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笑傲神雕1-9

笑傲神雕1-17

第一章 重出江湖

「重巒依渭水,碧峰插遙天。出紅扶嶺日,人碧貯巖煙。叠松朝若夜,復釉缺疑全。」當年唐太宗遊覽終南山,興致大發,提下千古名句,為後人傳頌。自古以來,終南山一直是詩人心中的聖地,無數文人墨客對她魂牽夢繞,恨不能終老於此。放眼望去,層巒疊嶂,雲蒸霞蔚,無處不透著上天的鬼斧神工。滿山的鳥鳴獸語,毒瘴沼氣,山路陡峭如鋒,卻又讓尋常人望而卻步,終南山因此披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只有那些身懷絕技的武林人士才有資格享受這個如詩如畫的人間仙境,所以民間傳說,多有世外高人隱居於此。

在這奇峻的山中,竟然有一處百花盛開的花圃,花圃的中央,是一片綠草如茵的空地。一個白衣女子正在舞劍,飄舞的秀髮,靈動的身姿,手中長劍挽起的朵朵劍花,更勝百花叢中的美景。忽然,白衣女子一劍沖天,在空中盤旋飛舞,長劍越舞越迅,漸漸的人與劍融合在一起,再也分不出人影劍影。忽的一聲清叱,倩影從劍花中衝出,飄然落地。她倒背長劍,俏立於草地之上,微微喘息,那是一張絕頂清麗的臉,如果不是親眼看到,絕對不會有人相信世上還有如此美麗的女子。白衣女子微微一笑,群芳也為之失色,此刻,她像天地間唯一的風景。

「過兒,我的劍法可有進步?」另一邊的一把籐椅上,靠著一個中年人,相貌堂堂,頗有宗師風範,一張滄桑的臉上刻著狂野不羈,細看之下,他少了一支手臂,卻絲毫不影響他的氣度,坐在那裡也是豪氣沖天。他微微一笑道:「沒想到姑姑的玉女神劍已經練到第九重,從此江湖上沒有幾個人是姑姑的對手了。」白衣女子臉色紅潤,看來也頗為高興,輕聲道:「過兒,你不是常說嗎,我們練武不是用來和人比高下的。」那男子哈哈一笑:「姑姑說得不錯,練武應該行俠仗義。如今雖然天下太平,我們習武之人卻不能停滯不前,永遠要追求武學的最高境界。」

原來此二人就是昔日名震江湖的神雕大俠楊過與小龍女夫婦。兩年前江湖紛爭一了,二人隨即退隱江湖,來到終南山古墓之中,終日賞峰練劍,過著神仙眷侶般的生活,離開了風塵的江湖,卻也清閒自在。楊過起身道:「姑姑,我的黯然銷魂掌在修煉到第九重的時候遇到了難關,再也不能提升,我想閉關修煉,待我出關之時,我的掌法定會功德圓滿。」小龍女道:「我們已經遠離了江湖紛爭,一定還要去提升武功嗎?」楊過道:「姑姑,你也是習武之人,應該知道我的處境,如果不突破這個難關,我是永遠不能安心的。」小龍女知道勉強不得,於是道:「過兒,這次閉關要多久呢?」「少則三月,多則一年。姑姑,在我閉關的時間,你要照顧好自己。」小龍女微微頷首,楊過起身緩緩走了過來,獨臂摟住小龍女的纖腰,在小龍女耳邊細語道:「姑姑,不論在任何時候,我都不能忘記對你的思念。」小龍女微微低下頭,靠在了楊過的肩上。

「姑姑,我又想了。」「你想什麼?」「我馬上就閉關了,春宵一刻……」「你壞!」沒等他說完,小龍女羞紅了臉,扭頭向古墓跑去。楊過縱聲一笑,追隨而去……

楊過閉關已經三天了,小龍女還像平常一樣,閒來練練功。她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從來不知道寂寞是什麼滋味,在涯底的十六年,她也是這樣過來的。可是今天卻有些不同,她像平常一樣在古墓中打坐,修煉玉女心經,卻有些心不在焉。兩年來,她和楊過形影不離,也盡情享受了夫妻之間的美妙。她覺得自己有了新的生命,是過去三十幾年從來不曾體驗過的。每次與楊過赤裸裸的纏在一起,任楊過在她的身上馳騁,那種與心愛的人身體接觸帶來的銷魂滋味,讓她快樂的想要哭泣,每次雲雨過後,她都香汗淋漓,幸福的趴在心愛的人身上。回想過去的光陰,像在虛度。現在她才知道,原來自己早就不習慣了沒有過兒的日子。

