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搜神记】1-2.5

搜神记

作者:羽 排版:zlyl 字数:58505字 TXT包:



楔子

柔白似絮的波涌云层随风起伏翻滚,被东升的艳阳映照得彩光耀眼、气象万 千。而在遥远的天际,朵朵彩云间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耸立云端,殿前这时正 有各路仙人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

只见数位仙人各聚一处,相互寒暄,其中一仙神色一怔,接而疑惑道∶「奇 哉!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众仙云集,连一向不用上朝的大圣也来了?」

一旁的「文昌帝君」也怀疑道∶「真君这么一说,我倒没发现,啊!四海龙 王、十殿阎王都到齐了,就连上、中、下三路八仙(注一)也赶来了!」

听到这里,「玄武星君」更是不解,一连问了身旁几位星君,所得到的答案 如出一辙,皆是不明究理如何。

恰巧这时「斗战胜佛」(注二)踩云而过,众神赶紧拦下请教。

「大圣,什么风把您吹来了,您不是一向免上朝的吗?」

「是啊!还有其他众道友们,为何会一同出席呢?」

「斗战胜佛」耸耸鼻子,指着众神中的「太白金星」说∶「老孙也不知道, 是太白金星请我来的,你们问他好了!」随着指头望去,只见大夥目光都聚集在 「太白金星」这玉帝身边的钦差大使身上。

「太老,原来您老知晓原因,烦请解惑!」玄武星君诚恳的拱了拱手。

「太白金星」老脸微红,讪讪说道∶「真君客气了,小老儿也不知道,只知 是玉……」话还未说完,「灵霄宝殿」前又有仙人驾到。

原来这次到来的竟是潜心炼丹,从不过问政事的「三清天尊」(注三),众 神连忙作揖打礼,心中皆暗想∶「难得!一向足不出户的三天尊,怎么一下子三 人同时莅临,还偕同座下弟子出现?」

这个念头尚未作罢,西方天际突然佛光满布,祥气骤涨,顿见缓缓飘至一片 祥光彩云,豁然只见云上立有数位金仙。

「呵呵!佛祖也驾临啦!本尊有失远迎。」

「天尊请了!这等大事理当赶来,至於能否有所助益,只好听由天意了!」

看到这种排场,其他神只们无不内心涌起股不安。「玄武星君」再次转身问 道∶「太老刚刚说是如何?」

「一切皆是玉帝旨意,要小老儿务必在今日请到所有大罗天仙,其中还包括 ……王母娘娘在内。」

此言一出,众神不由一阵嘀咕,心想∶「天尊佛祖也就罢了,怎么连王母娘 娘也要招见,她不是已和玉帝分居多年,除了」蟠桃大会「外,从未看过两人出 现在公开场合。嗯!此事必定不寻常。」

这时突然有人掠出,一个箭步奔至「元始天尊」面前,原来是「玉皇大帝」

的外甥「二郎真君」,只见他心急的问道∶「劳驾天尊开示,何以玉帝昨晚 不需天王及本君护卫,又今日怎会劳师动众……」

众神看到二郎神后震惊不已,皆认为向来守卫在玉帝身边的「二郎真君」

怎么擅离职守,尚且慌慌张张,还道是玉帝出了意外,听清原委后,才松了 口气;紧接着注视向「元始天尊」,静观他接下来的回答。

「呵呵,真君切莫心急!须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一切原由,待会儿玉帝自 会揭晓。」

就在众神揣测天尊这席话时,灵霄殿门缓缓开启了。

一向可知天机破命数的大罗金仙们,怎知这次所困惑的乃是众神之王,不论 如何的指演算,就是无法解开天数,只好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依序进入。

进到殿内,一位头戴紫金珠链帝冠,身穿黄绸帛九龙袍,双眼炯炯灵光流 转,散发一股不怒自威气息的中年男子,端坐在殿中金銮龙椅上;随侍在旁的是 位艳丽绝伦、端庄秀雅的后冠宫装美妇。

中年男子便是统治人、鬼、神三界的「玉皇大帝」──张百忍(注四),而 身旁的则是他的发妻「西天王母」;当年随着丈夫得道升天后,虽然贵为王母, 实则为天界众女神、仙子之首席。而玉帝登位后,励精图治,广施仁政,众神臣 服,慢慢确立了至尊地位,「玉皇大帝」的威望也越来越高。

