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美人图第一集第四章

第四章:變態女人

  自從當午加入了丐幫,伊山近修練的速度驟然加快起來。

  如果當午出門去擔水買菜,伊山近不管怎麼努力修行,靈力還是微弱得難以覺察,控制起來更是困難。

  可是一旦她站在自己身邊,伊山近體內微弱的靈力就會運行速度加快,就像被她氣機牽引,變得活躍起來。

  伊山近也曾對當午旁敲側擊,努力探查她的來歷,可是不管怎麼試探,她都是一副失憶少女的標準模樣,根本就沒有一絲破綻。

  到了後來,伊山近也就不再追問,每次修練時都讓她在自己身邊,或坐或站,只要離得自己近些,修練就能順利地進行,靈力也能夠在經脈中運行整個周天。

  在那三年裡,他的經脈雖然被仙女們渾厚無比的靈力拓寬到令人驚訝的程度,但最後一刻,兩個仙女的蜜道如蛟龍吸水般,將他體內的靈力都吸得乾乾淨淨,如果不是受到當午身上的氣機牽引,還不知道什麼時候禮內隱藏的最後一絲靈力才會顯現出來,助他修練。

  半個月後,伊山近鱷內的靈力逐漸增長,雖然還是十分微弱,但當午不在身邊時,也能自行運轉一個周天,只是修行效果還是不如跟她在一起時那麼顯著。

  這讓伊山近心情大好,對當午也好了許多,常弄些好吃的給她補身子,看著她瘦弱的身體一點點地充盈了起來。

  當午倒也知道感恩戴德,每天跟在伊山近的身邊,努力服侍著他,讓他過著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舒服日(淫色淫色4567Q.COM)子。

  她本來衣食無著,被乞丐欺凌,幸虧身為幫主的伊山近開恩接收她進入幫派,並分給她半條街供她乞食,這已經是天高地厚之恩了;何況現在都不用她去乞討,就能享用現成的食物,對伊山近的感激情意愈發深厚,滿滿積在心裡。

  這段時問,丐幫的財政狀況也有所好轉。伊山近平時不管事,只有戰鬥時率眾出擊,打得別幫乞丐聞風喪膽,不敢與之爭鋒。

  深夜,伊山近正在沉沉地熟睡,突然身骼劇震,從惡夢中驚醒過來,滿頭滿身都是冷汗。

  他迅速伸下手去,摸著硬硬的肉棒,驚喜地發現它並沒有被美女的蜜穴如老虎鉗般緊緊夾住強力吸吮,這才鬆了口氣,把臉埋在枕頭裡面,難過得差點要哭出來。

  即使是百年之後,他還是經常會做惡夢。剛才又夢見和那兩個仙女緊緊糾纏在一起,就是現在,手上似乎還有她們那如絲般順滑的裸體觸感。

  月光從破廟頂部的破洞照射進來,灑在他的身上。望著夜空中的明月,伊山近不自覺地想起了從前在家裡的時光。

  那時候,家裡的生活雖然平靜,卻很快樂。嚴肅的父親,慈愛的母親,還有可愛的弟弟妹妹,大家高高興興地生活在一起。

  但只在轉眼之間,便已滄海桑田。往日(淫色淫色4567Q.COM)的一切,快樂的家庭,都已徹底消逝,再也追不回來了。

  伊山近悵惘地遙望夜空明月,默默念誦起前朝大詩人呂黑思鄉時所寫的名句:

  床前明月光,

  地上鞋兩雙……

  耳邊突然傳來幽幽的哭泣聲,打斷了他望月吟詩的雅興。

  那聲音柔柔嫩嫩,可愛而又淒涼。伊山近轉過頭去,看到自己撿來的女孩把頭埋在被子裡面,發出了壓抑的抽泣聲。

  破廟雖大,卻只有他們兩個睡在神像後面,其他人的宿處都較靠近廟門。

  伊山近身為令人敬仰的偉大幫主,當然有住單間的特權:而當午現在是他的貼身侍女,和他住在一起也是理所當然。

  幫裡最好的兩床被褥,都鋪在神像後面,由他們兩個並排睡下,這樣也方便侍女夜裡起來照顧他。

  每到夜色籠罩時,部下都知趣地躲到遠處去睡,不去打擾他們純潔的二人世界。

  當然,每天晚上都會有幾個正值青春期的小乞丐豎著耳朵偷聽神像後面的動靜,最後換來的卻都是失望,也只能在肚子裡面痛罵「幫主佔著茅坑不拉屎」,然後恨恨地睡去。

  伊山近此時和侍女並肩躺著,輕輕一伸手,將她的被子掀開,看到當午正趴在枕上幽幽啜泣,梨花帶雨的淒美模樣,令人生憐。

  她感覺到冷風灌入被子,慌忙抬起頭來,強忍悲聲道:「幫主,是要喝水嗎?」

  「嗯,不是。」伊山近輕輕搖著頭,不知該說什麼好,也只能擠出這句話來。

  蘿莉美少女卻誤會了他的意思,慌忙爬起來,跑去端夜壺。

  她身上只穿著內衣,露出了潔白光滑的酥胸美腿,在皎潔月光州耀之下,閃爍著瑩潤的光澤,讓伊山近看得有些發呆。

  很快,她就端著夜壺跑回來,柔順地跪在伊山近面前,纖柔小手將夜壺舉起,奉在伊山近的身前。

  伊山近無奈地爬起來,不忍心拒絕她的好意,讓她白跑一趟,只好拉開內褲,把軟綿綿的肉棒放到夜壺口,開始放出尿水。

  當午跪在他身前,長長的睫毛輕微抖動,忍不住心裡的好奇,又一次抬起美眸,小心地偷看他的雞雞。

  雖然很軟,可是卻又長又粗,就像小象的鼻子一樣,讓她看得心裡亂跳,止不住想道:「怎麼會這麼大?要是放到那裡去,會不會撐破了?」

  雖然失去了記憶,恍惚也記得從前聽說過男女之間的事,卻不記得是從哪本書上看來的了。

  一想到幫主那東西就是要插到女孩下體裡面的,她在腦中構想一下自己幼嫩窄小的下體,不由嚇得臉色發白,捧著夜壺的素手都有些顫抖。

  伊山近聽到她的呼吸聲漸趨急促,不由低下頭,看到她柔順俏麗的模樣,青絲之下,脖頸雪白柔美,心裡一動,肉棒竟然慚漸變硬了。

  小蘿莉聽到尿聲漸止,手中夜壺裡面傳來水的溫暖,正要將夜壺捧走,明眸一挑,突然看到那根肉棒,不由呆住了。

  擱在夜壺口處的肉棒,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地變硬,比剛才粗長了許多。

  她驚愕地仰起頭,正好看到伊山近含著慾望的雙眼,兩人在夜色中對視,都有些不知所措。

  伊山近從前見過的女孩不多,更要守禮保持距離,像這樣露著雞雞和女孩對視的事,好像從來沒有過,當然那兩個女色魔除外。

  直到那根膨脹起來的肉棒快要頂上她小巧可愛的瓊鼻,甚至已經嗅到了淡淡的腥味,當午才驚醒過來,慌忙膝行後退兩步,爬起來跌跌撞撞地跑開了。

  她把夜壺放到不遠處的神像側後方,心裡坪坪亂跳,俏靨嬌紅如火。

  伊山近已經回過神來,把肉棒塞回到內褲裡面,鑽進被子,埋頭裝睡。

  聽著身邊悉悉索索的聲音,伊山近知道當午已經鑽回被子,兩人都不再說話,只有微顯急促的呼吸聲在深夜中迴響。

  過了一會,伊山近忍不住,翻身掀開她的被子,輕聲問:「剛才為什麼哭?」

  當午沉默了一會,才怯怯地道:「剛才想到自己不記得家裡的事,恐怕再也回不了家,所以忍不住……」

  「是這樣啊……」伊山近輕輕地歎息,不由伸手過去,攬住她的纖腰,將她抱到了自己這邊。

  兩人的被褥本來就緊挨在一起,他力氣又大,輕輕將她抱到懷裡,蓋上了被子。

  他摟著她溫軟滑膩的嬌軀,輕輕撫摸著她的柔滑青絲,想起自己家裡的小妹妹,不由一陣心酸。

  自己的妹妹,當年也是這麼可愛,一副怯生生的模樣。父母親喜歡男孩,不是太寵她,有時候也會打罵她,她就自己躲在被子裡面哭泣,伊山近聽到過許多次。

  那個時候,也只有伊山近會抱著她,小聲地安慰她,帶著她出去捕魚逮鳥,逗得她開心。

  伊山近現在還記得小妹對他的崇拜和依戀,她膩在自己身上時溫暖的感覺,和她眼中膽怯溫柔的目光。

  可是那一切都已經消逝,家庭和親人浮已不在這個世上,就是最可愛的小妹,也不可能再見面了。

  隨著他溫柔的撫摸,當午緊張僵硬的身體逐漸放鬆下來,突然感覺額頭上濕灑灑的,抬眼一看,卻是幫主正流著眼淚。

  「幫主也在想家吧?」她模糊地想著,心裡溫柔的情感湧起,不由自主地抬起手,輕輕地將他臉上的淚痕拭去。

  寧靜的月光下,俊美的男孩和美麗的蘿莉相依相偎,互相撫慰取暖的情景,溫暖而又淒美。