想著想著,小龍女渾身熱了起來,不自覺之間,她的雙手已經攀上了自己豐滿的乳房,要是過兒在就好了,她這樣想著,雙手卻不停的揉搓,過兒就是這樣做的啊,每次她都會感覺很舒服。漸漸的,她的呼吸變得粗重,一直手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向自己的襠部滑落,伸進去了……已經濕了,「啊……」她嘴巴微張,不自覺的呼了出來,碰到敏感地帶了……要是過兒在,他的那個大肉棍早就……小龍女只覺渾身無力,身體再也支持不住,仰躺在了床上,一手揉搓這乳房,另一之手放在胯下撫摸,淫水越來越多了,她再也忍不住,輕聲哼了起來……

忽然,古墓外一聲清脆的長嘯。小龍女一下從慾望中清醒了過來,她跳下床,整理了一下衣衫,出了古墓。擡眼望去,一條青色的身影從不遠處向古墓奔來,幾個起落,那人已經到了跟前。小龍女定睛一看,一個二十多歲,面如冠玉的青年立在她的面前。那青年也是眼前一亮,面前出現了一個天仙一般的女子,風姿卓越,面帶桃花,他不禁看的癡了,一時間竟然忘記了說話。

小龍女情慾剛剛褪去,臉色微紅,說不出的嬌憨美麗,見少年愣在那裡,暗暗好笑。不過內心馬上鎮定下來,輕聲道:「不知這位少俠到此有何貴幹?」青年意識到了自己剛才的失態,不禁滿面通紅,抱拳道:「前……前輩可是楊夫人?」心裡卻暗道:「我真是多此一問,這等風采的女子,天下怎會有第二人?」

小龍女微一錯愕,看來對方是有事前來:「正是,不知少俠高姓大名?」

那青年此時也恢復了鎮定,道:「在下左劍清,乃北俠郭靖的關門弟子,奉師父他老人家的命令,為西狂楊大俠和夫人送上中秋武林大會的請貼。」說著說著從懷裡掏出一個紅色的請柬,遞了上去。

小龍女不禁仔細看了左劍清一眼,沒想到他郭伯伯還收了一個關門弟子,不過可以看出此人資質奇佳,是個可塑之才。自己夫婦二人已經退隱,但是郭靖的邀請是不能不去的,過兒在閉關,看來只有自己代他去了。於是接過請貼,道:「左少俠古墓裡邊請,喝杯粗茶。」

「不了,我還要到全真教送請貼,請賢伉儷到時務必賞光。」

「那就不多留了,郭大俠夫婦可安好?」

「師父師娘很好,二位老人家還不時提起賢伉儷,師父這次發起武林大會,是因為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如今武林不是已經太平了嗎,還有什麼事能讓郭大俠親自出面。」

「夫人有所不知,如今魔教的勢力又有死灰復燃的跡象,傳言東方不敗重出江湖了。」

小龍女一愣,不解道:「東方不敗還活著麼?」

魔教的事情她也有所耳聞,不過那是發生在她在涯底的十六年之間,是楊過向她提及的,十年前魔教猖獗,教主東方不敗狂性好殺,在武林掀起了血雨腥風,正道處於一場浩劫,後來江湖上出現了一個叫做令狐沖的大俠,帶領群雄打敗了魔教,殺死了東方不敗,還娶了魔教的聖姑任盈盈,解散了魔教,挽救了這場浩劫。這令狐沖夫婦被江湖同道敬仰,與過兒和自己這對神雕大俠夫婦齊名。後來聽說他們夫婦也退隱山林,逍遙快活去了。

左劍清歎道:「楊夫人,這也是江湖上的傳說,這個東方不敗也許另有其人,不過魔教重新崛起,多次殘殺我江湖同道,卻是千真萬確的。現在魔教空前強盛,教主東方不敗武功奇高,手下左右護法,還有『一魔,二怪,三妖,四煞』,個個邪功高強,嗜殺成性,現在的江湖道消魔長。師父他老人家不得不聯手令狐大俠,發起這次武林大會,遲則正道危矣。」