可是唯有一点,众人对他持保留态度;佛教及道教是禁绝结婚的,他却带着 妻子生活,这是不被容许的。所以玉帝为了取信於人,乾脆把王母娘娘迁到「西 天瑶池」居住,瑶池距离天宫有十万八千里之远,两人的夫妻关系也就名存实亡 了。

文武百官目睹王母娘娘的确受招觐见,不由又加深了心中的疑虑。

经过繁文缛节,大小官员报告后,玉帝满心开怀的说道∶「众卿如此尽忠职 守,使得当今人世间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实乃众生之福。」一顿,续又语重心 长的说∶「各位也稍有注意到,今日早朝所不同以往之处,只因朕如今面临一劫 数,所以招来各位,希望能和众卿共同商讨应对之计。」

群仙听到众神之首的玉帝有难,无不秉气凝神待听下文;唯有「斗战胜佛」

禁不住气,脱口说出∶「玉帝有何烦恼,交给老孙处理即可,又何须如此大 费周章!」

玉帝麾前的「托塔天王」暗想∶「玉帝有难?哼!有史以来就只有你闹过天 宫,你不要再瞎搅和就可以了,怎敢奢求你帮忙呢!」

虽说心中如此想法,但是却不敢言形於色,万一惹动这家伙肝火,那可难收 拾了;只是一旁的其他神仙们,似乎也想到这一环,无不露出嗤之以鼻的嘲笑。

「二郎真君」更是怒火顿生,开头就骂∶「猴头!不得无理,一切自当玉帝 发落。」

「斗战胜佛」一脸似笑非笑,调侃而说道∶「不知道是谁刚刚在门外哭丧着 脸,哀求天尊解惑,还差点流下泪来!」

刹时几位金仙忍不住笑了出来,二郎神俊脸通红,不知该如何反驳。

经此一闹,宝殿内的气氛为之一缓,唯恐两人继续斗嘴,「玉皇大帝」

笑着说道∶「多谢斗战胜佛的关心,你的好意朕心领了,只是此次的确是朕 的一大劫难,必须亲自应劫,无法避免。」

原本已经和缓的气氛,又因玉帝的这番话而凝重起来。

「相信各位皆知朕当初乃一介凡夫,经由太白今星的引荐才得以得道升天, 而这却与天界的戒律相互抵触。众所皆知,神只大都是凡人阳寿尽后,灵魂得道 所封;佛门的菩萨、罗汉则是经由打坐参禅、吃斋念佛,数辈静修后得以入西天 的;而道家诸仙则是透过烧汞炼丹或避世苦修,而后白日飞升,羽化成仙的。

然而张某何德何能,既未打坐参禅,更未避世苦修,却担任这众神之首,心 中的惶恐不言可喻。「

三尊中的「太上老君」笑道∶「治理天国靠的是仁、德二字,天帝之位非您 莫属。」

「虽说是如此,但为免落人口实,朕还是接受佛祖建言,历经一千七百五十 劫,各劫费时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但却有三劫尚未度过,如今时限将至,所以朕 决定再履红尘,接受这最后三劫。」

「西天如来」法相庄严的道∶「此行将多灾多难,而越后劫数越是凶险,还 望玉帝多加小心。」

「元始天尊」接着说道∶「虽则险恶难料,但凭玉帝的智慧,凡事只要拿捏 得当,定可逢凶化吉。」

「既然各位皆无其他意见,朕将在一个月后下凡,而离开这段期间,一切事 务交由」太白金星「处理,尚请天尊及佛祖多多担待;另外,届时众人按照正常 坐息,不必前来送行。」

「谨尊玉帝法旨!」

************

是夜,「灵霄宝殿」后的琼楼玉宇内万籁俱寂,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园林 水榭,九曲回廊,无不呈现一片安详。

突然,楼里的一段话打破了这深夜的宁静。

「娘子不用担心,一切都会顺利的!」

「可是相公这次可是应劫下凡,怎叫臣妾安心,若有个差错……」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从今晚起朕将薰沐更衣,进入丹房潜心修身,待至 下凡日时才会出关,夫人先退下吧!」

「让臣妾服侍相公吧!」

「万万不可!朕必须保持清心寡欲,灵台清明,才能达到最好效果!」

「那臣妾告退了!」

回房路上,「西天王母」心中一直在盘思着;待到半途时,心里已有打算, 连忙返房写了几道仙符。只见顺手往窗外一丢,十三道光芒各自往不同方向,划 破夜空飞去;紧接着,王母本身也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西方天际。