  伊山近低下頭,靜靜地看著她帶著稚氣的美麗容顏,心中一陣衝動,緩緩地低下頭,將嘴唇壓在她如櫻桃般紅潤可愛的小嘴上面。

  她的唇又香又軟,貝齒間傳來甜美的味道。伊山近吻著她的櫻唇,動作溫柔和煦,輕輕地吸吮她口中的甘美津液。

  蘿莉不知所措地承受著他的吻,俏臉通紅,心臟也跳得越來越厲害。

  伊山近的舌頭頂開櫻唇,滑過光潔貝齒,挑起裡面柔膩香舌,無師自通地和她進行熱吻。

  他的手不由自主地伸到她的胸前,隔衣撫摸著小小的乳房。真的很小,可以輕鬆地握過來,但那椒乳的柔膩光滑,即使隔著內衣也能清楚地感覺到。

  女孩無力地顫抖著,不由自主地回應著他的吻,顫抖地吸吮他的舌頭,丁香小舌在上面舔弄糾纏,幾乎要昏過去。

  撫摸著她柔滑誘人的可愛胴體,伊山近的下體自然地直立起來,硬硬地頂在當午雙腿中間,將她的小內褲頂得凹進去。

  在熱烈的蜜吻中,蘿莉已經快要暈去了,睜著迷茫的雙眼無辜看著他,雖然覺得這樣不太好,卻沒有力氣阻止他的動作。

  但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伊山近卻沒有進一步侵入她的身體,只是與她熱烈擁吻了

  一會,直到快要喘不過氣來的時候,才將唇移開,臉貼著臉躺在一起,靜靜地喘息。

  不管誰被強姦了也會有心理障礙,即使是身為幫主的伊山近也不例外。

  因此,雖然他的肉棒硬硬地頂在當午的下身,卻並不想把它從內褲中拿出來,和當午共享魚水之歡。

  「她現在還小呢。」伊山近這麼對自己說,卻不知道這究竟是真心話,還是僅僅出於自己對性事的懼怕。

  「她可能會不願意,如果逼她做了,只怕會對她造成傷害就像我經歷過的一樣。」憶起當年的性事,伊山近又是興奮,又是難受。

  他突然一震,想起今天發生的事,這竟然是他的初吻!

  那個時候,年長成熟的兩位性感美女雖然和他纏綿了三年,卻竟然連吻都不吻他一下,可見她們的目標只是姦淫玩弄純潔男孩的身體,以享受性的歡樂為第一目標,絲毫沒有真感情在。

  想不到在被姦淫百年之後,竟然還有機會付出真心的初吻,一想到這裡,伊山近不由又是慶幸,又是感傷。

  當午漸漸恢復清醒,見他沒有進一步的動作,明白了他是體諒自己身子柔弱,深為感激,貼在他溫暖的懷抱中,偷眼看著他俊俏的面龐,心裡坪坪亂跳,自此將一縷情絲,牢牢地繫在他的身上。

  伊山近緊緊摟著懷中美麗可愛的女孩,心潮澎湃許久,才閉上眼睛,效鴛鴦交頸而眠,慢慢睡熟了。

  ※※※

  這天清晨,丐幫弟子們發現幫主和平時不太一樣。

  不僅是他,就連他的侍女也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

  吃早飯時,他們常拿錯東西,時常紅著臉對視一眼,又趕忙把目光移開。

  「肯定有姦情!」幾個聰明的小乞丐對視一眼,眼睛裡面都冒出了熊熊的烈火。

  其中幾個暗自後侮,都恨昨晚自己堅持的時間不夠久,沒有等到他們乾柴烈火的時候就熬不住睡著了,心裡發誓,今天晚上豁著不睡覺,也一定要聽個痛快!

  伊山近看他們擠眉弄眼的,也猜出了幾分,紅著臉把他們都趕出去乞討,自己則帶著當午出門而去。

  再怎麼說,他也是這裡的管理者,就像大公司的老闆一樣,不用跟別人一樣按時上班,只要時常巡視,注意手下有沒有努力工作就好了。

  自從來到這個城市之後,他還沒有心情去逛街遊玩。今天心情不錯,跟當午說要帶她去逛街,果然讓她歡呼雀躍,興奮得俏臉都紅撲撲的。

  畢竟是小女孩心性,能夠出去玩,而且還是跟自己的心上人在一起,當然很高興。

  這一天,當午打扮得很漂亮,雖然沒有什麼脂粉可用,但縫補過的衣服都洗得乾乾淨淨,配著她天真無邪的俏麗容顏,看上去可愛至極。

  伊山近輕輕握住她溫軟柔滑的小手,看著陽光照在她雪白嬌嫩的玉顏上,臉蛋白裡透紅,明眸純潔無瑕,心中大為憐愛,牽著她向廟市口街的方向走去。

  女孩羞紅著臉,亦步亦趨地跟隨著他,一路走去,沿途有無數過往行人被她清純絕麗的容姿吸引,砰地撞在牆上,爬起來仍向這邊呆看。

  如果是她單獨出行,肯定會有惡少前來搭訕。但她現在走在伊山近的身邊,而伊山近這段時間凶名卓著,沒有人敢上來討打。

  上次伊山近帶著一夥小乞丐與南城的同行械鬥,以保護西城的工作場地,南城的花子頭兒膀大腰圓,是出了名的凶悍,結果卻被伊山近帶著幾個得力手下強行攻破對方陣勢,一鋤頭砸碎了他的左肩,讓那花子頭兒半身染血地奪路逃走,這事許多人都看在眼裡。

  事後,南城丐幫內部還發生了爭權鬥爭,結果被另外幾條街的乞丐們趁火打劫,失去了一半地盤。伊山近的手下也趁機出擊,多搶了兩條街回來,因此伊山近名聲大噪,不要說乞丐,就是尋常幫會也不願來找他們的麻煩。