小龍女道:「請轉告郭大俠,到時我自然會到場,少俠路上小心,恕不遠送了。」

「那就此告辭了,請夫人和楊大俠保重。」左劍清轉身向全真教奔去。他行在山路上,心中卻揮不去小龍女的身影,「真是聞名不如見面,這等人間絕色,如果讓我一親芳澤,就算是立即丟了性命也值,楊大俠真是有福……」想著想著,下體不自覺的堅硬起來……

小龍女看著手中的請柬,不禁有些為難。中秋還有半月就要到了,可過兒是萬萬不能出關的,要是強行出關,會自損十年功力。倒不是擔心過兒沒人護衛,閉關的那個地方及其隱秘,不會有人找到,可是這麼重要的事情,自己一個人能應付的來嗎?到了晚上,小龍女終於做出了決定,既然是過兒的妻子,就要替他分擔一切事情,看來只能自己再入江湖了。如果為正道做些事情,過兒出關也會高興的。看了一下地點,是襄陽城,在十日內應該可以趕到,明日出發吧。想到這裡,小龍女終於如釋重負,屏除雜念,在打坐中進入了夢鄉。

第二章 黑店

小龍女行到門口,還沒等下馬,一個小二已經迎了上來:「這位女客官,可是要住店,小店還有上等的客房。」小龍女下了馬,把韁繩交給小二道:「煩請小哥先餵了我的馬。」「客官請放心,裡邊請。」小龍女走進客棧,挑張乾淨的桌子做了下來,另一個小二迎了上來,笑道:「客官用點什麼,小店應有盡有。」小龍女只要了一個饅頭和一碗豆汁,小二應了一聲,吩咐去了。

這個小店很是清靜,只有小龍女一個客人,掌櫃的四十幾歲,站在櫃台後面,另外就是那兩個夥計了,想是地點偏僻,生意不好做,人丁也稀少了些。一會功夫,東西端了上來,小龍女一天沒有吃東西,用著倒也香甜。用完了晚餐,小二帶小龍女來到了樓上的一間客房,房間不大,卻也很是乾淨。

小二道:「客官還有什麼吩咐?」「沒有了,有事再煩勞小二哥。」

小二走後,小龍女和衣躺在了床上。雖然她武功高強,卻也有些旅途勞頓,於是閉目養神。忽然感覺到頭有點暈,竟然昏昏沈沈,「不對,怎麼會這樣?」,運氣之下,真氣有些滯怠,無法聚攏,「難道是豆汁裡有鬼?」這時她的頭越來越昏,竟產生了一種濃濃的睡意。她強打精神,運起玉女心經的心法,把真氣運行幾個小周天,體內漸漸恢復正常,真氣也暢通無阻,「果然有毒,難道是黑店?好險!」小龍女心中後怕,自己的江湖經驗太少,若不是武功高強,恐怕就著了道道。

這時門外隱隱傳來說話聲,一人怪笑道:「嘿嘿,又一隻肥羊到手了,現在藥力發作了吧,小娘們任我們擺佈了。」一人接道:「是啊,師弟,真是意外的收穫,沒想到在這種鬼地方還能碰到這麼美的娘們,堂主一定會重賞我們的,哈哈。」小龍女聽了大怒,正是那兩個店小二的聲音,果真是間黑店,不由感歎江湖險惡。

卻聽先前那人道:「別忙,這麼夠味道的娘們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只看看我都快忍不住了,我們先玩一下再送到堂口不遲啊。」「你真大膽,堂主要的女人你也敢碰,還是別惹事生非了,小心你的狗頭不保!」「有什麼關係,昨天那個美妞還不是正被劉老大干呢?」另一人似乎很不耐煩,道:「那是他色膽包天,你還是小心為妙,少囉嗦,我們還是先把她搬到密室裡去吧。」

說話間兩人已經來到了門外。聽了兩人的對話,小龍女十分惱火,本來想一舉把他們制住,但聽說還有密室,莫非還有其他的女子受害?於是改變了主意,索性假裝昏迷,去密室一探究竟。

