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龍寵 第十二集

內容簡介:

  羅克率領著特殊部隊到達拉姆特貝,卻發覺威克軍隊的指揮官竟然是葛蘭,愛爾波塔也在軍中!

  駐守拉姆特貝期間,羅克收到一封神秘的信,使得他不得不連夜離開拉姆特貝。

  在迪爾維亞,羅克再次遇到迷之蘿莉達娜特絲,並從她嘴裡得知命運三女神正趕來並要封印魔法使用者莎洛姆和卡蘿……

  為了對付命運三女神,達娜特絲將黑暗女皇曾使用過的幻之魔器交給了羅克……

新增人物:

  阿特洛波絲:命運三女神之一

  拉切西絲:命運三女神之一

  克蘿托:命運三女神之一

第一話 拉姆特貝

  羅克本還想著如何支開紅蓮,再把性慾高漲的王后推倒,可一聽說克魯斯遭攻擊,那個風韻猶存的天女有危險,羅克就完全沒有推倒王后的心思,而是表情糾結地陷入思緒中,想著要怎麼增援克魯斯。

  羅克越想越糾結,最後道:「要不我們去給克萊曼婷披麻戴孝吧?」

  「你說什麼?」

  「額……沒什麼。」頓了頓,羅克道,「我本不想讓學院裡那五個一年級的學員去克魯斯,可現在真的沒辦法。不過呢,我只打算讓她們參與運輸,不參與戰鬥。」

  「什麼意思?」

  笑了笑,羅克問道:「紅蓮公主……哦不,紅蓮女王你應該知道今天和你們一塊去送葬的不是我,而是一隻德魯伊吧?」

  「嗯。」

  「那只德魯伊可以變成任何動物,而且她還有個姐妹,加上力大無比的美雪,還有小公主身邊那位半液態生命體的女僕漢妮,估計我可以組建一支特殊軍隊去支援克魯斯。」

  「你也知道半液態生命體的事?」紅蓮和薇塔妮同時叫出聲。

  「怎麼?我不能知道嗎?」見紅蓮流露出悲傷神色,羅克就忙問道,「有什麼不對嗎?」

  「母后,還是你說吧。」

  舔了舔嘴唇,薇塔妮輕聲道:「羅克,反正你知道漢妮的出生很可憐就可以了,其它的也不用知道太多。」

  「可我……」

  「而且我們現在要做的是盡早去支援克魯斯,不能讓我們唯一的盟國被攻陷,否則先王亞伯拉罕的擔憂就會發生,波亞會像肥肉一樣被那群土狗分食了。」

  看了眼紅蓮,羅克問道:「女王你打算什麼時候去聖菲魯斯?」

  「你還是叫我紅蓮吧,叫女王太彆扭了。」笑了笑,紅蓮道,「今天我還要處理好多事,特別是整頓監察部還有安撫伊萊的部下,所以最快的話……也要明天才能動身。羅克,你今天也幫我吧,我怕我一個人忙不過來。」

  「我可以說不嗎?」

  「你是我的輔佐王。」

  聽到薇塔妮的笑聲,羅克就有點鬱悶地掃了薇塔妮一眼。要不是薇塔妮私自在遺旨上加那麼幾個字,羅克也不會變成輔佐王,可遺旨已公佈,羅克這個輔佐王是必做不可,所以他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將「陷害」了他的薇塔妮推倒,以各種淫蕩姿勢和她性交,讓她在羞辱中達到前所未有的高潮,不過這個美好幻想是注定破滅,因為他這個輔佐王還要輔佐紅蓮處理國家大事。

  (世界這麼大,為什麼就沒有我的容身之所,悲劇的我只想養養畜生,種種菠菜,幹幹美女啊!這麼純潔的小夢想難道就沒有實現的一天嗎?)

  暗暗感慨著,羅克還是硬著頭皮答應了。

  片刻,羅克就和紅蓮前往監察部找埃布爾談心。

  談心過程中,羅克見監察部有十名負責文案的官員就想起一件非常重要事,所以羅克就將那幾名官員都招呼到自己身旁,並讓他們準備鵝毛筆、墨水和紙張,將他說的話一字不漏地記錄下來,但羅克要的不只是十份,是上萬份!