  廟市口街,就是剛搶來的行乞地盤之一,十分繁華,到處都有擺攤的小販,叫賣著各種用具。伊山近在這裡布有重兵,因此不用擔心自己的女朋友會吃虧。

  當午還是第一次來逛市集,對什麼都好奇,東張西望,看到喜歡的東西眼睛就會發亮,遠遠看著捨不得走,卻不說要伊山近給她買東西。

  看她這麼乖巧可愛,伊山近暗歎一聲,強行掏出懷裡的幫會基金,從裡面拿出幾文錢來,在一個首飾小攤上買了朵漂亮的絹花,輕輕地插在她的鬢邊。

  青絲之上,絹花鮮艷,襯著她的絕麗容光,更顯美麗絕倫。

  她雖然年紀還小,美麗容姿卻已經是遮掩不住,讓伊山近看得她的眼神都不禁有些癡迷。

  若要比起來,她的姿色與那兩個仙女也是春蘭秋菊,各擅勝場。而在塵世之間,這樣的容貌已經是絕世無雙,惹得旁人紛紛駐足觀看,讚歎不已。

  伊山近早就知道讓她不抹泥灰走出來就會惹麻煩,不過也不在意,只是牽著她的手,一路走去,看著她羞紅的玉頰,心中充滿柔情蜜意。

  這一對少男少女,便如天造地設的一對璧人,手牽著手走在街上的情景,美麗異常,讓街上熙熙攘攘前來遊逛的市民都不禁為之目眩,遠遠地目送他們走閒去。

  當午含羞地低著頭,輕輕依偎在伊山近的身邊,只覺他的身體高大溫暖,足可依靠。只要和他在一起,就極為安心,什麼都不用怕了。

  春風拂過,臉上落下幾片桃花,伊山近也是心神迷醉,看著身邊可愛少女,想著自己竟然為一個十一、二歲的女孩而動心,不由有些惘然。

  他想著自己現在百餘歲高齡,還產生了這樣「老牛啃嫩草」的心思,又想到平白無故失去的那一百年時光,羞慚而又感傷。

  既然天賜自己返老還童,將失去的少年時代補還給自己,那就不能輕易錯過。他握住少女柔芙的手微微緊了緊,更用力地牽著她,向著前方走去。

  在街頭的繁華地帶,叫賣各種胭脂水粉、廉價首飾的攤販更多了幾倍。伊山近看著當午眼中閃閃發光,終究還是不忍心讓她失望,咬牙花了許多幫會基金,買了一大堆東西,逗得當午抿嘴淺笑,心中十分歡喜。

  伊山近暗自歎息:「果然前人說美色亡國是對的,再這麼下去,我真得亡幫了!還好幫會基金沒有都帶在身上,不然本幫非破產了不可!」

  他們一路走來,路過廟市口街最大的青樓,看到門前有些賣笑的姑娘,正抖著手帕召喚客人進來玩樂。

  沿街的樓閣上,許多剛睡醒的妓女慵懶地打開窗戶,看到他們手牽手地從街上走過,都不由有些嶺怔。

  在這些接客的妓女裡面,有些女孩的年齡甚至比當午還小一些,看到她雖然衣衫上滿是補丁,卻容姿清麗,跟隨在一個漂亮男孩的身邊,一副青梅竹馬、情意融洽的模樣,都不由羨慕嫉妒,甚至撲到床上大哭,恨自己不能像她這樣好命,只要能有意中人相伴,哪怕做乞丐也是心所甘願。    

  此時已到上午,宿於青樓的客人也開始陸陸續續回家,看到當午的絕美清麗容顏,都驚艷發怔。

  其中一些浪蕩子手軟腳軟地準備上前搭訕,卻被身邊的伴當扯住,附在耳上低叫道:「是花子頭兒鋤禾!那小子心狠手辣,不要惹他!」

  住在本城的人,就算沒見過,也聽說過乞丐們的械鬥,只能戀戀不捨地走開,恨這青樓沒有如此美女,發狠以後不再來了。

  一些家裡有些勢力的,當面不敢與伊山近衝突,卻都回家思量對策,想著該怎麼滅了西城丐幫,把那美女奪回家來,再安伊山近一個罪名害死在獄裡,以絕後患。

  伊山近帶著當午從青樓前面的街上走過,走出幾十步後,忽然心有所感,回頭看去,卻見一個青年公子漫步從青樓中走出來,正用如鷹般的凌厲目光,狠狠盯著他的後背,像要剜下一塊肉來的模樣。

  他的容貌仿如冠玉,英俊至極,看上去很是熟悉,伊山近不覺一怔,迅速在記憶中搜索,不記得有認識這樣的人。

  如果是小時候見過的人,現在早就該老死了。而那青年公子年約二十五、六歲的模樣,容貌俊俏,帶著幾分陰狠,卻又像是那兩個仙女扮成男人出來嫖妓。

  「女扮男裝?」一想到這個詞,伊山近突然頭皮發麻,嚇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把這青年公子想成女性,他的臉安到女人的身上,像這樣的人,他倒確實見過一個。

