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淫浪小龙女之失身的真相

作者:shangyin

  話說歐陽峰終於尋到楊過,父子二人高興過後楊過方才想起身邊的姑姑。

  楊過道:「義父這位是過兒的姑姑——小龍女,在與您分開的這些日

子裡都

是姑姑她照顧我的。」

  又對小龍女道:「這位便是我的義父,也是我現在唯一的親人。」

  小龍女道:「小女子見過歐陽前輩。」

  歐陽峰這才仔細打量起自己兒子身邊的這位女子只見小龍女身著一席白衣,

雪膚滑嫩,玉鼻挺直,明亮的雙眼好像也迷濛著一層濕潤的霧氣,嬌艷的檀口發

出舒服的歎息,輕輕的吐出一口氣,芬芳馥郁,竟分辨不出是花香還是體香,體

態窈窕,風姿裊娜,天生的一副美人胚子,尤其一對挺俏的嬌乳,呼之欲出,看

的歐陽峰淫心大起。

  歐陽峰上前抓起小龍女的柔胰看似激動的說道:「多謝你代我照顧過兒。」

心裡卻是更加瘙癢,因為憑歐陽峰的多年經驗只覺的這雙手滑膩無比,用來撫慰

自己的雞巴那感覺絕對美妙。

  小龍女還是第一次被過兒以外的男人摸過只覺的歐陽峰的手粗壯有力,摸在

手上有種說不出的滋味,趕緊鬆手面帶微紅的來到過了的身邊,楊過只當她怕生

也沒在意。

  楊過道:「義父這段時日

過得可好?」

  歐陽峰道:「義父老了多活一天就是一天的福何來好壞之說,只是一直擔心

這一身武藝失傳,現在好了讓我遇見了你,只要把我畢生所學傳授與你我也就別

無它求了!」

  歐陽峰這樣說其實一半是出自真心另外是想借傳武之由想法把楊過支開,以

便實施他的姦淫計劃。

  楊過一聽道:「義父有何吩咐,孩兒一定聽從。」

  歐陽峰道:「那好咱父子倆散多聚少就借今日

我把我門的獨門絕學蛤蟆功傳

授與你也好了卻我一樁心事。」

  說到這歐陽峰又瞅了瞅小龍女道:「只是這是我門絕學不得有外人在雖然這

位龍姑娘對你有恩但還是要迴避下。」

  小龍女道:「晚輩就在此地等你二人。」

  歐陽峰道:「好吧,我與過了就去前方竹林練武,期間還請不要打擾」說著

伸手在小龍女身上點了兩下。

  楊過道:「義父這是為何?」

  歐陽峰道:「為了安全起見還望龍姑娘見諒。」

  小龍女道:「過兒你就隨他去吧這種穴道不多久我就可以運功衝開的。」

  楊過道:「那姑姑先作休息我與義父去去就來。」說著隨歐陽峰向遠處樹林

走去。

  他二人來到樹林歐陽峰道:「過兒你現在內力深厚但還需在體內好好調理一

下,我先把口訣傳授與你」說著便將蛤蟆功說與楊過聽。

  「過兒你可記住了?」

  「孩兒記住了。」

  「好,現在倒立於地上雙腳落地身體成拱形」

  「對就這樣,現在義父去尋一味藥引祝你調理內力在我回來之前保持這個姿

勢千萬不要動,不  然輕則筋脈錯亂武功全失,重則有生命之危你可要牢記。」

  「過兒知道了,義父你去吧。」

  「嗯。」說完歐陽峰便向遠處行去。

  其實歐陽峰並未走遠而是折道來到了小龍女所在的樹下,此時小龍女正在運

功充穴,一雙嬌乳隨著氣息的起伏而上下搖曳,香汗正順著額頭滑入脖頸,本來

就薄如輕紗的白衣此時更是緊貼在乳房上隱約還能看到兩點嫣紅,歐陽峰只覺得

胯下之物硬入鋼鐵,渾身燥熱,便慢慢的向小龍女身上撲去。

