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衣柜里的困惑

作者:soft1

  妻子今年四十歲了,在一家私企裡工作,她並不十分漂亮,在公司做了近十

年,憑藉她出色的工作能力與社交能力,做上了公關部主任的位置。

  工作的原因,三十歲的時候我們過起了兩地生活,每季度才會有一次團聚。

我們有個女兒,常年住在姥姥家,三口之家各分三地,沒辦法,一切都是為了生

存。

  長久的分居生活,使我們彼此養成了心照不宣的習慣,雙方極少刻意地過問

對方的私生活,其實我們都很清楚地知道,雙方都不可能守身如玉地生活。我們

是青梅竹馬,瞭解彼此的個性,長時間孤獨寂寞的生活,讓我們懂得了快樂的重

要,都是如狼似虎的年齡,只要過得快樂,一切都無所謂。但是我們有個約法三

章,就是不準包養或被包,盡最大努力保持家庭的完整,為了孩子也為了老人。

  但事情總有出差錯的時候,打破那種心照不宣的局面是在她三十五歲那年的

夏天。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到她所在的城市出差,本想給她個驚喜,卻由於考慮不

週,上演了一次最為尷尬的經歷。

  她居住的是一間單身公寓,客廳與臥室共用的那種,一張雙人床、一個大衣

櫃、一個電腦桌、一個小梳妝台,擺放得錯落有緻。她很乾淨,小小居室讓她打

理得如同少女的閨房,溫馨而寧靜。下飛機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我想這個時候

她一定是已經吃過晚飯,自已便獨自吃了碗加洲牛肉麵,在附近買了點水果,就

直奔她的住處。

  我有房間的鑰匙,上樓開了門發現她還沒有回來,想打電話給她,可一想,

還是先別打擾她,也許她正陪客戶工作呢!我脫了外衣,隨意地在她屋子裡看起

來。當走到衛生間時,發現一條她沒來得及洗的內褲扔在盆裡,說實在的,好久

沒看到老婆了,看到她的內褲都有點激動,呵呵,我可沒有什麼戀物症啊!