  所以羅克說完後,他就讓十名官員拿著紙張出去讓埃布爾的部下每人抄上二十遍,這樣子就差不多有一萬份了。

  和紅蓮在外面吃過午飯,連午覺都不能睡的羅克就和紅蓮前往伊萊府邸。

  忙活了一個下午,疲憊的羅克得以回學院,紅蓮則回皇宮陪伴她那位守寡的母后,但就算亞伯拉罕活著,薇塔妮也是守活寡,所以亞伯拉罕死了更好,反正薇塔妮寂寞空虛時,羅克會用大雞巴滿足她,將她插得淫叫不已。

  回到寢室,羅克看到了兩個拉妃兒,知道她們是尼瑪尼魅變的,羅克在她們拿著平底鍋衝過來時給了她們一人一拳,直接將她們打成了金絲熊。之後,羅克用自己那富有愛心的手撫摸著她們,極力勸說她們,讓她們變成蒼井空和小倉優子,可羅克費盡唇舌,吃了羅克拳頭的尼瑪尼魅怎麼也不願意變身。

  無奈,羅克只得去隔壁找漢妮。

  漢妮的房間羅克只去過一次,那次是為了躲避已失蹤多時的暮影的追殺,可漢妮房間的潮濕讓羅克渾身都起雞皮疙瘩,所以這次羅克沒有走進漢妮房間,就站在走廊上和漢妮聊天。

  羅克找漢妮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遊說她前往克魯斯,可不管羅克提出多麼誘人的條件,漢妮也沒答應。

  漢妮雖然是半液態生命體,可她的脾氣比耗牛還倔強,所以羅克只得放棄遊說她前往克魯斯的打算,不過就算漢妮不去克魯斯,羅克手裡還是有四張王牌,那就是美雪、尼瑪、尼魅和多妮琳。

  美雪的破壞力堪比暗黑破壞神,早上的扔人表演更是將這點表現得無微不至;尼瑪尼魅這對德魯伊姐妹擁有變身成任何動物甚至是神族的能力,雖然外強中乾,但用來嚇唬人還是不錯的;多妮琳是蜜莉媽媽,也被羅克射成了亡靈法師,蜜莉被內射了一次就成了階數較高的亡靈法師,那麼已經被射過一次的多妮琳現在的魔法造詣應該也不低,更可能像蜜莉那樣召喚成群亡靈反轉敗局吧。

  打定主意,還很疲倦的羅克就去找多妮琳,至於美雪,羅克打算明天一大早就去把她騙來,但要在布德利不知道的前提下,否則愛護孫女的布德利絕對不同意羅克帶走美雪,而且羅克還欠布德利一次實驗。

  接近多妮琳房間,羅克聽到了多妮琳和一個男人的吵鬧聲。誤以為有男人想對多妮琳圖謀不軌的羅克急忙推開門,看到的男人卻是多妮琳的兒子亞爾維斯,他正跪在多妮琳面前。

  交流賽結束後,羅克就再也沒有見過亞爾維斯,到現在已近四個月。經過四個月的磨礪,原本還小白臉般的亞爾維斯皮膚變得黝黑,人也變高變壯了許多,腰際插著兩把風魔槍,背上還背著兩把互相交叉的佩劍。

  看到羅克,本還怒氣沖沖的多妮琳露出笑容,問道:「羅克,你怎麼過來了?」

  「有點事找多妮琳夫人您。」看著已起身的亞爾維斯,羅克問道,「亞爾維斯全副武裝是要幹什麼?」

  多妮琳忙道:「一點家事,羅克你先出去,我和亞爾維斯馬上就談完了。」

  「羅克你先別出去!你來評評理!」宇眉橫起的亞爾維斯叫道。

  「發生了什麼事?」羅克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但他還是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是這樣子的。」看了眼多妮琳,亞爾維斯道,「女子學院正在學習的學員都已經上戰場,所以男子學院的學員也不能一直呆在學院裡,也必須去保家衛國。我爸爸去外地還沒有回來,所以我就組織學員北上,但我媽媽一直阻止我,而我現在只是和她告辭,然後回學院,明天就北上。」

  「但你是我兒子!我不希望你去冒險!你應該明白我的心情!」

  「可蜜莉都去打戰!做為哥哥的我怎麼可能一直留在卡納窩囊!難道要等到卡納被包圍!我才去迎擊敵人嗎?!」

  「不管怎麼說,我都不會同意你去打戰。」

  「羅克,你評評理吧。」

  「羅克,你覺得我說的有錯嗎?」

  見他們兩個都盯著自己,羅克就有點犯難。羅克和多妮琳非常親密,照理來說羅克應該支持多妮琳,可蜜莉都整天打打殺殺的,做為蜜莉哥哥的亞爾維斯確實不應該一直呆在學院裡,不過羅克想不通身為蜜莉哥哥的亞爾維斯怎麼會是一年級學員。