  腦海中一片畫面掠過,從前的一幕,迅速回到了他的心中。

  那時他剛離開芊裡山不久,長途跋涉來到濟州城,身上的衣服都弄得破爛污穢,肚子也餓得厲害,又不好意思去沿街行乞,只能把自己僅有的財產拿去當鋪典當。

  當鋪的老朝奉,看著他送上來的一塊美玉,大驚失色,慌忙拿到面前仔細觀看,直看得雙手發抖,顫聲道;「上等的羊脂美玉啊!價值連……」

  他慌忙住口,拿眼瞪著伊山近,厲聲道:「這玉你是哪裡來的?」

  「祖上傳家之寶,因為家裡敗落,沒辦法才拿出來典當的。」伊山近答道,心裡七上八下。

  老朝奉心知自己剛才見到價值連城的美玉失態,再壓價就有些困難,而且這玉如此完美,天下少有,只能請老闆前來定奪。  

  伊山近被他留在客廳裡等待,旁邊有學徒奉上茶點,伊山近餓得狠了,先把點心吃光,這才有了幾分力氣,耐心地等待著當鋪老闆的來臨。

  許久之後,後院有人掀簾進入客廳,卻是一個二十五、六歲的高挑女子。

  那女子身材極美,窈窕誘人,容貌俏麗英武,眉飛入鬢,卻是一個絕色美人,身上又充滿著勃勃英氣,令人不由自主地敬畏欽慕。

  她斜視他一眼,目光冰冷傲慢,顯然是慣於高高在上的上位者。

  伊山近這時還處在被美女強姦的陰影之中,看到女性就害怕,哪怕她身材窈窕性感,他只覺得恐懼。至於她高聳顫動的酥胸,更是不敢多看一眼。

  當鋪老朝奉侍立在她身邊,對她畢恭畢敬,捧了美玉給她看。

  那女子將美玉拈在手中,凝視半晌,又盯著伊山近仔細打量一番,突然翻臉,拍桌怒喝道;「你這小賊,這美玉分明是我家裡的東西,前日(淫色淫色4567Q.COM)剛剛失竊,你竟敢拿到我的當鋪來典當!真是狗膽包天!必

  伊山近立即跳起來,驚怒交集,失聲叫道:「胡說!這怎麼可能是你家的東西!」

  在那女子身後,一個穿著嫩綠衣衫的俏丫鬢微抬美眸,用同情惋惜的目光看著他,像是在說:「你已經死定了!」

  伊山近只覺一盆冰水當頭潑下來,知道這女子是貪圖自己的寶玉,又氣又急,一時不知所措。突然聽到一陣雜亂腳步聲傳來,顯然是有許多人衝向這裡,心裡害怕,就想逃走。

  他身子稍微一動,那女子突然伸出手來,疾速捉向他的手腕。

  她的手如羊脂白玉般細膩,指掌一些部位卻有厚繭,顯然是練武多年所致。

  伊山近眼睜睜地看著她的手擒過來,速度卻快得讓他躲閃不開,嗤的一聲,被她捏住脈門,微一用力,他渾身都酸痛酥麻,慘叫著跌倒在地上。

  腳步聲雜亂,許多壯漢從前後兩個門擠進客廳,將他團團圍住,捏住他的肩膀胳膊,弄得他渾身疼痛,動彈不得。

  女子冷笑著鬆閒手,喝道:「搜這小賊身上,看還偷了什麼東西!」

  幾個壯漢應了一聲,胡亂在他身上翻弄,很快就翻出十幾塊美玉,並排放在桌上,光芒瑩潤,耀花了他們的眼睛。

  他們在當鋪工作這麼久,也都知道這每一塊美玉都是價值連城,這麼多美玉放在一起,簡直就是富可敵國!

  在場的人都有些眩暈,那個綠衣俏婢廈是撲閃著大眼睛,驚訝地盯著伊山近的臉,目光更是充滿憐意。

  只有為首的年輕女子能保持冷靜,看著小婢的臉色,不由微怒,眼中妒色閃動,伸手捏住她的小手,喝道:「小碧,跟我回去!別在這裡偷看男人!」

  她偷偷狠擰了丫須小手兩下,又牽著小碧走向後院,老朝奉跟在身邊,走到門裡低聲問:「這個小子怎麼處置才好?二

  聲音很低,幾不可聞,只有伊山近耳目聰敏,能夠隱約聽到。

  他豎起耳朵,清楚地聽見那女子陰冷的聲音:「偷東西的小賊,還有什麼可說的,埋到後院樹下!」

  伊山近額頭上冷汗流下,聽著那老朝奉恭敬地送女子離去,心中苦思脫身對策。

  老朝奉送她回來,剛一掀門簾,正要說話,伊山近突然抬手指向後院,驚叫道:「後院起火了!」

  那些壯漢本來就被美玉耀得頭暈目眩,心裡也在胡思亂想,只是害怕幫規不敢擅動,突然聽到這一聲,都不由自主抬頭向簾外看去。

  趁著這個機會,伊山近猛地掙脫抓在肩上的手掌,縱身躍起,向窗戶猛撞過去。

  轟的一聲巨響,木窗被他撞得碎裂,伊山近不顧身體被木刺扎得劇痛,從地上爬起來拔腿飛奔,穿街過巷,一路逃出了濟州城,也不敢停留,隨便選了個方向就一路逃去,才到了現在這個城市。