這時門開了,兩人走了進來,其中一人走上前來,搖了搖小龍女的胳膊,「美人,起床了,哥哥帶你去舒服的地方,哈哈,果然睡過去了。」小龍女不敢睜開眼睛,不過聽聲音是比較好色的那個,「豈有此理,看一會兒怎麼收拾你。」另一人催促道:「動作快一點!」

先前一人俯身抱起小龍女,讓小龍女的雙手摟住自己的脖子,他的雙手攬起小龍女的雙腿,站起身來,跟在另一人的身後走了出去。那人把小龍女的臉與自己的臉貼在一起,小龍女豐滿的雙峰也緊貼著他的胸膛,那人抱的舒服,氣息也不禁變得粗重,「師兄,這娘們不僅美若天仙,身材竟也如此曼妙,我真是有福氣啊。」那師兄「哼」了一聲。小龍女很惱怒,自己竟然被這個淫賊這樣佔便宜,真想好好教訓他,不過小不忍則亂大謀,長時間的獨居早已磨練了她處變不驚的個性,她還是忍下了,繼續假裝昏迷。

沒走幾步路,那師弟已經暈忽忽了,懷裡抱著一個柔若無骨的美人,誘人的體香陣陣襲來,小龍女滑膩的臉頰貼著他的臉,他激動得竟有些顫抖。他喘著粗氣,雙手撫摸小龍女的大腿,故意移動身體,讓小龍女的雙峰在自己的身上來回滑動。

小龍女除了楊過還沒和其他的男人這麼親密接觸過(尹志平不算^_^),臉頓時變得通紅,幸虧是黑夜,否則早被二人識破了。那人的手向上移了移,放在了小龍女的渾圓的臀部上,不停的撫摸,小龍女羞辱交加,更要命的是,小龍女發現一個硬邦邦的東西隔衣頂上了自己的股溝,卻又無可奈何。

「嗯,好爽……」那人喘著粗氣。現在天氣炎熱,人們穿的衣衫很少,小龍女幾乎可以感覺到那東西火熱的溫度,隨著兩人前行,那東西不停的摩擦著她的股溝。在他的刺激下,小龍女渾身熾熱,羞辱的前行,她只能在心裡安慰自己,為了救人,這點羞辱是值得的。

過了一會兒,那人只用右手托住小龍女的屁股,空出左手,放在了小龍女的腰間,來回撫摸著,小龍女發覺那只火熱的手從自己的腰間向上移動,「難道這淫賊竟然要摸我的……?」小龍女很著急,卻又不敢動彈,否則會前功盡棄。終於,小龍女感覺到一隻大手攀上了自己堅挺的乳峰,不由惱怒,眉頭微皺,卻又不敢發出聲音。

那人隔衣撫摸小龍女傲人的乳房,只覺豐滿圓潤,彈性十足,歡喜得他骨頭都酥了,不時用指尖撥弄那可愛的乳頭,一捏一撥之間,乳頭竟然本能的硬了起來,他興奮得幾乎射了出來,卻不知小龍女此時羞辱難當,屈辱地前行。

在屈辱中小龍女覺得這條路似乎格外漫長,不過總還是有盡頭的。三人來到了一個不起眼的木門前,那師兄道:「師弟,把人放進去吧。」「等……等一等,嗯……」小龍女感覺那人用下身狠狠的戳了她股溝一下,把她抱的更緊了,接著他身體一陣戰慄,同時,那個硬東西也開始悸動,噴出火燙的液體,液體滲出薄衣,弄濕了小龍女的衣褲。小龍女大窘,那人喘著粗氣,雙手死死的抓著她的屁股,抖動了一會,終於舒爽的喘了口氣,放鬆了手臂。「他竟然……」小龍女再也忍受不了,閃電出手,點中了那人的穴位。前面那人只聽的「撲通」一聲,還沒等轉身,自己也「撲通」栽倒了。

小龍女整理了一下衣衫,臉上紅潮逐漸褪去,她望著前面的木門,「他們說的密室就是這裡了吧。咦,怎麼有人聲,好奇怪的聲音」。房間裡隱隱傳來女子的呻吟聲,似痛苦,似快樂。小龍女想探個究竟,用手指把旁邊窗戶上的紙戳了一個洞,把頭湊過去一看,房間裡亮著燈,一張床上,一對赤裸的男女纏在一起,男人伏在女人身上,屁股不停的扭動,而那銷魂的呻吟,正是那個女人發出的。小龍女幾時見過這種香艷的場面,趕緊扭過頭去,羞紅了臉。