  本著「不懂就要問」的好習慣,羅克說出了自己的疑惑。

  笑了笑,亞爾維斯解釋道:「我妹妹蜜莉天資聰穎,很小就被送進女子學院,而我其實不是一年級學員,我是三年級學員,之所以以一年級學員的身份去參賽是我爸爸的意見。」

  知道已經掛了的狄克是想贏怎麼都贏不了的女子學院,羅克也就沒有一直在這問題上糾結,只是繼續糾結地考慮該站在哪一邊。

  好一會兒,羅克才開口道:「沒有大家,就沒有小家,而且亞爾維斯已經在學院呆了三年,完全可以去參戰了。」

  「媽媽!你看!羅克都站在我這邊!你就答應我吧!」

  多妮琳長歎一聲,道:「罷了,罷了,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反正你也長大了,我也干預不了你,不過你要答應媽媽,你一定要活著回來,你是斯曼家族的繼承人,更可能要替你爸爸管理學院,懂嗎?」

  「理解萬歲!」叫出聲,亞爾維斯轉身擁住羅克,說了聲「謝謝你」就興高采烈地奔了出去。

  亞爾維斯離開後,羅克問道:「嶽母,你該不會責怪我吧?」

  坐在床邊,多妮琳笑著搖頭,道:「從理智來說,我應該支持他去打戰,畢竟保家衛國是他應該干的,只不過我擔心他出事。你剛剛那麼一說,我的心結也就被解開了,所以我應該感謝你才對。」

  「嶽母你太客氣了。」

  「無事不登三寶殿,你這個H的女婿來找嶽母有什麼事?」

  「過來陪寂寞的嶽母過夜,順便發生點H的事,嘻嘻!」

  「我女兒沒在,你就想亂來了?」瞪了羅克一眼,多妮琳已是滿臉潮紅。

  坐在多妮琳跟前抱著她,羅克道:「我明天要前往克魯斯,我希望你也能和我同行。」

  「為什麼?」

  「因為嶽母你是我射出來的亡靈法師,我要讓你像蜜莉那樣在戰場上大放光芒。」

  「我討厭戰爭。」

  「我也討厭戰爭,但是為了波亞為了自己所愛的人,我必須戰鬥,必須以敵人的死換取我們活下去的權利。」頓了頓,羅克撫摸著多妮琳那張凝脂般的光滑臉蛋,道,「知道蜜莉為什麼要戰鬥嗎?因為她想守護自己所愛的人和國家,所以嶽母你也應該向你女兒學習。」

  微微歎氣,多妮琳道:「行吧,行吧,不過在去克魯斯之前最好讓我練習練習亡靈魔法。我第一次使用亡靈魔法召喚出的竟然是我亡夫的靈魂,這讓我有了心理陰影,所以要是不練習就讓我上戰場,我怕我會嚇得把你這壞女婿的魂兒都勾了出來。」

  「嶽母你現在已經把我的靈魂勾出來了。」

  見羅克色迷迷地盯著自己那引以為傲的34D乳房,多妮琳就用力戳了下羅克額頭,嗔道:「明天就要出發,現在不去練習亡靈魔法嗎?」

  本想推倒多妮琳,但一想到明天就要出發,羅克就決定先讓多妮琳試一試她到底精通不精通於亡靈魔法,這樣子才能知道此次支援克魯斯的勝率多大,所以吻了下多妮琳那溫潤薄唇,羅克就拉著她的手往外跑。在奔跑過程中,他那勃起的大雞雞就慢慢軟下,但一想到在克魯斯可能會將多妮琳蜜莉母女同時推倒,羅克的大雞雞就會不由自主地翹起。

  順道一提,為了支援克魯斯,傍晚羅克和紅蓮分別時,羅克就讓紅蓮到了聖菲魯斯後讓蜜莉趕往克魯斯,所以到時候邪惡的羅克會想方設法將這對母女推倒,嘗一嘗喝母女湯的美妙滋味。