  當初的事情,一幕幕畫面飛速從伊山近腦海掠過,他抬起頭來遙望著青樓前那個青年公子的美麗面龐,眼中閃過一抹恨意。

  這個青年公子,正是當初那女子喬裝改扮,只是她身為女人卻扮男人來嫖妓,這到底是為什麼,他還有些弄不明白。

  在青樓門口,有幾名壯漢牽著馬在等待,見那公子走出來,慌忙上前行禮道:「幫主!」

  在她身後,也有十幾個壯漢跟出來,身材都十分健碩,比伊山近在當鋪裡見到的那些大漢更有威勢。

  那男扮女裝的女子擺擺手,冷聲道:「把那個小子給我抓過來!」  

  伊山近臉色微變,拉著當午就跑。

  這裡雖然也算是他的地盤,不過他也只負責沿街乞討這一部分業務,至於收商家保護費還有別的幫派來執行。丐幫再怎麼厲害,也比不上黑社會組織,這是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

  而那個女子的武功厲害,他早就領教過。雖然現在他力氣大增,可是回想起當日(淫色淫色4567Q.COM)動手的經過,自忖還遠非她的對手,只能避敵鋒芒,此仇日(淫色淫色4567Q.COM)後再報。

  幾名大漢翻身上馬,也不顧滿街人流,打馬撞飛了幾個貨攤和行人,向著這邊疾追過來。

  伊山近拉著當午沒辦法跑快,剛拐過一個街角,就被他們追上,揮著鋼刀恐嚇道:「小子,快束手就擒,跟我們去見幫主,不然有你好看!」

  旁邊有些行人路過,都驚訝地圍過來想要看熱鬧。幾個大漢揮刀怒喝:「綵鳳幫辦事,閒雜人等快快閃開!」

  那些行人未必知道「綵鳳幫」是什麼,可是看到他們凶神惡煞的模樣,都不由害白。  

  伊山近額頭汗下,他畢竟是一幫之主,對於遠近勢力也有一點瞭解。綵鳳幫在本地沒有什麼勢力,卻是濟州附近第一大幫派,幫主名叫趙飛鳳,江湖外號「血鳳凰」,艷名與凶名一樣卓著,對於不肯服從的小幫派,常常屠得乾乾淨淨,當街殺人也是常事。

  在濟州城,血鳳凰之名甚至能止小兒夜啼。據說綵鳳幫還有很大的後台,甚至和仙家也有牽扯,因此儘管他們殺人無數,官府也不敢去管。

  看那詐取自己美玉的女子形貌,跟傳說中的趙飛鳳很相似。難道自己這麼運氣,又碰到了一個變態女色魔?

  綵鳳幫在此地算是過江龍,卻肯定和本城幫派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他們這些地頭蛇也不過是些乞丐,與大幫會相比,根本就不堪一擊。這一下,說不定真的要被毀幫滅口了!

  這個時候,伊山近在這條街布下的「重兵」發揮了效用。五六個乞丐混在人群中,不動聲色地接近,突然揮舞帶著鐵釘的打狗棒,狠砸在馬身上。

  他們專挑最痛的地方下手,幾匹駿馬慘叫著跳起來,把大漢們帶得東倒西歪,幾乎摔落馬下。

  伊山近猛地躍起,如利箭般蹤到一匹馬上,劈手奪過鋼刀,刃鋒在那大漢脖子上輕輕一抹,將他推下馬去。

  噗的一聲,鮮血從大漢綻開的頸肉中噴出,潑得馬腿和地面上到處都是。

  伊山近踩在鞍上,縱身疾躍,如猿猴般在幾匹駿馬上來回蹦跳,手中鋼刀瘋狂揮舞,重重地砍在大漢們的頭上,將他們劈於馬下。

  從前在家裡時,他跟護院家丁學的只是最粗淺的刀法,這些天雖然也操(淫色淫色4567q.c0M)練部下,把刀法鍛煉得極熟,卻也沒什麼精妙。

  只是自從靈力修練有所突破,他的力量與速度都有所增長,尤其是出招極快,遠超這些普通的幫眾。

  依靠靈活的動作,再加上出奇不意,幾個大漢紛紛中刀墜馬,滿頭滿臉都是鮮血,躺在地上慘叫打滾。

  伊山近聽到拐角那邊的街道又有馬蹄聲急促傳來,立即伸出手去,將當午抱上馬來,又向部下喝道:「都上馬,分散逃走l」  

  他選的是最健壯、沒有受傷的一匹馬,一甩韁繩,向著前方疾馳ffli去。

  幾個乞丐也慌忙上馬向前奔逃,在出城時的十字路口分散開來,三面狂奔。

  這時趙飛鳳也帶著人趕到現場,看著死傷慘重的部下,氣得臉色鐵青,怒喝下令,向著他們逃去的方向狂追而去。

  到了岔路口,趙飛鳳看著地上馬蹄印凌亂,只能下令部下分散追逐,一定要把所有乞丐都逮住,剝皮抽筋,作為他們膽敢違抗綵鳳幫的懲罰!