************

「西天瑶池」乃是「西天王母」的住所,每年的蟠桃大会上,众神皆会出席 这一年一度的盛宴,也使得瑶池仙宫成为众仙另一聚会场所。

「西天王母」返回故居后,陆陆续续的已有许多仙人赶至,而位坐主位的王 母,则一一打量着接踵而来的仙人们。

待到人数到齐后,才缓缓的开口说道∶「相信各位皆收到本宫的令符,而迅 速赶往此地,如有不便之处敬请海涵。今夜急召诸位来此,实有一事相托,望众 人多加帮忙。」

细望众仙,才发现在场诸神,竟然清一色皆是花容月貌、风姿绰约的女仙, 不禁令人心猿意马,精神一振。

「九天玄女」问道∶「不知王母所指何事?」

「众人皆知,今日早朝上,玉帝曾说过将下凡应劫,因此本宫也希望众位仙 子下凡,帮助玉帝度过此劫。」

「太阴夫人」急忙说道∶「如此私自下凡,不但违反天条,况且……这次经 由王母指使,知法犯法更是罪加一等。」

「这事我也想过,但为了助玉帝能顺利完纳劫数,我……我也顾不了那么多 了!」

「碧霞元君」面容严肃,忧心忡忡的说∶「但是,这次如此大规模的集体下 凡,势必惊动天界,而定会派出天兵天将逮捕归案,恐怕尚未有任何作为前,已 被押回天庭治罪!」

「为了排除此一障碍,本宫希望诸位皆能转世投胎,藉由凡身相助玉帝度过 难关。」

「天后娘娘」面露疑色说道∶「如此一来,咱们的功力必定大打折扣,不知 尚存几许?另外,更无法短时间内在人海茫茫中,找出玉帝的肉胎凡身,何况是 消灾化劫呢?」

「所以在下凡前,须先纳气於天灵」泥丸宫「内,日后遇上转世玉帝时,必 能受他身上所残存的仙气相引,进而吸纳周天破宫而出。」

「嫦娥仙子」问道∶「各人功力深浅不一,岂不是进度有所不同?」

「转入凡身后,一切道行将潜藏体中,众人皆将从头来过,唯有功力修练至 一定境界,方始可取回本身法力,所以ㄚ头们可别想偷懒!」

「百花仙子」小声的说道∶「敢问王母娘娘,在场众仙们皆各司职守,若私 自下凡而怠忽职守,导致人间百姓坐息大乱,那将可好?」

「你们的手下仙子众多,人才济济,平时所学没有己身十分,也有个八分, 不会找些代理几日!」西天王母面显不悦的说。

「百草仙子」赶紧圆场说道∶「王母息怒,百花姊姊只是求好心切,不是有 意顶撞。」

「唉!我也太冲了,事关己身则乱!」王母也懊恼自己刚刚的反应。

「百果仙子」跟着问道∶「王母令符中提到,另外要咱们」天界九仙子「

各自带两名心腹前来,不知所为为何?「

「你们九仙子的功力着实没有」碧霞仙君「四人深厚,因此要你们多带两位 隶下所属仙子下凡,也许能有所助益!」

「好了!时间紧迫,咱们必须趁这黎明前的黑暗偷渡下凡。各位切记自己的 任务及身份,也期待人世间的再相逢,走吧!」

众女仙拨开青云,望向广阔的地面,各自取好一角后相偕跳下,不多时云雾 已愈合,恍似从未散开过。

************

南天门外,「玉皇大帝」伫立在前,身旁的「太白金星」正在报告众女私自 下凡之情形。只见玉帝越听越皱眉,直至最后,长叹一声∶「天意如此!天意如 此!」

「秉奏玉帝,王母娘娘率领女仙中的碧霞元君、天后娘娘、九天玄女、

太阴夫人及九仙子中的嫦娥、百花、百草、百果、百谷、百籁、百禽、百兽、百

虫仙子,尚有九仙子座下∶月阙、月阁、海棠、百合、荻荟、碧柳、紫菱、 青苹、金穗、玉粱、夜琴、华筝、彩鸾、丹凤、赤兔、银貂、燕蝶、灯蛾等仙子, 共三十二人私下凡尘。「