  突的小龍女只覺自己被一重物壓倒,又感到胸部被一隻有力的大手捉住肆意

的揉捏,本能的以為過兒偷偷跑來侵薄自己,便也伸手(穴道以衝開)抱住了身

上的「過兒」。

  「啊……過兒……你不好好練功跑來……幹嘛……」

  「嗯……你手法怎麼比以前……純熟了許多……」

  「是不是你義父剛教的呀……咯……咯……」

  「啊……啊……嗯……過兒……好厲害……」

  就在小龍女呻吟之際卻聽到另外一個聲音,「怎麼樣龍姑娘,老夫弄的舒服

吧。」說話的正是歐陽峰。

  「啊……」小龍女猛地睜開眼,出現在面前的竟是一張泛著淫光的老臉。

  「怎麼是你?」

  「呵呵……怎麼嫌老夫弄的不舒服麼?」說著歐陽峰大手又在小龍女的俏臀

上狠狠摸了一把。

  「你是過兒的義父你怎麼作出這種苟且之事,你這樣對的起他麼。」

  「既然是我兒子,他的東西難道我這個當爹的還不能用麼。」

  「無恥。」說著小龍女就欲起身於歐陽峰打鬥。

  「如果你為了過兒好,最好不要與我動手。」

  「你把過兒怎麼樣了?」

  「他正在練功的關鍵時刻若是因為這邊打鬥而分了心估計會有性命之憂。」

  「你……」

  歐陽峰看小龍女有些鬆動便軟聲說道:「龍姑娘你就依了我吧,老夫也沒多

少時日

可活了,姑娘確實姿色過人,看的我實在難受才出此下策,此地就你我二

人,做了也不會有人知道的。」

  小龍女想想也是他是過兒唯一的親人了,此地又無他人,就當替過兒盡孝吧,

再說他的手法確實高超,與之歡好應該會體會到別樣的滋味吧。

  於是小龍女便輕輕躺下,媚眼輕拋說道:「嗯……」

  歐陽峰乃色中高手,焉有不解之理,便再次撲到了小龍女身上,小龍女哆嗦

著被他抱住,吻在了一起。

  歐陽峰溫柔的口唇舔著小龍女的脖頸,傳送一種舒暢的感覺!小龍女心裡覺

得自己不該如此,無奈血肉之軀已成乾柴烈火,興奮難當,滿腦子只想著交歡,

她主動地緊擁住歐陽峰,撫摸著他的脊背。

  歐陽峰用舌尖撬開了小龍女的雙唇,將舌頭伸入小龍女口中,舔攪小龍女的

香舌,用力吸吮。右手抱著小龍女的頭,左手慢慢除去了小龍女的衣服。嘴巴往

下移動,親吻小龍女的脖子,再往下,看見一對雪白豐滿、圓滾挺拔的奶子!天

哪,這就是那對顫巍巍的嬌乳,歐陽峰一口咬住左邊的奶子,用力吸吮。當然,

他的手也沒有閒著,沿著光滑的纖腰往下,摸到兩塊碩大圓滾的肥臀。

  歐陽峰的嘴巴從小龍女的肚子滑了下來,直接用舌頭撥弄小龍女兩塊嫩紅的

陰唇!濃密烏黑的陰毛下面,藏著蜜穴!在歐陽峰的舌尖觸及小龍女陰唇的一剎

那,小龍女全身顫抖了一下。原來,楊過和小龍女行房時,從不舔她的陰戶,這

讓她體會到一種全新的感覺。

  「啊……歐陽前輩……你好會弄……呀……啊……好舒服呀……」

  「哦……好爽呀……」

  歐陽峰笑道:「想不到龍姑娘這麼騷呀,才舔了兩下就黃河氾濫了。」

  「啊……歐陽前輩……哦……你好壞呀……啊……龍兒好舒服呀……啊……」

  「呵呵小騷貨好戲還在後頭呢。」

  歐陽峰也忍耐不住了,起身一把抱起小龍女柔軟的身軀,快步靠近一樹旁一

處石台。小龍女上身仰躺在石台上,雙腿彎曲併攏,屁股伸出檯子的邊沿。歐陽

峰站在檯子前面,褪下自己的褲子,露出早已暴硬的雞巴,雙手分開小龍女的雙