  她問了過路行人,知道伊山近帶著女孩向南邊逃去,自己打馬如飛,朝著南方疾馳追去。

  循著地上蹄跡,她一路追趕,終於在聽到大河滔滔聲的同時,遠遠看到了伊山近打馬飛奔的背影。

  「小賊!快停下來,留你個全屍!」

  伊山近聽到身後傳來趙飛鳳的放聲高喊,回頭怒喝道:「你這個瘋婆子,為什麼要追著我!那些東西你拿去還不夠,非得殺人滅口嗎?」

  趙飛鳳遙望著他,冷笑道:「你死就算了,旁邊那個女孩得留下來!你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她的!」

  伊山近從她的聲音中聽出一絲淫邪之意,和當初仙女浪叫的聲音相似。

  「這女人是喜歡逛青樓的!而且,從前好像也聽說過綵鳳幫幫主的一些傳聞··…必伊山近恍然醒悟,心中憤然:「原來漂亮女人都是變態,不光喜歡玩弄男人,還喜歡玩弄純潔女孩!」

  「我死也不會把她交給你這個變態!」伊山近咬牙喝道,摟緊當午,拚命揮鞭打馬,朝著前方飛馳而去。

  「原來這就是「搶男霸女」!·」伊山近低下頭,看著懷中驚慌的女孩,悲怒交集的心中湧起憐意。

  他和她,都是被變態女人盯上的性玩具,如果當午落到她手裡,只怕下場比他還要慘!

  「別做夢了!我看上的女人,還沒有一個能逃得掉!想不想讓我把她按在你面前,扒光讓你看個痛快?」趙飛鳳揚聲大笑,聲音中充滿興奮與狂熱的慾望。

  趙飛鳳所騎的是一匹千里良駒,速度極快,早就把她那些部下遠遠丟在後面。看到伊山近之後,她精神大振,縱馬疾追,半刻之後,就追上了伊山近。

  伊山近怒喝一聲,回身舉刀砍去。刀勢凌厲,虎虎生風。

  但這樣粗淺的功夫,落在武功好手眼裡,根本就不值一哂。趙飛鳳冷笑一聲,伸指疾彈,噹的一聲彈在刀身上。

  伊山近只覺一股大力從刀上湧來,再也抓不住刀柄,鋼刀呼的一聲被遠遠彈飛,虎口震裂,鮮血迸流。

  趙飛鳳一挾馬腹,飛速趕上,伸出手向著他的胸部拍來。

  這一掌,挾著極強的威勢擊來,風聲呼嘯,帶有千鈞之力,如果打在伊山近的胸上,只怕能將他打成一灘爛泥。

  伊山近騎在馬上,懷裡還抱著當午,無處躲閃,只能拚命運足靈力於右手,舉掌迎擊。

  轟的一聲巨響,雙掌相交。喀嗦一聲,伊山近臂骨被當場震斷,張開口,哇的一聲噴出大口鮮血。

  趙飛鳳冷笑一聲,舉掌拍向伊山近胸膛,已經決定要將他一掌擊死,好讓他懷中女孩死心,再不敢生出背離她的心思。

  手掌拍出一半,她忽然心中一窒,臉色變得青白一片。

  剛才與他交手,對方掌心中湧過來一團冷冷的氣息,順著她的手臂直傳過來,湧入胸中。

  現在一動用內力,這團冷氣突然發作起來,凍得她臉色驗青,手上的力量大為減弱,輕輕地拍在伊山近的胸膛上。

  但就這一點力量,也讓伊山近承受不住,整個人被拍飛出去,口中鮮血狂噴,肋骨已經斷了兩根。

  趙飛鳳掌勢收不住,順勢拍在馬股上,將那匹駿馬拍得慘嘶一聲,摔倒在地上爬不起來。

  伊山近左臂摟住當午,在地上翻滾幾下,只覺眼前陣陣發黑。強行提氣爬起來,拉著當午,跌跌撞撞地向前奔行。

  趙飛鳳本來想要追上去一掌拍死他,胸中真氣突然有所阻滯,動作也不能自如,一時呆呆地坐在馬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相互扶持,越逃越遠。  

  她努力催動內力,將那團冷冷的氣息裹住,壓制在腹內-隅。可那團氣息釗妙緲弱,卻很是詭異,她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將它壓制住。