「唉!这次劫数实是无中生有,直待朕知悉后,欲阻止却已不及,看来还是 得走人间这一遭!」

这时昊光满布,仙气弥漫,祥瑞之霭充斥四方,原来是「三清天尊」与「西 天如来」同时到来了。

「相信玉帝已明了这次劫数的真象了!」

「本尊与佛祖研商多日,一直都悟不透此次天劫所指为何,直待日前有所突 破,却为时已晚矣!」

「天尊佛祖切莫自责,只怪朕命该有此劫。如今时辰将至,朕也该下凡去完 结天数,造就这」搜神「壮举了!」

************

「注一」一般人心目中的八仙,大概只局限於吕洞宾、铁李等俗说的八位 仙人吧!但在中国神话中,所传之八先并非专指此八人,而是为上、中、下三个 八仙团体。所谓上八仙乃指托塔天王李靖、二郎神杨戬、齐天大圣孙悟空、八臂 哪吒、华光天君、巨灵神、小沉香、净坛使者。中八仙则是平时所听的铁李、张 果老、吕洞宾、韩湘子、蓝采和、汉锺离、何仙姑、曹国舅。何谓下八仙?

木匠祖师鲁班、药王爷孙思邈、酒仙杜康、老郎神唐太宗、窑匠祖师蠡、算命

祖师东方朔、叫花祖师丹和剃头祖师罗祖。

「注二」西游记中,孙悟空助唐僧西天取经后,佛祖封他为「斗战胜佛」。

顺道一提,猪八戒也受封为「净坛使者」,据说凡是人间做佛事、献供品, 事后皆由他负责吃清喝净,故曰「净坛」。

「注三」「三清天尊」乃道教中的最高象徵,分别为「元始天尊」、「灵宝 天尊」、「道德天尊」;而其中的「道德天尊」即是我们常说的「太上老君」。

虽则同掌道教不分大小,但隐约仍以「元始天尊」为首,依序为「灵宝天尊」、 「道德天尊」。此项论点可由道家众仙所处之「三十六天」看出端倪;一天「大 罗天」为「元始天尊」府邸,二天「玉清境」也是其另一别苑,三天「上清境」

为「灵宝天尊」的辖地,四天「太清境」为「道德天尊」的仙府,如此一来, 便不难分辨谁较为尊。

「注四」「玉皇大帝」是中国最重要的一神,众所皆知玉帝俗姓为张,但却 不知其名为何,笔者为此翻阅许多古集、资料,只发现人们因他肚量宽大、能忍 能让,给予外号「张百忍」,而原本名讳实已难考。然而玉黄爷的称法也各地不 一,就举例以福建、台湾一带来说,就是人们所谓的「天公」。

「玉皇大帝」乃众神之王,掌管人、鬼、神三界,连佛教「西天如来」、道 教「三清天尊」也在其管辖内。当初佛教传入中国时,为了讨好民间大众,不得 不做此一改变,也因此而掳获民心,虽说非是绝对,但也是重要因素之一;这也 暗中透露出,中国百姓五千年来,君主帝制的根深蒂固,不得不另人省思。而真 正确立玉帝这神王之位的,要归功於吴承恩的「西游记」,尤其大闹天宫的这一 段,玉帝的调兵遗将,甚至最后佛祖的赶来护驾,发挥的淋漓尽致,深值人心, 相信大多数读者也是受此部小说影响吧!反观中国的道教却因排名上的疏忽,而 不获百姓青睐;道教中的主神有「三清」、「四御」,玉帝属「四御」之首,但 地位却在「三清」之下;而南北朝的陶弘景更将玉帝排在十名外,更是无法使民 众接受,就连文学地位仅次孔子的大学者──朱熹,也为此忿忿不平,大骂「悖 戾僭逆,莫此为甚」。

第一章苦尘倥偬飘零燕雏凤浮心寄若萍

第一回无妄之灾福兮祸倚

「绝谷空山玉女泉,深源滚滚出青莲,冲闻巨峡千年石,泻入成龙百 尺澜。

惊渡翻空蟾恍石,雄声震地鼓填然,翠华当日时游幸,几度临 流奏管弦。「

「玉女潭」在西中部的鱼塘峡上,其地两面高山夹涧,峥嵘直若刀削,四 面怪石狮蹲虎距,险要坠落。潭为长方形,广约半亩,绿波荡漾,水声轰鸣,百 尺狂澜,从半山飞泻而下,十分壮观。