  走進寬敞院子,羅克一屁股坐在台階上,多妮琳則站在院子中間閉上眼用心引聚暗元素。

  多妮琳不喜歡黑暗,更不喜歡引聚那些代表黑暗的暗元素,但她現在是亡靈法師,她也只能試著習慣,反正暗元素受她支配,不會反噬她。

  引聚了一些暗元素,多妮琳就睜開那雙變得更加清澈的藍色雙眸,低聲吟唱道:「徘徊於黑暗與光明的亡靈們啊!請聽從吾之召喚!現身!」

  好一會兒,羅克也沒看到什麼亡靈,他就讓多妮琳再試一次。

  「應該已經召喚出來的了。」嘀咕著,多妮琳就再次吟唱咒語。

  左看看右看看,羅克還是沒有看到亡靈,他都有點懷疑是不是上次射得太少了,可下一秒,他就嚇得差點尿褲子,因為他看到十幾隻亡靈穿牆而入,聚集在多妮琳身前,卑微地跪在地上,渾身就像一團燃燒著的蒼白火焰。

  看著那些亡靈,多妮琳微笑道:「原來是在院子外,不是在院子裡,難怪一召喚沒有看到它們啊!」

  「只要能召喚就ok,那麼現在試一試它們的攻擊力,看是不是攻擊型亡靈。」說到這裡,羅克就有點鬱悶,這裡又不是戰場,哪裡有敵人可以攻擊呀?

  片刻,羅克突然跳了起來,喜道:「嶽母大人!你先陪他們玩!我去弄點敵人!」

  多妮琳還想說話,可羅克已跑得沒了蹤影。

  看著那些謙卑的亡靈,多妮琳就嘗試著用意念控制它們。本以為這是天方夜譚,但亡靈卻開始回應多妮琳,在她意念操控下做著各種動作,被羅克帶壞的多妮琳甚至還讓兩隻男性亡靈搞基,而臉蛋微紅的多妮琳就撫臉側身,羞答答道:「這畫面讓人好羞澀哦~~」

  待亡靈搞基完,多妮琳就讓它們爬樹或者是裝青蛙在地上亂蹦。

  被多妮琳玩弄於股掌之間的亡靈們是淚流滿面,而這種情況還一直持續著,直到羅克趕著一群鴨子回來。

  擦著汗水,羅克道:「我花了幾百個金幣才買到它們,快讓亡靈奪走鴨子們的靈魂吧!」

  「具體多少金幣?」

  「三百五十個。」

  「你被殺豬了。」

  「無所謂了,快點行動吧!」

  點了點頭,多妮琳就對亡靈下命令。接到奪走鴨子靈魂命令的亡靈就像一群瘋狗般衝了過去,被嚇壞的鴨子到處亂跑,嘎嘎直叫,還撲騰著翅膀忽蹦忽跳,那群亡靈就在院子裡追逐著鴨子,場面好不熱鬧,羅克看得都有些蛋疼。

  在戰場上,蜜莉召喚出的亡靈奪走士兵們的靈魂是多麼有效率!多麼壯觀啊!可為什麼多妮琳召喚出的亡靈卻像是小孩子在玩過家家,搞了十分鐘還沒搞定那群只會嘎嘎亂叫的鴨子呢?

  難道階數不同,召喚出的亡靈厲害程度也不同?

  搞不清狀況的羅克只得繼續蛋疼地看著那些亡靈和鴨子在自己面前飛來奔去。

  二十分鐘後,亡靈還是沒搞定鴨子,沒蛋但同樣蛋疼的多妮琳就和羅克一塊坐在台階上看著熱鬧非凡的亡靈追鴨子,臉上表情都很糾結。

  又過了十分鐘,亡靈終於搞定了鴨子,而失去靈魂的鴨子屍體滿地都是,有的甚至還掛在盆栽上。

  送走亡靈後,多妮琳和羅克就開始收拾鴨子屍體。

  將死鴨子交給廚師,羅克和多妮琳終於鬆了口氣。經鴨子這麼一搞,羅克一點性慾都沒有,渾身髒兮兮的多妮琳和羅克聊了兩句就去洗澡,羅克則很純潔地替多妮琳關上門。

  回到學院,羅克並沒有回寢室,而是依次找過絲蕾、迷娜、黛比、芙娃和文捷琳,跟她們說了前往克魯斯的事,之後才回寢室。

  一回寢室,羅克就看到了怒氣沖沖的拉妃兒,誤以為眼前這個拉妃兒是尼瑪或尼魅變的,羅克就一點也不怕,還讓拉妃兒變成蒼井空夾他雞雞,而當羅克看到尼瑪尼魅蹲在床頭時,羅克立馬就意識到眼前這個拉妃兒是貨真價實的,所以他拔腿就跑,手持平底鍋的拉妃兒緊跟其後。