  拿起內褲,發現其實並沒有髒,仔細看了看,也沒有壞,只是有點自然舊的

樣子,拿起來聞一下,略略有點下體的氣味。我有點疑惑,但還是幫她洗了一下

掛在陽台上。

  就在我掛內褲的時候,伸頭看了一眼樓下,剛好一台轎車停在樓下,車上走

下來的正是妻子和一個看上去五十左右歲的風度男人,他們說笑著進入了樓道。

看到這一幕,我心驚了一下,但瞬間讓我清醒地認識到,這不是順路搭車,儼然

是一對情人。

  我們不能面對這種尷尬!這是我第一反應。我愛妻子,我們有心照不宣的約

定,不管外人能否理解,但我必須尊重妻子,尊重她本應得的那份快樂和身心的

健康。我急忙取下內褲放回盆裡,進屋收起扔在床上的外衣和水果,想著躲開,

但已經來不及了,我聽到電梯開門的聲音。情急之下,拿起鞋子光著腳擠進了衣

櫃,好在我身材不是很高大,她的衣物也不是很多,剛好可以容下我。

  就在門打開的時候,我有點後悔了,為什麼要這樣呢?為何不面對呢?也許

那男人會有個很好的藉口讓大家都有台階可下呢!但一切都晚了,我只能做回縮

頭烏龜了。呵呵~~

  他們進了屋,邊換鞋、脫外衣,邊談論著什麼協議之類的問題,從言語中聽

得出來,那是她的上級,從那種自然中可以聽出,他是這裡的常客。

  「你先坐,我去洗水果,電視搖控器在那邊。」妻子說著去了設在陽台上的

廚房。

  電視打開了,他在看新聞頻道。過一小會兒,妻子進來,兩人開始吃水果,

像是桃子之類的東西。

  「這屋子小了點啊,要不換個大點的吧?」那男人說。

  「唉,能住就行了,有錢我也不在這買大房子,再做幾年也該回家團聚了,

孩子沒人管不行啊!上初中我就得回去了,要不我媽媽管不了她學習,耽誤了孩

子責任可就大了啊!」

  「也是,難為你了。快五年了吧?」

  他們邊吃水果邊聊著。

  「你先去沖個涼啊!」妻子說。

  「一起沖行嗎?呵呵!」那男人說笑著,妻子沒說什麼,只是笑了一聲,兩

人進了衛生間。

  我這裡悶得開始出汗了,心想他們沖涼,正好我跑,我悄悄地把櫃門開個小

縫,發現根本跑不出去,衛生間的門沒關,我要出去會被發現,唉,認了吧!我

趕忙關上櫃門,在裡面脫去了外衣,好在那幾天陰雨不斷,氣溫不是很熱,要不

然我非中暑不可。

  左右挪動一下,呵呵,我居然可以坐下,心想,這傢夥要是一晚上不走,我

可就慘了啊!要不等半夜他們睡著了我再跑?要是被發現可怎麼辦呢?心裡胡亂

想著。

  他們出來了,好像男人先上了床,用遙控器漫無目標地換著台,妻子可能是

坐在梳妝台前正擦著什麼,屋子裡誰也不說話,只有電視的聲音。我的心跳得厲

害,心裡一個勁的在埋怨自己,整什麼驚喜啊,這下可好,給自己下了個陷阱。

  妻子上床了,想像中那男人在脫去妻子的睡衣,然後抱著妻子開始了前戲。

電視關掉了,屋子裡靜悄悄的,似乎可以聽到妻子的喘息聲。

  「我包裡有個影碟,一起看啊?」那男人在問妻子。

  我知道,妻子不太喜歡看那些東西,她說那些都是騙人的,真實的做愛哪有

那樣的啊,特別是當看到些舔肛門、往女人屄上吐唾液,或陰莖插進去再拿出來

讓女人舔的那種鏡頭,她都會感覺噁心。

  妻子溫柔地回答說:「有沒有噁心的鏡頭啊?要是有會影響我情緒啊!」

  「我檢查過了,保證沒有,挺有意思的,一起看吧!」

  「那好吧!」

  我聽到電腦開機聲,不一會,傳出了A片的對白。

  「小點聲,窗戶沒關,別讓外面聽見。」妻子說。

  聲音壓到了最小,我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那種感覺曾在半夢半醒之間時

有過,是對妻子的性幻想,幻想過她和別人做愛的情景,幻想過她與人群交的場

景,但那些只是幻想,今天卻這麼突然地給我來了一個現場直播,誰受得了是孫

子!但說心裡話,我一點責備妻子、怨恨妻子的想法都沒有,情願讓她享受一切

快樂。

  聽著外面的聲音,感覺他們在互相撫摸,妻子開始出現輕微的呻吟。

  「你的小屄真好,你是怎麼保養的啊?一點生過孩子的感覺都沒有,仍緊緊

的。」

  「別往裡面捅,不衛生,在外面摸,聽話啊老公。」妻子嬌滴滴地說。

  「水真多,你有多久沒做愛了?」

  「我們上次到現在有多久就有多久啊!」

  「我可不信,我出國都一個多月了,一個多月你都沒有過啊?」

  「我跟誰啊?都快成老太婆了,呵呵!」

  「不是那意思,是你自己不弄啊?」男人壞笑著說。

  「我剛想自己弄,你就回來了,呵呵!」妻子頑皮地說。

  「我出國你沒回家嗎?」

  「沒有啊!公司事太多,下個月我可得回家了,多給我幾天假啊!」

  「那可不行,我還要你呢!」那男人說著,壓在了妻子的身上,妻子深深地

吸了口氣,看樣是放進去了。

  電腦裡傳出了女人喊叫和身體碰撞的聲音,那男人壓在妻子身上並沒有動,

只靜悄悄地看著A片。

  「這女的年齡多小啊?不知道被多少男人幹過,屄洞看上去比你的還大。」

  「你老婆和我一樣嗎?」

  「呵呵,怎麼你總愛問這些啊?這是第N遍了。她生過兩個孩子,你說會怎

樣?感覺跟你差距很大啊!」那男人說。

  「你那玩意那麼大,你還嫌她的大啊?第一次跟你做愛時,我都覺得不太適

應。」

  我實在忍不住了,很想看看他們的樣子,於是在櫃子裡慢慢搜尋,發現一條

很狹窄的縫隙,透進了一絲微弱的光線。我輕輕地動了一下身體,把眼睛靠了過

去,縫隙間剛好可以看到她的大腿以下的地方,妻子的雙腳在不時地左右擺動,

像是在慢慢地扭動身體,男人壓在上面,腿部在有節奏地向下壓著,動作很緩,

很溫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