相传隋文帝驻跸仁寿宫时,常在这里宴饮观涛;唐朝武则天临幸万年宫时, 也曾在此洗浴过。因此,自唐以来,很多诗人对此潭给予赞赏,吟咏不绝。

而位在潭岸北侧十里的麟游县,也因为玉女潭的影响,替它带来了不少的游 客。

夕阳西下,麟游县城西的「高升茶坊」里,挤满着听书的人潮,只见那说书 的凭藉着一张利嘴,口沫横飞,兴致所到之处随意比划一番,直把所有听众唬得 一愣一愣的,聚精会神的聆听。终於一句「未知如何,且待下回分解」,又将众 人从虚幻的国度,拉回了现实的世界。

这时台下轰然叫好,掌声不绝於耳;半晌后,人群才三三两两起身走出,嘴 中满是讨论适才的剧情,真教掌柜看得眉开眼笑。突然看见一个年纪约七、八岁 大的少年,鬼鬼祟祟的掂步走向门口,掌柜敢忙跨步上前,一把就拧住他的后颈 大骂∶「小鬼!又来偷听白戏,今天老子非教训你一顿不可!」

那少年吓得连忙挣扎四肢,极欲摆脱颈上的手掌,可是任凭他如何使劲,就 是无法挣脱,眼看掌柜的拳头便要落在少年身上;那少年突然神力顿生,一个翻 身,倒挂金勾般的踢向掌柜的鼻梁。

「哎呀!小……小杂种……你竟敢,阿财!阿……阿财!快来啊!」掌柜痛 得眼泪都流下了,吃力的喊着。

正在内室的小二,闻声赶紧出来,发现掌柜蹲在地上,双手住鼻子,血流 不止,连忙上前要搀扶。

「快!快……给我……抓住那小鬼!」掌桂的声音都含糊不清了。

转头望去,正有一个小孩匆匆忙忙的夺门而出,阿财二话不说的追了上去。

「小鬼,站住!妈的,你还跑!」

本来嘛!小孩怎会跑得赢大人,再加上路人看见有人在追逐一个状似乞丐的 少年,多半认为是少年偷取了那人什么东西;因此,立即有人出手帮忙围捕,少 年更是难以逃脱,不一会儿,便被抓住了。

阿财向众人道了谢,一手拧住少年脖子,一手拗住胳膊,将他押了回去。

「老板,这小鬼我抓回来了!」阿财邀功的喝道。

坐在位上的掌柜,正由另一名小二在包扎伤口,看见那少年被推了进来,不 由心中有气。

顺手抓起一旁的扫帚,上前便是卯起来没命的乱打,直到一口气喘不过来, 才稍稍休息。

可是刚才一顿使劲的痛打,又牵引起伤口的痛楚,不由又令他怒火中生,忿 忿的向一旁的两人道∶「你们二人给我好好的教训他!」说完便口中哀吟着,缓 步的走进内室休息。

等到掌柜进去,少年终於开口了。

「阿财哥!阿福哥!你……们饶了我吧!」少年苦苦哀求。

两个小二充耳不闻,像是为了讨好老板,也可能是利用他来出气般,每下都 使出全力,每拳都打向要害;不仅如此,而他俩还越打越兴奋,相户暗中较起劲 来!

可怜那少年,起初被掌柜毒打时,已皮开肉绽全身是伤,如今那堪两位小二 的再次摧残,没多久便白眼一翻,晕死过去。

正在兴头上的两人,看见少年已没有反应,也害怕弄出人命惹上官司;虽说 死了一个小乞丐没有人会追究,但人死在店里总是不吉利。想到这一环,连忙上 前察看,一探鼻息下,还好尚有一丝气息。

两人合力抬往后门,往外一丢,便不管他的死活。

少年这一昏迷,直到深夜下起大雨时,才幽幽的醒来;爬起身来,便是一阵 不停的呕血,加上全身的酸痛,忍不住呻吟出声。举目四望,知晓这是茶坊的后 巷后;仰头望天,藉由那倾盆的雨势,来冲刷脸上得乌血。

片刻后,才扶靠着屋墙,缓缓的离去。

************

麟游县城外的西方二里处,有着一片树林,林木苍翠劲拔,高耸参天。

林中北方有条清澈小溪,水深及膝,应该是西境内漆水河的一小支流;溪 旁十丈外有间木屋,屋前地上摆着许多瓶瓶罐罐、破锅旧铲,显见这户人家可能 是收旧货的。

这时林中突然跑出几个孩童,一同奔向这间木屋,由脸上所露出的表情,可 见众人十分紧张。

一进屋内,早已有数名小孩围在一张床边;床上所躺的,正是那遭「高升茶 坊」小二所殴打受伤的少年;而那少年此时正谈笑风生的和众人闲聊着,后面赶 至的孩童连忙上前出声询问∶「阿仁,听说你差点被人打死,到底怎么回事?」