  由於奔跑速度跟不上羅克,跑到樓梯口的拉妃兒只得回寢室,並將門反鎖,不讓羅克進門。

  事實上,羅克也沒打算進門,他直接跑去找瑪姬,打算在離開前和瑪姬好好恩愛一番,不過剛剛抓完鴨子的羅克汗臭味很重,所以瑪姬還伺候著羅克洗了個澡。期間自然發生了很多H的事,比如瑪姬托著兩顆大奶子替羅克搓背,瑪姬邊拿著毛巾擦拭羅克身體邊和羅克愛愛,用觀音坐蓮式;又比如瑪姬用乳房夾著羅克雞雞偶爾還伸出香舌去舔,讓羅克體會到了一次另類性愛,羅克更是激動得噴了瑪姬一臉精液。

  第二天一大早,忙碌的羅克就奔出學院去找美雪。雙眼發黑的羅克碰到熟人就說自己想國事想得失眠,真相是他昨晚興奮得干瑪姬干到四點,還射了三次,所以今天才看起來如此疲憊。

  擅長坑蒙拐騙的羅克在布德利未察覺的前提下就成功騙到美雪,並將她帶回了學院。

  九點整,操場上站著六名龍騎士,她們身後還趴著各自的龍寵,其中風系龍騎士柏妮是波亞和克魯斯間的信使,克魯斯遭攻擊也是她前來通風報信的。

  除了龍騎士外,操場上還站著羅克、拉妃兒、漢妮、美雪、蜜勒、多妮琳、約瑟芬和瑪姬,並不喜歡湊熱鬧的安吉莉娜則趴在研究室外若有所思地看著操場上的羅克。

  除了約瑟芬和瑪姬外,其他人都要前往克魯斯。

  漢妮本已拒絕羅克的邀請,但一直將羅克當成自己龍寵的拉妃兒公主寧死也要去克魯斯,沒辦法,漢妮也只好跟著去。

  和羅克擁抱後,約瑟芬感歎道:「羅克啊羅克,你現在品性越來越差了,都不事先和我說就又要帶著學院僅剩的龍騎士去冒險,如果不將她們完完整整地帶回來,我絕對拿你是問!」

  「如果少了一層膜呢?」羅克脫口而出。

  「什麼東西?」

  「我在胡言亂語。」笑了笑,羅克道,「我們這裡有六名龍騎士,還有六名乘客,一名龍騎士帶走一個人,那就剛剛好。」

  「還有這個呢!」迷娜指了指地上那捆成團的紙張。

  「看我這記性!差點忘記了!」拍了下腦袋,羅克笑道,「蜜勒,待會兒你和柏妮一塊行動,那宣傳單就由你們負責帶到迪爾維亞交給兩位神民,讓她們派龍騎士將傳單空投到通加和博爾多,克魯斯就不用空投了。」

  「可我想早點見到天女大人!」蜜勒急道。

  「柏妮駕馭的是風系龍寵,飛行速度比其它龍寵都要快,就算去一趟迪爾維亞也會趕上我們的,你不用擔心。」笑了笑,羅克叫道,「拉妃兒和迷娜一組!漢妮和絲蕾一組!多妮琳夫人和文捷琳一組!美雪和芙娃一組!以V字隊形出發!」

  「早點回來。」和羅克擁抱後,瑪姬強裝笑顏,但她多希望羅克能一直留在她身邊,可羅克是守墓一族,不是普普通通的人類,瑪姬又怎麼可能將他束縛在自己身邊,或許她只是擔心羅克會遇上光明神族,所以不希望羅克發光發亮吧。

  看著已起飛並消失在自己視線裡的六隻龍寵,約瑟芬不知道歎了多少口氣,道:「這一去估計又是一個月兩個月的,學院變得空蕩蕩的還真是不習慣,不過連男子學院的學員都出動了,我也沒有理由將她們幾個束縛在學院。」

  「男子學院的學員也上戰場了?」瑪姬顯得有些吃驚。

  「國難當頭,亞爾維斯就帶著四千名學員前往迪爾維亞,還給他們取名為『新進軍』,只希望他們都能平平安安地回來,不過這應該……」聽到吵鬧聲,約瑟芬忙望向學院門口,就看到一個穿著水月茶閣女僕裝的高挑美女飛奔而來,門衛攔都攔不住。