腿,然後右手將向上翹的雞巴按下,對準小龍女下身裂縫的最底端,猛地向前戳

了過去,可惜雞巴沒能破門而入,而是向上滑了過去。原來小龍女心裡緊張,雙

唇緊閉,咬緊牙關,陰道括約肌也收縮得異常緊張。歐陽峰玩女無數,明白此理。

  他俯身下去親小龍女的香唇,雙手輕撫小龍女雪白肥碩的雙峰,對小龍女說

:「龍妹妹,別緊張,放鬆點。」

  果然,小龍女慢慢鬆開了咬緊的牙關,全身肌肉慢慢放鬆了。歐陽峰抓住這

個機會,扶著雞巴,對準洞口,腰板一挺,龜頭撐開屄眼,雞巴順利地捅進了半

截。這一戳讓小龍女出其不意,「啊……」了一聲,雙眉緊蹙,本能地又收縮陰

道的肌肉。

  歐陽峰明顯感覺到龜頭被下龍女的陰道夾得緊緊的,儘管還有半截雞巴露在

小龍女身體外邊,也不強行插入。他雙手慢慢撫摸小龍女光滑的肌膚,小龍女漸

漸放鬆了陰道肌肉,歐陽峰挺身將整個雞巴連根插入小龍女的陰道。小龍女美目

緊閉,摒住呼吸,面頰潮紅,鼻樑滲出汗珠,雙眉微蹙,一幅痛苦的表情。

  歐陽峰雞巴均勻地在小龍女體內抽插,此時小龍女陰道早已春水漣漣,潤滑

了雞巴,因此抽插起來非常順暢。

  漸漸的,小龍女擯棄了雜念,心靈空明,只感受著下體抽插帶來的快感。心

想,這根肉棒真長呀,每次進出時,它的龜頭總會摩擦到子宮口,而且還有很長

一段會伸入到子宮裡面,過兒的陽具很少能伸進子宮口,顯然現在自己下體中夾

著的這根長矛,比過兒的陽具長多了。小龍女想到此,悄悄地收緊陰道,微挺屁

股,迎合長矛的杵入。

  歐陽峰本來就詫異於小龍女陰道的緊括,此時感覺到自己的肉棒被越夾越緊,

自然明白小龍女的心意,因此心中大喜,當即提肛吸氣,兩淺一深,快速抽插。

  小龍女呼吸急促,快感強烈,無法自抑,口中「嚶嗯」的呻吟聲又響又急。

  突然,歐陽峰感覺小龍女的陰道猛地收緊隨即又鬆開,立即意識到這是女人

要噴陰精的前兆,於是快速一插一抽,再次快速插入,然後猛地把雞巴從陰道中

拔了出來,剎那間,小龍女身體顫抖,打了個冷戰,只聽見一聲「啊哦」長吭之

後,一股淫水從她屄眼急速噴出,濺在兩尺開外的歐陽峰身上。

  歐陽峰快步俯身向小龍女的屄眼親去,用舌尖撥動陰蒂,小龍女又是「啊」

叫一聲,又一股陰精飛奔而出,噴得歐陽峰滿臉汁水漣漣。小龍女便癱軟在了石

台之上。

  雖然小龍女已經爆發了高潮,但歐陽峰的慾火卻尚未宣。

  只僅僅過了片刻功夫,歐陽峰便再次提槍入穴,展開另一輪的進攻,他的動

作越來越激烈,他瘋狂地抽插、盡情地摧殘,以最大的距離來增加撞擊力,抽出

來插進去、插進去抽出來。

  連續幾十個回合之後,又縮短距離去急插猛抽,把春心蕩漾的小龍女插得是

暈頭轉向、嬌呼不止;而歐陽峰光潔結實的臀溝上,那一股股的條形肌肉不停地

抽動著,像頭發情的野獸般,拚命地往小龍女的秘處挺進。

  剛經歷過強烈刺激的小龍女,之前火辣辣的感覺還沒有下去,陰道裡便又掀

起了另一場狂風暴雨,神聖的花心再度遭受空前猛烈的撞擊,不斷加快的速度和

越來越狠的刺戮,讓她覺得歐陽峰的大肉棒就像一根灼熱的火柱,狂野地在她的

蜜洞裡燃燒、攪拌、翻轉和奔騰。

  只見小龍女嬌靨春潮乍現、兩腿在空中胡亂踢蹬,全身開始又一次的抽搐起

來,她既放蕩又淫冶地高聲叫床道:「噢,好癢……唔……嗯……啊……爽……