「对啊!对啊!怎么你像没事人似的?」

「还有,地上这些血是怎么回事?」

小孩们七嘴八舌的问着,顿时令那位少年不知从何说起。

只见那床边的孩童中,突然站出一人,打断众人的问话∶「好啦!你们这样 吵个不停,教阿仁怎么说!」一个小女孩的声音说道。

待众人停声,名叫阿仁的少年,这时才心有馀悸的叙述着∶「前天我因为跑 到」黑心蔡「那偷听说书,一不小心被他逮到,下场当然是一顿痛打;谁知这次」 狗腿财「他们像跟我有仇似的,使尽全力的乱打,打到我都昏过去了,才把我丢 到后巷,等我拖着性命回来,还是不支倒地;幸好黑猴发现的早,才使我这条小 命,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

虽说事过境迁,阿仁如今回想起来,心中仍然馀悸犹存。

「没有啦!多亏了高大夫的妙手回春;还有阿彩出钱买了几帖药来给阿仁服 用,才会好得那么快啦!」绰号黑猴的少年不好意思的说道,并指了指刚才出声 的女童。

「这没什么啦!」阿彩脸也跟着红了。

「阿仁,不是我爱说你,幸亏这次是你运气好,倘若有个万一,不是连性命 都丢掉了!」后到的孩童中,一个叫阿基的叹气说道。

另一个女童跟着开口∶「对了,上次听我叔叔说过;城内的大善人家中缺少 一名陪伴少爷的书僮;而我们这群人中,就阿仁最认真也最好学,可是却没有机 会进学堂。不如,阿仁你就去应徵看看;一来有机会念书,二来也可三餐温饱, 不用像现在有一顿没一顿的,更比你捡那些破铜烂铁强多了!」

阿仁听到这,高兴的握住那女童的双手,兴奋的问道∶「小红!你说得都是 真的,没有骗我?」眼中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小红被他抓住双手,刹时粉脸通红,急急的挣脱开来,害羞的说道∶「对…

…对啦!我何时骗过你。「

「哈哈!那么阿仁我要恭喜你了!」阿基祝贺着说道。

「八字都还没一撇呢!」一旁的阿彩冷冷的看着小红,像是在嫉妒的样子。

「阿彩,难道你不替阿仁高兴吗?」黑猴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我当然替阿仁高兴,可是你们别忘了,城中的小孩除了咱们外,有 谁会主动和阿仁说话;不是那些大人禁止,便是那些小孩也瞧不起阿仁,还不时 联合起来欺负他,你说苏家会请他当书僮吗?」

这句话说中阿仁的痛处,使得原本欢欣鼓舞的他,心情瞬间跌落谷底。

而一旁的大夥,也不知如何安慰他;大家都沉默着,室内顿时安静下来。

「算了!船到桥头自然直。不要管它了!阿仁,不如说说你在茶坊听到的故 事,如何?」

从进门到现在,不曾发言的大志打破了僵局。

「对!对!赶快说吧!」剩下的一位少年龙仔,也在旁应喝着。

说到故事,阿仁整个人都振奋了起来。一扫先前的不快,娓娓的讲述着那天 在茶坊所听到的内容。

说到精彩处,也学人一阵比划,众孩童的心情也跟着随之起伏着。

「阿仁,那玉皇爷到底有没有找到王母娘娘?」阿彩缅怀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颜夫子说下回分解,看来我是没有机会再溜进去偷听了!」

「那只是传说中的故事,接下来就看说书的人怎么掰了!」大志解释着。

「有那么多天女要找,我看颜夫子可靠它吃终生了!哈哈!」黑猴打趣的说 道。

「不论如何。我一定要叫我爹带我去听!」龙仔一付向往的样子。

众人一看天色不晚了,寒暄了几句后,告别了阿仁,各自踏上回家的路途。

第二回求荣反辱绝处逢生

「下一位,一百七十二号王大贵!」一位家仆打扮的中年人,正在一座园林 香榭,小桥流水的花苑前,拉开嗓子的喊叫着。

原来今天正是素有麟游县内「大善人」美誉的苏立德为爱子徵求书僮的选拔 日子。本以为顶多只十来个人来应徵,没想到消息一发布,竟造成县内的轰动;

高达五六百人跃跃欲试,来竞争这唯一的名额;其中尚不乏有孩童的父母, 硬逼着自己的小孩来参选。就是说嘛!人都是往高处爬,何况苏家又是县内首富, 谁不希望和它沾上一点关系呢?