  還沒跑到約瑟芬面前,克莉絲蒂就大叫道:「羅克那個混蛋在哪裡?!」

  等克莉絲蒂剎住腳步,約瑟芬才問道:「你找他有什麼事嗎?」

  「他欠我東西!」

  「金幣?」

  「不是……是……是……」克莉絲蒂舔了舔嘴唇,道,「反正就是欠我很重要的東西!我現在要找他討回來!」

  「不管是欠了你什麼,他現在都無法還給你,因為他剛剛啟程去克魯斯了。」

  「又去克魯斯?」克莉絲蒂瞬間淚流滿面。

  「大概一兩個月就會回來了。」

  聽罷,克莉絲蒂都覺得自己要殺掉羅克的夢想一下就破碎了,更是恨不得找來一隻龍寵去追殺羅克。她不是龍騎士,最快的交通工具也就是馬匹,可馬匹怎麼可能追得上「嗖」的一聲就飛得無影無蹤的龍寵,所以夢想破碎的克莉絲蒂就失魂落魄地離開學院,前往水月茶閣,繼續在茶閣淒涼地打工。

  10月30日,柏妮和蜜勒到達了迪爾維亞,將羅克托付的近萬份傳單交給神民並將羅克交代的話原封不動地轉告給神民。吃過午飯,柏妮就帶著急於回國的蜜勒前往克魯斯,莎洛姆和卡蘿則叫來八名龍騎士,按照通加和博爾多地圖分配任務,之後就讓她們帶著傳單出發。

  出城時,莎洛姆還讓其中一名龍騎士將部分傳單空投到駐紮在數里外的敵營。

  正走向營帳的吉巴毛伸出抓住一張傳單,簡單看了一遍,他就叫來少尉查爾,讓他將軍營附近的傳單全部收集並燒燬,以防軍心動搖,但他自己卻留下了一張傳單並拿回營帳仔細研究。

  11月1日,紅蓮到達了聖菲魯斯,讓她慶幸的是她離開的這一個多星期,阿克羅裡都沒有攻打聖菲魯斯,但讓她感到壓力大的是蜜莉竟然無法再使用亡靈魔法,而阿克羅裡軍隊正逼近聖菲魯斯,估計四五天後就會到達聖菲魯斯。

  送走蜜莉,紅蓮就開始部署兵力,完全沒有因為自己是女王就趾高氣昂的。

  從卡納趕往諾雷格的途中,羅克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半夜三更帶著多妮琳去練習亡靈魔法。比起蜜莉,多妮琳的魔法造詣顯然低了一兩個階數,所以不管多妮琳怎麼召喚,她都無法召喚出那種攻擊力極強的亡靈,儘是召喚出一些非常溫和甚至是膽小的亡靈,這可急壞了羅克,羅克都想多內射多妮琳幾次,可過夜之處幾乎都是荒郊野外,不喜歡打野戰的多妮琳怎麼也不願意和羅克做愛,只是用嘴巴服務了羅克兩次。

  11月3日,羅克等人到達了克魯斯國都諾雷格,得知克萊曼婷數天前就前往拉姆特貝,羅克等人在諾雷格休息一個小時,並補充了些乾糧後就前往拉姆特貝。

  11月4日正午,羅克等人已接近了拉姆特貝,並從數名克魯斯逃兵的嘴裡知道了一個讓他著急萬分的消息:拉姆特貝已被威克軍隊攻下,天女克萊曼婷被活捉。更讓羅克震驚的是威克軍隊的指揮官竟然是葛蘭!他妹妹愛爾波塔和暗精靈爾佳也在其中!

  想起當著葛蘭的面姦汙了他妹妹,羅克又是激動又是蛋疼,激動是因為那樣子干愛爾波塔非常的爽,蛋疼是因為這對兄妹絕對非常憎恨他,要是看到他,他很可能被五馬分屍了!

  還有那個嫉妒心理非常重的暗精靈爾佳,羅克戲弄了她好幾次,要是被她看到,那羅克可能連靈魂都要被她玩弄了。

  蛋疼歸蛋疼,羅克還是必須面對現實,這就是男主角該幹的事!