好爽!……我好脹……哎呀……喔……喔……噢……歐陽伯伯噢……好哥哥……

啊……噢……你……好棒喔!……啊……嗯……噢、噢……肏的龍兒的小穴好爽

呀……」

  小龍女發覺她體內的火焰越來越強烈、越來越深入,也越來越蔓延,燃燒著

她的小腹、貫穿她的全身!

  小龍女那欲情蕩漾、紅霞滿佈的嬌美容顏,此刻益加顯得嫵媚妖艷、惹人愛

憐,兩片濕潤的櫻唇上下打顫發抖,時而露出潔白的貝齒,吐氣嘶嘶,時而甩動

著鋪散在她背脊與肩膀上的那一蓬烏黑亮麗的長髮,雖是鬢髮淩亂飄揚,但反而

更增小龍女的風情萬種。

  「龍妹妹,我來讓你好好爽一回!」歐陽峰猛地抽出大肉棒。

  「喔——」小龍女頓時感到一陣空虛,迷茫地睜開了美麗帶有不食人間煙火

般濛濛霧氣的雙眼。

  歐陽峰淫笑著將她翻了個身,讓她趴在草地上。

  「我……我……好熱……」不等情慾正高漲的小龍女把話說完,歐陽峰猛地

從背後摟抱起小龍女的腰肢,讓她雪白粉嫩的香臀高高翹起,挺著粗長的肉棒一

插到底!

  「啊————」小龍女發出一聲如哭似泣的呻吟,整個嬌軀都被這一個猛擊

撞擊地向前一傾,一頭烏黑的長髮飛舞。

  歐陽峰一雙手死死扣住小龍女的腰肢不讓她躲避,然後將把全身的力量集中

在自己的腰部,從後面開始了一陣極為瘋狂的抽插。

  那撞擊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深,每一次撞擊都到達秘穴最深處的花心。

  「好痛!我不行了……不行了……」受不了這種背後式瘋狂抽插的小龍女不

由地哭叫起來,但是這種哭叫反而激起了歐陽峰更大的性慾。他更加瘋狂地抽動

著,幹的小龍女的哭叫聲、呻吟聲越來越大。在靜夜裡聽起來真是驚心動魄、蕩

氣迴腸。

  在遠處練功的楊過心裡突然閃過一絲不詳的預感,但此時卻無暇分心。

  就在楊過魂不守舍地加緊練功的時候,經過短暫痛苦的小龍女重新淹沒在欲

望之中,「嗯……哦……噢……喔……呼、呼……美死了!……啊……我的好哥

哥……噢……唔……哎呀……哥……哥……舒服……嗯……哼……啊……好舒服」

此時聖潔美麗的小龍女哪裡管他是淫賊還是楊過,只是忘情地叫喊起來,嬌喘噓

噓、哼哦不止,涓流難抑的蜜汁迎著肉棒奔湧而出,歐陽峰強烈地衝撞讓小龍女

全身的血液沸騰起來,她緊咬下唇,嬌靨泛起一種又羞怯、又舒暢的妖艷神色。

  小龍女的呻吟已經更大了:「啊呀!……我受……受不了了……哎呀……噢

……舒服……啊……唔……別……把我……插死……噢……唉……輕點……行嗎?

……嗚嗚……哥……哎呀……好……爽……喔……啊哈……唔……幹……死……

我了……啊……唔……」

  隨著歐陽峰那粗大無比的肉棒的不斷深入,隨著抽插的不斷加速,小龍女的

靈魂與肉體聆享著一陣陣不同的感受,她不由自主地爆發出一次比一次更激烈的

呻吟。

  「哎呀……我的好哥……哥……你……快把……我插……插死了……啊……

噢……」

  小龍女開始求饒,但歐陽峰越插越起勁,根本不管小龍女是否消受得了,他

像狂牛般的衝擊著小龍女,直到她渾身哆嗦、四肢顫慄,終於,已經大汗淋漓猶

如下雨的歐陽峰發出野獸般的嗥叫:「小騷貨,我來了!!!」

  他使出了最後的力氣,直朝花徑深處猛插下去!