只见广大的庭园里,站满着等待面试的孩童,但却有更多的大人,站在其身 后陪伴着。有的孩童专心在翻阅书本,一旁的家人为其扇风纳凉着;也有的小孩 摇头晃脑,正在聆听着父母的面授机宜,希望能给考官一个良好印象。

而唯一例外的是,西边角落的一隅,有位身穿补丁多处,但却衣衫洁白的少 年,独自站在那儿沉思着。

「啊!阿仁你果然来了!」

一声惊呼,将少年从思绪中,拉回了周遭的事物;抬头一看,熟悉的面孔, 不就是阿基、大志和龙仔。

「你们也来啦!」阿仁似在荒凉无际的沙漠中,找到绿洲般的高兴。

「没有办法,我爹逼我来的!」阿基无奈的道。

一旁的两人也点点头,表示自己同样也是受逼迫而来。

「不过你放心,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不会和你争这个名额的。」龙仔补充着 说。

「其实我自己也没把握,更何况我的出身……如果有机会,你们还是应该试 试;特别是大志,你天资聪颖,比同龄小孩还要有见识,更是有可能夺冠……」

话还未说完,不远处已传来呼喊声了。

「龙仔!你死到哪去了,敢快回来准备啦!」

「大志!快轮到你了,快回来啊!」

「阿基!时间已经不多了,你还有心情乱跑!」

「阿仁不多说了,我们要走了,免得被家人唠叨。」

三人走后,阿仁又回复当初的孤独,虽说有同伴过来打气加油,但仍是心中 有所感慨;再加上受到旁人对一身穿着的指指点点,更是内心凄凉无助。

「嗯!早上我已用梅花易数推算过,站在这里是属大吉之位,但还是难免心 中的不安。算了,一切听天由命吧!」阿仁心想。

随着时光的消逝,传讯的门房终於喊道∶「四百二十八号,玉逸仁!」

怀着忐忑不已的心,阿仁步上那门前的阶梯,原本一蹴可成的台阶,竟是那 么样的举步维艰;看着一旁家仆不屑的眼神,着实是万分难受,真想打退堂鼓就 此离去。不知是个性使然,抑或自尊心作祟,阿仁还是跨越那座,与自己身份不 符的门槛,抱持着尽管遭受羞辱也要一试的决心。

进到厅中一看,才发现屋内摆设简单,只在中间设置三副座椅及茶,屋子 后方则有一幅绣上冬梅盛开的屏风,挡住了登入后堂之门;而在四周壁上,每根 梁柱间也挂满着字画,朴素中带有些许文风气息。很难令人联想到,城中首富家 中的旁厅,竟是如此的清新幽雅,丝毫不带任何富户人家的铜臭味道。

屋中的倚上坐着一位老人、二位中年人,三人一字排开的注视着阿仁,想来 必是此次的考官。位坐当中之老人首先发言∶「看你这身打扮,想必不是什么正 当人家子弟!为何还要报名参加,难道说想图个侥幸之心?」

阿仁像是早知有此一问,正色的道∶「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己 忧,也不改己乐。」

「喔!你藉颜回来比喻自己。」老人凌厉的眼神缓和许多,续道∶「看来你 胸中还有些墨水,同学龄的小孩中,你算是不错了!」

「韩愈」师说「中,曾提及」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在下只是侥幸接 触较多书籍罢了,若是在其他方面来讲,自己可要差人一截了。」听到老人的称 赞,阿仁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时,屏风后突然发出一声吼叫∶「放肆!今天是公子我徵书僮,不是拜老 师;你这哪里来的野小子,竟敢如此大言不惭,岂有此理!」

原来屏风后尚有一张座椅,苏家大公子苏冠忠,正坐在里边听着众多应徵者 的口试。将近半天的时光待在里边,又听着乏善可陈的回答,真是无聊极了!

若不是被父亲的强制逼留,早就偷跑出去花天酒地了。而刚才,正想打盹时, 却听到总管不同一般的问题,便暗中的留神聆听;谁知对方竟口出狂言的以师说 来比喻,顿时暴跳如雷!