平復了一下心情,小龍女有些為難,那個男人,正是這間店的掌櫃,也就是那個劉老大了,那個女子顯然就是剛才他們說的被害的女子了,沒想到已經被這個淫賊侮辱,人她一定要救,可是這種場面,讓她怎麼去救呢,難道讓他侮辱她到結束嗎,更不行。

正想間,屋內的聲音更大了,似乎在給她出難題,男人陣陣低吼,夾雜著「啪啪」的肉體撞擊聲,女人的叫聲更大了,「啊……嗯……」不絕於耳,小龍女極為尷尬,剛才被那賊子佔了些便宜,心中還有些激盪,聽了這淫聲浪語,呼吸不由變得急促,一陣微風吹過,小龍女感覺下體有些涼颼颼的,把手伸進衣服一摸,竟已經是濕漉漉一片了,心知剛才那淫賊挑逗時,自己身體竟然也有反映,不禁暗暗自責。

忽然,聲音沒有了,似乎一切結束了。又過了一會,裡面傳來穿衣服的聲音,那劉老大笑道:「美人,大爺是日月神教玄武堂的副堂主『鐵臂蒼龍』劉正,以後跟著大爺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哈哈……」小龍女暗道:「原來是魔教的人,看來他們真是壞事做盡,不得不除啊。」裡面又傳來女人啜泣的聲音,劉正又道:「大爺先出去了,我會把門鎖上,你別想跑啊,跑不掉的,我要去光顧今天那個絕色美人,別被那兩個小子佔了先,哈哈!」

劉正笑嘻嘻的開門走出來,剛想回頭鎖門,忽然覺得腰間一麻,便動彈不得。一個白衣美人從他背後轉了出來,正是小龍女,這時他也看到了地上躺著的兩個人,臉上頓時變色,道:「女俠饒命,小人……小人有眼不識泰山。」小龍女見他這麼怕死,心中很是鄙夷,「啪啪……」煽了他幾記耳光,喝道:「淫賊,殺了你怕髒了我的手,你給我聽著,神雕大俠快要重出江湖了,決不能讓你們這些魔教宵小猖狂無忌,你們趁早改過自新,再繼續作惡,下次我碰到你就不會饒了你了。」劉正錯愕道:「怪不得,姑奶奶是小龍女吧,我不敢再作惡了,多謝龍女俠饒命。」小龍女駢指疾出,封了他的啞穴。

小龍女看似冷若冰霜,卻天性善良,她也知道這種人是不會輕易改過的,只是不忍心殺人,只能出言恐嚇他一下,她的獨門點穴手法,能封住敵人的穴位五個時辰。此地不宜久留,得趕緊把人救走。她走進房內,看見一個三十幾歲的婦人在床上嚇得瑟瑟發抖,此時已經穿上了衣服,看得出是一個很有風韻的美人。小龍女歎了口氣,魔教真是罪大惡極,不知殘害了多少良家婦女。小龍女柔聲道:「夫人,別怕,我是來救你的,跟我走吧,我們要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那婦人此時也明白過來,心中無限委屈,忍不住放聲哭了出來。

小龍女憤怒的踢了三個賊子幾腳,把他們拖到柴房裡,兩人回到客房,取了包袱,心知這是一個賊窟,不易久留,於是牽馬準備離開,美婦人不會騎馬,小龍女牽了自己的白馬,與她共乘一騎,二人星夜上路,順著大道,向暮色蒼茫中奔去……

第三章 俠女會

夜黑風高,二人一騎在漆黑的官道上疾馳,「篤篤」的馬蹄聲在夜裡特別刺耳,還好一路上荒無人煙。那美婦人折騰了一夜,似乎累了,居然渾然不顧一路顛簸,在小龍女的懷裡睡著了,小龍女搖頭苦笑,強打精神扶住婦人的腰部,以免她跌落下去,繼續前行。