  來到拉姆特貝上空,羅克看到了停在半空的愛爾波塔和爾佳。

  一看到羅克,愛爾波塔就恨不得讓龍寵一嘴巴將他咬成渣,可她不能這樣子做,這是她哥哥的命令。

  「羅克,好久不見了呀!」爾佳嘴角微微翹起。

  「2B,好久不見了。」羅克瞇眼笑著。

  「你才是SB!」氣得渾身發抖的爾佳叫道,「羅克!克萊曼婷在我們手裡!你快點束手就擒!否則我們就殺掉克萊曼婷!」

  「我投降,你們還是照樣會殺掉克萊曼婷,我說的沒錯吧?」

  「如果你不投降,你覺得你能全身而退?」

  「愛爾波塔!你為什麼要背叛波亞?!」鼓起勇氣的絲蕾叫道。

  愛爾波塔冷笑道:「談不上背叛,因為我本來就不是波亞人,現在只是回到祖國懷抱。」

  「祖國?你難道不是阿克羅裡人?」羅克皺眉道。

  「我身體裡有一半的阿克羅裡血統,另一半是威克血統,不過我從來都不認為我是阿克羅裡人。」

  「哦!原來是雜交的!」頓悟完,羅克就考慮著如何營救克萊曼婷,或是抓到愛爾波塔和葛蘭作交換。

  「漂亮姐姐!好久不見了哦!」站在龍背上的美雪朝爾佳使勁招手。

  一看到侏儒般的美雪,爾佳身體本能地抖了下。那次被城門拍得迷迷糊糊,又被羅克吃豆腐的情景立馬浮現在她腦海裡,她怎麼也無法對這個看上去瘦弱,但卻力大驚人的小蘿莉露出微笑。

  乾咳了聲,爾佳道:「羅克,葛蘭要見你,快點和我下去,要不然我們就立即處死克萊曼婷。」

  要是這麼貿然下去,羅克活著的幾率非常低;要是不下去,克萊曼婷就死翹翹。這讓羅克難以抉擇,但最終羅克還是答應下去和葛蘭談判,只希望爾佳能給他十分鐘的時間交代後事。

  絲蕾、迷娜、文捷琳、芙娃和黛比的龍騎士階數還停留在赤階,而愛爾波塔已達到黃階甚至是綠階,還會墮落為暗階龍騎士,所以羅克就要求坐在愛爾波塔後面前去談判,並讓其他人飛向後方,以防被愛爾波塔偷襲。

  愛爾波塔非常討厭羅克,但還是答應讓他坐在後面,並往下飛。

  此時,葛蘭正坐在拉姆特貝一間裝修富麗堂皇的莊園的客廳裡喝咖啡,翹著二郎腿,一臉淡定。當他看到羅克時,他的腦中立馬浮現妹妹被羅克邊奸還邊給他打飛機的場面,氣得渾身發抖的葛蘭差點摔碎咖啡杯,但還是面帶微笑地看著羅克。

  羅克坐在葛蘭對面後,葛蘭就讓一旁的女僕倒了杯咖啡給羅克,並讓妹妹退到屋外,客廳裡就只剩下葛蘭、羅克、爾佳以及那名容貌上等的女僕。

  喝了口咖啡,羅克笑道:「葛蘭,好久不見了,沒想到你投奔威克了。」

  「談不上什麼投奔不投奔的,因為我身體裡有一半的威克血統。」頓了頓,葛蘭道,「我還以為你這個膽小鬼不敢單刀赴會,看樣子是我低估你了。」

  「誰說我是單刀赴會的?」

  「還有?」

  「我和我兒子一塊來的。」

  「你這玩笑一點都不好笑。」

  「我的兒子就在你妹妹肚子裡。」

  「放肆!」站起身,葛蘭抽出佩劍直指羅克,怒道,「僅以你玷汙我妹妹這一條彌天大罪!我就完全可以殺了你!」

  「如果你要殺掉我,你完全不會將我請到這裡,完全可以讓你妹妹還有爾佳搞死我,我說的沒錯吧?」

  讓女僕走出屋,葛蘭便道:「我只想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你是利用什麼辦法解開那個龍騎士身體裡的魔法枷鎖,讓她變成了亡靈法師。」

  知道葛蘭指的是蜜莉,羅克便笑道:「不知道這是你想知道的,還是威克想知道的?」

  「你只要告訴我就可以了。」

  收斂笑容,羅克道:「讓我見到天女,我再告訴你,讓你組成一支所向無敵的亡靈法師隊伍。只要擁有這麼一支隊伍,你完全可以顛覆任何一個國家,更可以成為任何一個國家的王者。」

  「我剛想帶她來見你,因為如果你不告訴我,我就會像你侮辱我妹妹那樣侮辱她,更會讓好幾個男人伺候她,讓她在你的面前高潮。」淺淺一笑,葛蘭就擺了擺手,領命的爾佳如一陣風般飄出客廳。