  花瓣緊包肉棒、肉棒擠壓著花瓣,絲絲入扣、密不透風,一種強烈的刺激同

時襲擊著小龍女和歐陽峰。

  「嗤嗤嗤……」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射入小龍女的花心,小龍女的花心經此一

「燙」,頓時攀上了華山絕頂!兩人攤倒在草地之上。

  「小騷貨,哥哥的雞巴爽不爽?」歐陽峰意猶未盡的柔弄著小龍女的嬌乳問

道「哥哥……幹得龍兒太爽了,龍兒好……高興,哥哥……能不能不要走了,跟

我們在一起,也好讓我們盡下孝道。」

  「我看是讓我好好的盡下力吧。」歐陽峰淫邪道。

  「討厭拉……哥哥好壞就知道欺負龍兒。」

  「哈哈……那就叫聲爹爹聽聽。」說著歐陽峰又在小龍女的嬌乳上啃了兩口。

  小龍女嬌嗔到:「爹……爹……龍兒求爹爹留下來每日

奸弄龍兒的小穴……

龍兒求求爹……爹啦……啊……」

  「也好,我也捨不得如此美味的嬌乳呀。」

  「對了,過兒現在怎樣了?」

  「哎呀……只顧著品嚐美味了倒是把這傻小子忘了。」說著歐陽峰起身穿起

衣服,又取出一隻小瓶在小龍女蜜穴裡採了點蜜汁,便轉身向林中走去。

  「乖女兒,你先在這休息,我們爺倆還得繼續研究武藝,估計一時半會還完

不成,所以你就大膽的躺著吧,哈哈。」

  「壞爹……爹……就會取笑龍兒……」

  望著小龍女欲羞還迎的媚樣,歐陽峰差點又要與之大戰一場,趕緊向林中奔

去。

  看著歐陽峰遠去的身影小龍女心裡不知是個什麼滋味,按理說被歐陽峰姦淫

應該感到難過,但此時卻有說不出的高興,不可否認歐陽峰的技術確實高,就在

小龍女亂想之際突然旁邊樹叢中走出一人。

  「想不到看似冰清玉潔的龍姑娘竟會做出如此苟且之事,實在讓人驚訝呀。」

  「啊……尹志平你怎麼會在這?」

  「難道只須你們在這亂搞,不許我在這散步?」

  原來尹志平與其師兄就掌門之事發生口角尹志平一氣之下跑了出來胡亂溜躂

之際正好碰上了剛才的淫亂一幕,尹志平雖是位出家人卻正值年少之際雖知偷窺

不好卻也好奇又怕被歐陽峰發現殺了自己所以一直藏於矮草之中,待歐陽峰走後

方才出來。

  「……」小龍女一時無言以對「想你與那楊過雖為師徒卻做夫妻之事,已為

天下人不恥,今日

竟與其父也做這苟且之事,我一定要把今日

之事告與天下武林,

讓大家知道你們古墓派女子的真面目!」

  「尹少俠萬萬不可呀,我古墓派百年清譽可不能毀在我手呀,還望少俠手下

留情呀!」說著小龍女一下撲到了尹志平腳下雙手抱住尹志平的雙腿哀求道。

  突然感到腿部傳來陣陣酥軟之感,尹志平不免有些激動忙邊向後撤邊說道:

「男女授受不親,龍姑娘請自重!」

  原來尹志平出來說話之際小龍女只是把胸前的肚兜圍在身上並未穿其他衣物,

當她抱住尹志平雙腿時酥胸正好擠在了尹志平的雙腿之上,其中舒爽之感自當可

以想像。

  小龍女一看尹志平的窘態立馬明白了他還不知男女之事,當即想到了封口之

法,更加用力的抱住尹志平的雙腿用豐滿的酥胸左右摩擦。

  「尹公子……求尹公子高台貴手放小女子一碼,龍兒定當好……好……報答

……」說著將臉頰輕輕靠在尹志平的大腿根部慢慢磨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