東方已現魚肚白,此時馬的速度也逐漸慢了下來,緩緩行在河邊,兩人的頭髮和眉梢也沾滿了露水,陣陣清爽的晨風拂面二來,婦人似乎感覺到了這清新的晨意,悠悠醒了過來。小龍女帶著笑意,低頭道:「夫人昨夜睡得可好?」那婦人回頭望著小龍女,見小龍女的手還扶在自己的腰上,臉上出現一陣紅暈,幽幽道:「多謝女俠大恩,賤妾無以為報,還要勞煩女俠照顧,女俠見笑了,我身已被賊子玷汙,再也無顏苟活在世上,讓我下去投河,也算一了百了。」

小龍女看著婦人,想到自己也曾失身於全真教弟子,知道真相後也是痛不欲生,雖然時間久遠,痛楚很淡了,可是想到此節心裡還是隱隱作痛,不由有了同病相憐之感,柔聲勸到:「夫人,我們都是命苦的女人,受到這種磨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要是一心尋短見,只是於事無補,還會讓那些賊子更囂張,我們要堅強的活下去,與那些惡人抗爭到底。小女子也曾有過這樣的經歷,也曾痛不欲生,但是熬了過來,現在已經完全放開,你看我現在不是活得很好嗎?」婦人驚愕得張大了嘴:「女俠你也曾……?」小龍女點點頭,歎口氣道:「不錯,我所受的侮辱比起夫人不曾少了,我都可以,夫人又何苦呢?」

婦人若有所思,低下頭,良久,歎道:「同是天涯淪落人,有了女俠一番話,賤妾怎會再尋短見,倒是苦了妹妹你了。」小龍女微笑道:「也許應該叫姐姐才是。」婦人奇道:「賤妾已經三十有二,女俠不過二十幾歲的年紀,怎會是賤妾的姐姐?」小龍女道:「我修煉的武功有駐顏之效,我已虛度了三十八個春秋了。」婦人一臉的驚佩之色:「姐姐神功了得,讓小妹好生羨慕。」小龍女笑而不語。

為婦人解開了心結,小龍女頗為高興,雖然依然淡定,但那張冷若冰霜的秀面上也有了些許笑容。一路上二人甚是投機,平時話不多的小龍女與婦人竟有些相見恨晚之意。婦人最初還心有抑鬱,到後來已經一掃而光,看來也不是尋常的小女子。

婦人告訴了小龍女她的身世,原來婦人名叫楊曼娘,父親是江南揚州神拳門掌門人楊鐵杉,她自幼也習些防身武藝,神拳門是小門小派,小龍女本對江湖瞭解不深,更不曾聽說過這個門派,不過還是學人說了些「久仰大名」之類的話。曼娘十八歲的時候,嫁給了開封的一個李姓商賈,轉眼十四年,也未曾回過揚州老家。不幸三月前,丈夫得了絕症,不出三日就撒手人寰了,公公婆婆年老體弱,經不起喪子之痛,不久也雙雙亡故。曼娘成親多年未有子女,孑然一身,為一家人料理完後事,遣散了家丁奴婢,變賣了房產,就回揚州投奔娘家,沒想到在路上誤入魔教的窩點,慘遭侮辱,若不是小龍女救了她,真不知道還要受多少折磨。小龍女也簡單說了一下自己的身份,告訴曼娘自己要去襄陽參加武林大會,曼娘不是江湖中人,倒未曾聽說過小龍女的名頭,只知道她是一個很有名的女俠。

曼娘要去揚州,需要借路襄陽,二人正好同路,一路上以姐妹相稱。晌午十分,二人來到一處山間,見到一簾瀑布,下面潭水清澈見底,二人一路風塵,又見四處無人,都有意洗下身體,開始小龍女有些羞赧,在曼娘的勸說下也逐漸放開,兩人互相把風洗了身子,換了一身的乾淨衣服,頓覺疲勞一掃而去。

二人繼續向襄陽方向行進,到了傍晚十分,來到了大道上,看見路上的旅人越來越多,知道前面就有大的城鎮了,小龍女發現,行人中有很多武林人物,看來都是去英雄大會的,武林中已經有很多年沒有這樣的盛況了。

果然,不久就看到前面有一座城鎮,城門上書有三個斗大的金字「餘杭鎮」。小龍女道:「曼娘,今天我們就在這裡歇息一晚吧。」曼娘道:「聽姐姐吩咐。」於是二人緩緩行了進去。