  伊山近一瘸一拐地向前奔跑著,眼前陣陣地發黑,不時吐出幾口血來。

  身邊的當午驚慌失措,摟著他顫聲哭泣,拚命地扶住他,快步奔逃。

  前面出現了一條橋,卻是用粗粗的繩索連接著木板,架在大河上面的一座木板橋。

  伊山近精神一振,強撐著精神,和當午一齊奔向橋頭。

  如果能逃到橋對面,或許還有生還的希望。

  在求生的慾望驅使下,他們相互扶持,爬上大橋,奮力走向對岸的方向。

  橋已經年久失修,搖晃著發出吱呀的聲音。伊山近走到橋中間,突然雙腿一軟,跪倒在地。

  剛才那一掌造成的傷勢已經發作,再加上體內靈力盡去,讓他大為虛弱,跪在地上,已經沒有爬起來的力氣了。

  身後突然傳來陰森的冷笑,伊山近費力地轉過頭,看到那個艷若桃李、心如蛇蠍的女人站在橋頭,一步步地向這邊走來。

  趙飛鳳咬牙笑著,努力壓制腹中鼓蕩約氣息。雖然因為那詭異氣息的關係,她現在不能走得太快,但內力還在,一掌擊死伊山近只是舉手之勞。

  伊山近視野變得模糊,知道自己大限已到,所有報仇雪恨的雄心壯志,都將化為泡影。

  這些倒也罷了,反正他活著也只是受苦,每夜生活在噩夢之中。只是身邊的女孩還這麼年輕,如果就這樣死去,實在太可憐了。

  伊山近轉過頭,目光看向純潔美麗的女孩,眼睛裡帶著從未有過的溫柔。

  他費力地張開嘴唇,輕輕地道:「我要跳下去了。你以後一個人,要好好照顧自己!」

  人在橋中央,只要輕輕一跳,就可以落入下面大河裡。在這樣湍急澎湃的大水中,只怕屍骨都存不下來。

  當午驚惶地流著眼淚,聽到他的話更是吃驚,瞪大眼睛緊緊地抱著他,心裡像亂刀狂絞一樣地難受。  

  「他說他要走了……」僅僅是聽到這樣的話,就讓她無法忍受,彷彿之前所有的記憶之中,都沒有過這樣痛苦的感覺。

  她渾身都在劇烈地顫抖,卻無汰可想,只能以纖瘦的雙手抓住他,用呻吟般的聲音低低地叫道:「不要,請不要走!」

  伊山近苦笑著,聲音艱澀,卻出奇的平靜:「她是不會留我活命的。你不一樣,只要好好聽她的話,應該還能活下去。」

  當午清澈美麗的大眼睛裡面,現出恐懼的神情,像是已經理解了「聽她的話」究竟是什麼含意。

  「離開他,讓他去死,只有我一個人活下來嗎?」

  在她的心裡模模糊糊地生起這樣的念頭,臉色立即變得雪白,心裡痛苦得簡直要發瘋。

  她有記憶的時間很短,而這段時間裡,她幾乎一直待在伊山近的身邊。對於她來說,伊山近就是整個世界,陪伴了她有記憶以來的整個人生!

  是他給予她衣食,讓她不至於凍餓而死。儘管他表面上很冷淡,但她總能敏銳地感覺到他對她的關心。只要有他在,沒有人能夠欺負她。

  只有他,能夠擁抱她、親吻撫摸著她的身體。在她身上,彷彿還殘留著昨夜被他擁在懷裡的溫暖。對她來說,他就像親人一樣,甚至比親人還要重要。

  她曾在廟旁看到過大樹與籐蘿,那時她就在想,幫主就像這株參天大樹一樣,而她就像籐蘿,快樂地依偎在大樹身邊,如果沒有大樹,籐蘿也無法生存下去。

  現在,他卻對她說,他就要死了,讓她一個人,好好地活下去。

  那可能做到嗎?

  沒有了他,生活還可能像從前一樣平靜、讓她安心嗎?

  她默默地看著他,眼神絕望淒涼,蒼白的櫻唇顫抖著,輕輕地吐出了呻吟般的聲音:「帶我一起走吧……幫主,求你帶我走吧……」

  清澈純潔的淚水從她眼中流淌出來,她靜靜地看著他,眼中充滿了依戀與柔情,彷彿要用目光將他整個吞下去一般。

  「傻瓜!」趙飛鳳一步步地從橋那邊走過來,聽得急怒攻心,偏又走不快,只能大聲叫道:「這小子有什麼好,值得你為他去死?他根本就配不上你,還是到我身邊來,我一定會好好待你,讓你過上錦衣玉食的生活,比當乞丐好上一百倍!」

  當午費力地喘息了幾下,奮力扶著伊山近站起來,表情平靜,看著那邊走來的男裝美女,她清澈的眼中甚至還帶著一抹高傲,微啟櫻唇,吐出了輕柔的聲音:「在這個世上,從來沒有人比他對我更好,以後也不會有。」

  趙飛鳳失聲驚呼,強行壓制著體內的痛苦撲向前去,卻已經來不及,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那一對渾身染血的少年男女,相擁相抱著,奮力從橋中央跳了下去。

  大河滔滔,澎湃奔流,水速快若奔馬,捲起大片雪白浪花,如玉似雪般四面飛濺。

  那一對璧人,縱身跳入激流之中,迅速被雪白浪花吞沒,翻翻滾滾,向著下游飄去。

  趙飛鳳失聲大叫,看著那美麗女孩消失在河流中,惱怒地捶著橋欄,心中憤恨惋惜,就像驟然失去了稀世的珍寶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