  十分鐘後,爾佳帶著手腳都被鐐銬銬住的克萊曼婷走進了客廳。

  一看到羅克,穿著黃金女式戰甲的克萊曼婷雙眸頓時濕了,但她臉上寫著的依舊是堅忍剛毅,完全沒有懼怕之色。

  「中部聯盟已經崩潰,通加和博爾多都和阿克羅裡搞在一塊,所以克萊曼婷只能算是克魯斯的女王,不能算是什麼天女,畢竟聯盟已名存實亡。」頓了頓,葛蘭繼續道,「不管克萊曼婷是女王還是天女,她的勇猛是一般士兵所不能比擬的,就算被我的部下包圍了,她還是憑借一柄長槍刺死二十個人才被抓住,不過我真想看一看這麼一個女強人在被強姦時的反應。」

  「然後你就會想起你妹妹被強姦的畫面了?」羅克冷笑道。

  「閉嘴!快將你知道的都告訴我!」臉部青筋爆起的葛蘭一拳砸在茶幾上,好幾個杯具彈起來又落在了茶幾上。

  「這個秘密關係重大,先讓爾佳離開這裡,我再告訴你。」

  想了片刻,葛蘭便讓爾佳搜羅克的身。

  爾佳從羅克身上搜出一把黃金風魔槍後又繼續用她那纖纖玉手在羅克身上摸索。

  「下面還有一把槍。」羅克笑道。

  在羅克胯間摸索著,時不時碰到肉棒,但爾佳完全沒有停頓或是感到害羞,而是繼續不快不慢地摸索著,確定羅克身上已沒有武器,她才收回手並將風魔槍交給葛蘭。

  讓爾佳到門外等候,葛蘭就擰開元素轉換裝置,從裡面倒出金幣後又裝進裝置,擰好,舉槍對準克萊曼婷,道:「你可以說了,要不然我就打瘸她的腿,再叫幾名部下進來享用她。」

  「我先組織一下語言。」

  「給你兩分鐘。」說罷,葛蘭就打開懷表開始計時。

  羅克表面淡定,但心裡卻非常著急,自從走進客廳的那一刻,他就在等待救兵,要不然憑借他一個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自保並救走克萊曼婷,門外那個爾佳就是最大阻礙。

  兩分鐘一到,葛蘭就催促羅克說出解除身體裡魔法枷鎖的辦法,可還在等待救兵的羅克東扯西拉,根本就沒有講到重點,這可惹怒了葛蘭,葛蘭就以部下輪姦克萊曼婷為手段威脅羅克,而這時,羅克的幫手已經到齊了。

  葛蘭依舊怒視著羅克,並用風魔槍指著克萊曼婷,而兩隻金絲熊從葛蘭後面的窗戶溜了進來,緊跟金絲熊身後的是一團藍色液體,藍色液體沿著牆壁流到地板上就聚攏在一塊,漸漸形成了一隻藍色史萊姆。

  揉了揉臉,還維持著史萊姆形態的漢妮悄無聲息地走到葛蘭身後,並以閃電般的速度伸手摀住葛蘭嘴巴。

  知道對方是史萊姆,克萊曼婷嚇了一大跳。

  同時,漢妮那五指瞬間融化,如漿糊般糊住葛蘭整張臉,液體並包住葛蘭的手使得葛蘭無法扣下副扳機,但漢妮忘記控制住葛蘭的腳,所以腳還能自由活動的葛蘭就一腳踢翻茶幾,杯具落地碎開,響聲傳到了屋外。

  「怎麼回事?」爾佳和愛爾波塔同時跑進客廳。

  「沒事。」坐在沙發上的葛蘭翹著二郎腿,笑道:「羅克很不合作,差點把我氣死,我還要繼續調教他,你們兩個先出去。」

  知道沒有出事,愛爾波塔和爾佳就走了出去。

  聽到關門聲,本還裝出一臉楚楚可憐的羅克就露出邪笑,並摩拳擦掌地走到沙發後面,可憐的葛蘭被維持著史萊姆形態的漢妮束縛得無法動彈,而坐在沙發上的是變成葛蘭的尼魅。

  找來繩子將葛蘭捆成粽子,羅克就讓漢妮解開克萊曼婷的手銬腳銬,接著就倚著沙發喝咖啡,並俯視著嘴巴被抹布塞著,但雙眼充滿怒火的葛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