果然是座繁華的城鎮,進得城,就聽見嘈雜的鬧市聲音,有小販的吆喝聲,有打鐵的「咚咚」聲,還有牲畜的嘶叫聲,熱鬧非凡,再仔細看去,道路寬闊,街上的人熙熙攘攘,雖然已到黃昏,仍然是車水馬龍,一片繁榮景象。二人在野外行了一天一夜的路,見到這種景象,曼娘喜上眉梢,小龍女倒是有些不習慣這種場景,二人牽著馬緩緩前行,行了一會,小龍女指著前面,道:「曼娘,那有間客棧,我們進去看看如何?」

這家客棧叫「福臨客棧」,二人在門口站定,一個小二跑出來招呼道:「客官裡邊坐,請問客官幾位?」曼娘道:「沒長眼睛嗎,這裡不是兩位姑奶奶嗎?」小龍女暗笑,沒想到曼娘的性情這麼潑辣,一定是做老闆娘養成的習慣。那小二見是兩位大美人,早就呆了,更不敢說什麼,只有唯唯諾諾,帶二人把馬匹安頓好了。二人要了一間上房,在後樓,進了房間,見到裡面很是乾淨舒適,兩人都很高興,歇息了一會,感覺很餓了,就去前樓吃東西。

這座酒樓規模不小,兩層樓有幾十張桌子,幾乎都坐滿了人,很是熱鬧,看來生意十分興隆。兩人好容易在角落處找到了一張空閒的桌子坐下,要了幾個小菜,慢慢品嚐。

小龍女放眼望去,食客都是些三教九流的人物,其中也不乏武林中人。坐在附近窗口的兩個人引起了小龍女的注意,這是一對青年男女,女的一襲杏黃色的衣衫,二十幾歲的年紀,一望便知是名門之秀,不僅美若天仙,體態也豐盈可人,看起來雍容典雅,儀態萬千。再看那個男的相貌也是不凡,三十歲上下,一身青色長袍,玉樹臨風,神情中更有一種灑脫之感。

小龍女心中微動:「好一對壁人。」正看間,那個女子目光也向這邊飄來,接觸到小龍女的目光,稍一詫異,隨即微笑致意,小龍女也向她點頭微笑了一下,隨即收回目光,心中暗道:「難道這就是俠名聞天下的令狐沖夫婦,只是這種風采,也令人心折。」曼娘正吃的興起,見小龍女發呆,叫道:「姐姐快吃啊,一會都涼了。」小龍女微微一笑,也繼續用餐。

半晌,那黃衫女子走了過來,小龍女擡起頭,見她蓮步輕移,面帶微笑,如出水的芙蓉,無限嬌美,讓女人看了都要憐惜。那女子來到二人桌前,向小龍女一抱拳,輕啟皓齒:「小妹有理了,這位可是龍女俠?」小龍女連忙起身還禮道:「正是小女子,想必姑娘是任女俠了?」那女子微一驚訝:「龍姑娘怎麼識得我?」小龍女微笑道:「只是見到賢伉儷的風采,猜測而已。」那女子笑道:「過獎了,在神雕俠侶的威名之下,我們夫婦又算得了什麼,不知可否一坐?」「榮幸之至,令狐大俠也過來坐吧。」曼娘連忙起身招呼小兒添兩副碗筷。那女子向窗邊喊道:「沖哥,你過來坐。」

原來這對夫婦就是令狐沖與任盈盈,他們也是趕往襄陽參加武林大會,恰好路過此地,不期碰到了小龍女,雖然素未謀面,但二人一眼就認出了小龍女,實是小龍女這樣的人物,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人了。令狐沖夫婦威震北方,楊過夫婦享譽江南,雖然沒有交往,但是彼此都神交已久,這麼好的結交機會當然不能錯過。

小龍女把曼娘介紹給他們夫婦,四人一桌,盈盈與小龍女都十分仰慕對方,盈盈更是滔滔不絕,小龍女話少,只是淡淡微笑著聽盈盈講些江湖上的事跡,反倒是有些冷落了令狐沖和曼娘。等到吃完,要上樓休息了,兩人竟有些依依不捨,遂相約一路結伴,同上襄陽。

