我還有一隻左手可用,她爬過我腳邊時我伸出左手,由下而上地托起她一隻大奶把玩起來。

  「嘿嘿嘿……這麼大只奶子居然如此結實,真是百抓不厭。」玩弄著大沙的乳房時,我不禁有感而發。

  我開玩笑地用力扭捏她的巨乳,大沙突然獸性大發,張口咬我的左手掌,我吃驚道:「衰狗!我剩得一隻手了,你還咬我!」

  「汪汪汪~」

  好不容易掙開大沙的狗口,我獎了她一個菱角,伊貝沙立即爬過來舔我的手掌。伊貝沙真是一頭乖小狗,不單樣子漂亮,氣質優雅,犬藝也學得精熟,還身具曠世名器,我輕撫她羞紅的臉蛋,才拉下褲子道:「小沙最乖,主人獎你甘露。」

  伊貝沙大喜過望,吠了兩聲撲過來我兩腿之間,小小的嘴巴把我的大陽物含進去。腰背一陣刺激,我在濕潤溫暖的美少女嘴內小解起來,伊貝沙的眼神出現變化,一對大眼睛蒙上一片春潮,原本已紅潤的臉頰更見緋紅,當我伸手到她胸部時,那顆乳粒真的硬了起來。相處了一段時間,我已發現這兩頭美女牝犬皆好喝聖水這玩意,尤其是受過正統調教的伊貝沙更加著迷,每次喝我的聖水時都會出現生理反應。

  因為我的手腳受了傷,所以大沙和伊貝沙都要加班工作,長時間充當母狗留在我腳邊,負責為我呁東西,輪流充當尿壺,我有需要時提供一下免費性服務,甚至用她們來拉輪椅……呵呵呵呵……幸好養了兩頭美女犬……呵呵呵呵呵……

  我舒舒服服地方便過後,伊貝沙竟一滴不漏地喝下肚去,還意猶末盡地含著我的弟弟不放。當伊貝沙用小舌頭為我清理時,敲門聲響起,門外傳來美隸的聲音:「大人,美隸和露雲芙求見。」

  「小沙,過去開門。」

  「汪汪。」

  伊貝沙搖著小屁屁及尾巴,嬌小性感的胴體露活地爬向門口,撲上門前咬著把手替我開門。大沙也不閒著,我故意不用魔法石控扞,將輪椅下的精製繩圈扣在她的犬環上,讓她拖著我的輪椅返回室內。

  「聞名業界,無人不怕的殺手「吸精娘娘」,現在變了一條幫男人拉車的賤母狗,哈哈哈哈……」大色拉著輪椅在大房內爬行,她喉嚨深處發出美妙的低吟,光禿的女陰不斷流出愛液。正如她自己所言,她自知自己性格淫亂,做一頭被男人玩弄的母狗會使她產生亢奮。

  美隸和露雲芙兩女進入我的大睡房,伊貝沙全情投入地學狗一樣跟在她們腳邊,鼻子還奏到她們的鞋上,嘴巴發出愉快的低鳴,使人以為她真的是頭雌犬。露雲芙仍不習慣這種情況,但美隸就很自然地輕拍伊貝沙頭頂,才坐到房中的沙發上。大沙把我拉到沙發前,熟練地打橫伏在輪椅前方,讓我有可托腳的地方。

  露雲芙搖頭苦笑道:「若果你不是這麼變態,你倒是個讓女人心儀的成功男仕。」

  我把一對石膏腳放到母狗大沙的裸背上,笑道:「哈,相比起凡迪亞和亞沙度那批冷血貴族,我已經仁慈得多。」

  驟然聽到亞沙度的名字,伊貝沙的身體微微震顫,更露出驚惶的神色。露雲芙和美隸看在眼裡,都向我投以怨怪的眼光,我響了一下手指,道:「你們看小沙現在多幸福。小母狗乖,來給主人抱抱!」

  伊貝沙的驚懼一掃而空,立即撲上來擠到我大腿上,還放肆地舔我的面頰。我單手托著她的股肉,一邊逗玩她的尾巴和肛口,一邊跟她們交談:「這麼早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美隸首先道:「我有兩個好消息,多得大人帶回來的「和氏逼」,「春水聖蛹」已順利完成了兩顆,但在研究那塊玉石時,我偶爾發現另一秘密。」

  「另一秘密?」

  「嘿嘿嘿……對大人來說,這是一個天大的喜訊,但為大人健康著想,還是先等大人康服才說。第二個消息是,我已徹底翻閱「邪。淫獸召喚錄」,跟據當中數據,可以培育出新的戰鬥用淫獸。」

  「好!美隸你做得很好。我交給你的人如何?」

  「佳娜小姐昏迷不醒,但我和百合已在她身上施了十八個封印,現放在地下實驗室的液態氧氣槽內,麗爾斯和梅蒂隨時可以進行調教,至於夜蘭小姐則已甦醒,里拉娜小姐已在她身上加了禁制,並安排她入住內宛的上房。」

  夜蘭故然是一個有待解決的問題,但里拉娜老師就更加叫我煩惱。雖然她現在暫住我家中,可是我們都有心迴避對方。想到這裡,我的心就實實的很不舒服,以前一起在學園裡偷偷喝酒聊天的日子已是一去不返。

  雖然她曾出賣我,但也是逼於無奈,我應該如何處置她?我是可以要她當我的女人,可是我真捨不得跟她那份多年來的友誼。

  應付軍隊容易,應付感情就很困難。

  至於麗爾斯和梅蒂就是從普察堤手上贏回來的貴族美女。她們的家族早已跟她們脫離了關係,故此她們已成為我的財產。

  「美隸,你覺得麗爾斯和梅蒂會服從我嗎?」

  「請放心,問題並不大,她兩人曾被普察堤調教過,早已有深入骨髓的奴性。以屬下觀察她們兩人的體型嬌小,亦長年接受貴族教育,尤其是梅蒂更長著一雙貓瞳,適合於訓練成為高貴的貓奴。」