「小子,你在胡说什么!吃了熊心豹胆呀!」

「还跟他罗嗦什么,来人啊!把这野乞丐给我撵出去!」

另外的两位中年人,早就看阿仁不爽了,藉此机会表现一番,也许可以提升 在少爷心中的地位。

居中的老人虽面有婉惜之色,但既已惹恼少爷,也不便再说什么,脸色和缓 的道∶「小兄弟,你请吧!」

突如其来的变化,不禁令阿仁呆了,直到听见老人下的逐客令,这才回神过 来。

看着已在身前待命的家仆,阿仁转身走了出去;听着身后众人幸灾乐祸的笑 声,倏地头也不回的加速跑出大门。

一路上,整个思绪,尽是回想刚刚自己的言行。

「我没错!我没错!我说的……唉!我错了,我比喻没错,可是引喻出处错 了;好像我要来教书似的,难怪苏公子如此生气。都要怪我一时疏忽,人果然褒 不得呀!」

这时耳中回响起方才的嘲笑声,脑中所符出的,皆是那些轻视的脸孔,阿仁 不禁步伐加快的跑了起来,想藉由快跑,来发泄心中的不满;那知反倒是想起多 年来所受的种种委屈,那遭遇到各种煎熬的童年往事历历在目,一切如走马灯般 的浮现眼前。

想着想着,秀气的脸旁禁不住情绪,流下两道不争气的泪来。

************

在城中东大街的底部,有家打铁铺,麟游县的各式铁器,几乎是出自此处, 而它也是唯一肯收购阿仁旧货的地方。

「马大叔,就这些了。」阿仁搬下推车上的旧货。

银货两讫,阿仁高兴的抓着辛苦赚来的血汗钱。

「什么!阿仁你辛苦个把月,才赚来这半两银子!」一旁的黑猴为他叫屈。

「半两银子已可以生活好几个月了!」阿仁感谢的道∶「对了黑猴,多谢你 帮我推来这些东西。」

「好兄弟说什么谢!」一顿,黑猴又婉惜道∶「不过,阿仁真可惜耶!

你没被选上。「

「算啦!一切随缘吧!」阿仁如今已看开了。

「是那位苏公子太会联想,不然你稳定录取。」黑猴还是心中不平。

这时其他的玩伴突然从远处跑来,打老远看见阿仁便挥手不已。

「阿仁,恭喜你了!」阿基率先跑到,边喘着大气边说。

「恭喜我?恭喜我什么?」看众人焦急的找着自己,阿仁有些莫名其妙。

随后而来的大志补充说道∶「城墙的布告栏上贴着公告,你被录取了,苏家 要请你去工作啦!」

「怎……怎么可能?」阿仁疑是听错,续问∶「别闹了,发生那件事后,苏 公子怎么可能会要我去当书僮?」

「不是要你去当苏冠忠的书僮啦!」小红难掩心中的喜悦。

「不是当书僮,那是做什么?」阿仁越听越迷糊了。

「嘻!是要你去当府内的杂役啦!」阿彩也插上一嘴,再解释的道∶「原本 应徵书僮失败的你,苏家破格的让你当上杂役,可见苏家有心招揽你呢!」

「阿仁,真有你的!能使苏家另外找名目留下你,真是不简单!」阿龙也恭 贺着。

「今后,你再也不用受人欺负了,有了苏家这个靠山,就算是府中的随从, 也要令人礼让三分!」阿基羡慕的说着。

「你赶快回家收拾好,待会便可向苏家报到。」大志提醒的道。

「这么快呀!」阿仁尚无法一时接受,犹豫的道∶「我还有一些琐事未处理 哩!」

阿彩一听,为之气结,微怒道∶「别人一听可进苏家大门,巴不得多生条腿 的快些进入,那像你这般的畏畏缩缩!」

黑猴听了也赞同的道∶「阿彩说的没错,你就快去准备吧!推车我拿去还就 可以了。」

看着这群自小相识的玩伴,如今皆衷心的关心着,真诚的祝福着,不由替自 己庆幸不已!

在回家的路上,望着由街道两旁所投注过来的目光,有嫉妒有羡慕,不禁令 人感叹世间的变换迅速;昨日还是个众人不耻的野孩子,今日却已成为人人称的 幸运儿。

不知是错觉还是真切,就连步出城门口时,守卫的士兵,竟也多了分礼让, 真教人感到苏家在此地,所受人重视的程度。

阿仁忖道∶「古人说的一点都没错,有道是」宁为富人犬,不为穷人子「, 这真是最佳写照。」

看着夕阳西坠的黄昏,有股令人呐喊的冲动,反覆激荡在心中。 [ 本帖最后由 zlyl 于 2011-6-13 22:24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