小龍女和曼娘進了房間,曼娘慵懶地說:「你們說的江湖上的事情,我都聽不懂,不過我倒是對那個令狐先生有些興趣。」小龍女莞爾道:「令狐大俠是近年江湖上最有名的俠客,我和盈盈還挺投緣的,聽她說些江湖上近年發生的事情,我也長了見識。」曼娘已經躺到了床上,道:「我可不管這些,姐姐,今天趕了一天的路,好累啊,我們現在就休息吧。」小龍女應了一聲,脫鞋上床。

床上只有一床被子,二人脫了外衣,肩並肩躺著,累了一天,真正躺到床上卻又沒有了睡意,於是兩人聊了起來,曼娘生性活潑,給小龍女講了一些市井笑話,逗小龍女開心,其中不乏一些男女之事,講得小龍女雙頰緋紅,但知曼娘素來粗枝大葉,又羞於插嘴,只能默默聽著。

講了一會兒,曼娘抱住小龍女道:「姐姐,你也累了,曼娘給你揉揉背好不好?」小龍女身體確實很疲乏,但心中又有些不忍,道:「妹妹,你也顛簸了一天了,還是休息吧。」曼娘道:「這種事情又不累,姐姐就好好享受吧。」小龍女見推辭不得,只得應允。

小龍女伏在榻上,下頜墊了枕頭,曼娘騎在了小龍女的腰上,雙手為小龍女按肩部。時值夏日,兩人的身上都只穿了一層薄紗般的衣服,曼娘使出渾身解數,在小龍女的肩背捏捏揉揉,過了一盞茶的功夫,竟捏的小龍女像散了骨頭般,很是舒服。

此時曼娘卻已經累得滿身是汗,小龍女也感覺到了她潮熱的身體,心中感動,道:「妹妹,可以了,你也歇歇吧。」曼娘笑道:「好姐姐,這才剛開始啊,舒服的還在後面呢,我那短命老公最喜歡的就是我這份手藝了。」說完眼圈不禁紅了,小龍女知道她又想起了傷心事,連忙安慰。曼娘一笑到:「沒什麼,生死有命,我都想開了,哦,太熱了,瞧我這汗出的,我們把衣服都脫了吧。」說著動手脫了自己的外衣,身上只著褻衣褻褲。

小龍女也有些熱,翻過身來一瞧曼娘的樣子,雙頰一紅,她從來沒有在旁人面前脫過衣服,縱使對方是個相熟女子,不禁有些猶豫。曼娘看出了小龍女的心思,嫣然一笑,道:「怕什麼,大家都是女人,我幫你脫。」小龍女慌張道:「不……還是我自己來吧。」曼娘見小龍女在嬌羞中脫去了外衣,也只剩下褻衣褻褲,露出光滑雪白的手臂和大腿,不禁讚道:「沒想到姐姐的肌膚這麼完美。」小龍女不知道說什麼,只好又伏在榻上。

曼娘嘻嘻一笑,又騎上了小龍女的纖腰,雙手撫摸著小龍女赤裸的光滑的脊背。兩人肌膚相觸,曼娘圓潤的大腿蹭著小龍女兩肋,小龍女從腰上可以感覺到曼娘下體緊要部位的熱氣,心中不禁狂跳,但是想來也許自己太過避世,這種接觸在曼娘看來應該習以為常了,自己也要習慣,只能閉著雙眼,努力平靜心情,但是在曼娘有力的雙手作用下,不禁有點呼吸急促。

過了一會,曼娘又道:「還是好熱,我把衣服都脫了吧。」起身脫去了褻衣褲,又坐回小龍女腰間,小龍女感覺到曼娘肥美的屁股緊貼著自己的身體,清楚的分辨出曼娘的毛髮蹭著自己的肌膚,心中不禁一顫,暗想:「曼娘也太粗枝大葉了,這樣總不太好啊。」卻又無奈,正想間,感到曼娘的身子前傾,兩堆柔軟的肉球貼在了自己的背上,並不斷磨蹭,耳邊響起曼娘溫柔的聲音:「好姐姐,你把內衣也脫了吧,像我這樣多舒服。」小龍女顫聲道:「還是……不要了,有點奇奇怪怪的。」「大家都是女人,怕什麼,來,我來幫你,我會讓姐姐你更舒服的。」小龍女正不知如何應對,曼娘已經翻過了小龍女的身子,扯下了她的肚兜和褻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