  被里拉娜搞得我心煩意亂,我也不想思考調教之事,道:「嗯,你是專業調教師,就由你去辦吧。小芙呢,找我有什麼事?」

  露雲芙面皮一紅,道:「我也有一個好消息,小桃子姑娘已經甦醒。同時艾蜜絲秘書長要我通知你,外邊還有很多公事等你處理。」

  「什麼跟什麼啊!我現在剩得半條人命,艾蜜絲還趕我去工作?」

  「艾蜜絲小姐還要我傳話,亞加力大人,威廉和卡特兩位親皇都已進駐本城,安菲小姐和素拉小姐也來了進見,艾蜜絲叫少爺盡快接見他們。」要來的始終要來,亞加力、威廉和卡特肯定是受委託來摧我準備督軍。安菲和素拉則分別代表伊美露商族和薔薇會來洽商,大概也可以在床上談吧。

  其實我打死也不願意出兵的,春回大地之際當然應該留在家中,幸福地享用一下美女犬才對。濕淋淋時還要跟男人們露縮山頭,威利六世都算耍得我透了。想著想著,我的中指不自覺插進了伊貝沙的小穴內,她盡頭花心更夾著我的中指轉動起來,真不愧是我的名器犬!

  「嗯……汪……」

  「小狗別吵!小芙你去通知所有文武官員,我在中午時份先接見他們三人,安排安菲和素拉到迎賓館休息。」

  「遵命。」

  在議政大廳,費本立城過百名文武官員齊集,由百合負責為我推輪椅,左手邊起是「老爺子」沙魯安力、秘書長艾蜜絲、策士隡馬龍奇等,排在右手邊的首席是「箭神」破嶽、騎兵總將瑞安道、步兵總將艾耶拉、魔法團長卡朗等,三軍首領全體出迎。

  跟在我背後還有百合、露雲芙、美隸和里拉娜四女,露雲芙更為我提著禦賜配劍「馬基」,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威廉坐在跟我相對的最前席,卡特坐在他的右邊,亞加力坐在他的左邊,他們身後當然少不得數十名侍衛列陣。

  威廉親皇等人表情極不自然,三個傢夥不時眉來眼去,不曉得我為什麼會用這麼大排場來接見他們。威廉是我的世叔伯身份,亞加力是我大哥,卡特身為親皇,也總算跟我一起喝過酒、叫過雞,照平常的情況大家可以閉起房門,摸著酒杯決解事情。

  他們身後侍衛的焦點全在破嶽身上,據利比度傳來的書信所言,破嶽投到我軍旗下不單使北方聯盟聲威大震,就連帝中的軍機院亦大為意動,有意邀請破嶽擔當弓術顧問。

  艾耶拉道:「起立,敬禮!」

  全場官員一同起身,向威廉等三人行禮,他們的面色更增疑惑。行禮過後,我才淡然道:「小臣有傷在身不便行禮,請三位見諒。」

  威廉道:「小堤……噢……提督大人不用客氣。」

  「說起來陛下和父親大人真是有心,竟特意請三位來慰問,小臣真是受寵若驚。」

  威廉等三人終於變色,發現我什麼葫蘆賣什麼藥,而隡馬龍奇則暗自偷笑。卡特虛偽地笑道:「提督大人捨身拯救迪矣裡國皇,陛下不知多麼感動,著我和威廉來慰問一番。」

  「哈哈哈哈哈……陛下真是仁義君主,不知陛下有沒有什麼聖諭帶來?」

  威廉苦笑起來,表情相當苦澀。

  以我猜想,那個威利六世為人刻薄吝嗇,莫說是犒賞金,應該連一紙慰問信也沒有。他差遣威廉親皇前來,無非帶同聖旨命令我歸隊督軍,現在我叫齊全城百官列坐,若威廉敢把威利六世的公函讀出來,肯定惹來北方將領及官員不滿,出師未捷已挫銳氣。

  我心中偷笑,卻表面大方道:「親皇大人,閣下面色奇差,有什麼不舒服嗎?」

  「哦!不,本皇沒有事,哈哈哈哈哈……」

  「那麼請宣讀聖諭吧,我們北方上下都洗耳恭聽。」

  「哈哈哈哈哈……今日天氣不佳,不宜宣旨……哈哈哈哈……」

  「……………………」

  亞加力畢竟直率,他見到威廉進退兩難,幫手解圍道:「兄弟,相信你都知道遠征獸人族的事,各方大軍已齊集斯立比城外。我們今次前來,是受陛下和父親大人所托,看看兄弟你何時方便……」

  「喔,原來如此,可是我為國出使結果重傷而回,恐怕暫時不便服役。不如我修書一封,改由利比度子爵代替我位置,他足智多謀,行軍經驗豐富,更長年跟獸人族周旋,參謀總長一職非他莫屬。」

  亞加力和卡特還想勸諫,可是這裡始終是北方,是本少爺的地盤,包圍他們的一眾官員面色不善,他們也只好乖乖地收口閉嘴。我因為公職而受傷,陛下沒有公函慰問,還逼我這傷殘者隨軍出征,無論如此也說不過去。

  威廉畢竟是一軍主帥,他審度形勢後已知以退為進,道:「參謀總長一職關係重大,本皇還要跟各將領從詳商議,我們不打擾提督大人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