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十三姨系列之西域淫狮五

版主评語: 色城版主        
                        读文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
读文后 可以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支持作者的同时也可以得到奖励;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2015年12月22日

发表于SexInSex
本站首发
字数:5601

                 五

  如此这般的干干停停,竟然已是黄昏十分。不知不觉,十三姨已经被两人玩弄了整整一天。睁开朦胧的双眼,十三姨只觉得下身无比的酥麻肿胀,小穴和屁眼处早已经是泥泞一片。两条腿竟然一时之间合不拢。起身看一下四周,只见自己浑身赤裸的趟在一堆干稻草上,身旁一左一右两个黑不溜秋的硕壮身体,也是一丝不挂,两条巨蛇一般的鸡巴,软塌塌的吊在龙叔和汉叔的体下,上边沾满了干涸的白色的淫液。

    两人睡的十分的深沉,根本不觉察十三姨已经醒来,汉叔嘴里的哈喇子,正汩汩的从嘴里流到身下的衣服上。十三姨看了看,无比嫌恶的从汉叔身下把衣服抽了出来,嘴里喃喃道:“这老鬼,睡觉都这么讨厌,这件裙子可是正宗的美国货贵的很呢。”汉叔懒懒的翻了个身,一条鸡巴不巧刚好落到了十三姨的一只玉手之中,感受着十三姨小手上的冰凉细腻,鸡巴竟然硬了少许。十三姨啐了他一口,手竟然没有舍得挪开,反而更加握的紧了,汉叔也情不自禁的嗯了一声,表示舒服。一双手不知不觉的却是攀上了十三姨的一对雪白肥乳,两手揉搓摸弄起来,好不畅快。

    十三姨心中暗骂:死老鬼,难道在做什么春梦么?折腾了人家一下午,睡着了还有这等心思。

    另一半的龙叔确实老实的很,只是一只手自顾的握着自己的一根长屌,还不时的撸弄几下。竟然也渐渐的硬了起来。

    十三姨怕两人醒来后,不放过自己,于是,轻手轻脚的起身,在破败的小屋中找了盆清水,自顾的清洗起来。一整天的盘肠大战,自然在十三姨的小穴中灌入了不少的精液,只是也太多了些。十三姨蹲下后,小穴稍松,只觉得一股热流汹涌而出,浅白色的液体便如尿液一般流了出来。如同刚刚高潮时喷出的潮水一样,竟然让十三姨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

    “这两个死鬼,没想到竟然出了这么多水,真不知道他们哪里来这么多的存货,难道真的是几年都没有碰过女人了吗?”

    想起一天的旖旎风光,十三姨下体竟然有了快感,伸出右手的两个指头,在嘴里舔了一下,便插入了自己的小穴之中。

    一方面能让小穴里的精液排的更快更干净些,另一方面也能让自己稍微放松一下。

    许久之后,终于处理干净,十三姨也得到了一个小小的高潮,于是起身穿衣,
把头发重新整理了一下。

    收拾妥当,十三姨再也不顾两人还在酣睡,一人一脚给踢了起来。两人蓦然受惊,莽撞的表情,不禁让十三姨娇笑连连。

    “你们两个老鬼,痛快了一天,现在总到了实践诺言的时候了吧?宝芝林的地契呢?”十三姨媚眼横扫,在两人胯下转了个来回。

    “十三姨,地契这么重要的东西,我们当然不会傻到每天都带在身上,”汉叔用手抹了抹嘴边的哈喇子,“我们放在了一个隐秘的地方,今天怕是给不了你了。”

    “先把你们这丑陋的东西收起来,衣服穿好了。”十三姨如何不知地契并没有在两人身上?,“那明天,你们去把地契取了回来交给我。”

    “什么叫丑陋的东西?”汉叔不服气的把大鸡吧在手里摇了摇,“刚刚是谁一个劲的说要的?现在痛快完了,倒说起我们的宝贝丑陋了?”

    十三姨的眼睛被那根如巨蛇般的大屌晃的眼晕,也无心再在这个问题上和他们纠缠,说道:“哼,算我说错了话,飞鸿这几天就到,我不想被他知道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明天下午,我在这里等你们,你们一定要把东西带来。”

    两人交头接耳的合计了一下,反正便宜也赚到了,更不想让黄飞鸿知道这事,
也就点了点头,说:“好,明天还是这个时候,你来这里等我们。”

    十三姨倒是惊讶于他们的痛快,并且没有提出进一步的非分要求,稍微愣了一下,旋即放松道:“你们也算是说到做到,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记住,明天这个时间,不要失约。”说完,转身就离开。

    十三姨走后,两人对视良久,然后不约而同的齐声淫笑,“哈,这下可真是有的玩了。”

    回到宝芝林,已经是日

落时分,里里外外安静的很,这异国他乡的居处,并不如广东宝芝林那么热闹。除了三三两两的病人的呻吟,竟然一点别的声响都没有。牙擦苏和鬼脚七都还没有回来,想来这一趟也是路途遥远。十三姨突然觉得无比的寂寥,在路上,至少还有鬼脚七可以调情浪荡,如今,空空的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端的是无比的冷清。

    十三姨收拾妥当,悻悻的一人睡下,白天的一通折腾,让她很快便沉睡过去。

    一夜无话,只是那无尽春梦却无约而至,扰的十三姨即便在梦中,也是唏嘘不已。

    翌日

清晨,当太阳第一缕阳光温暖的照射在十三姨雪白的胴体上时,被角上干涸的淫液也适时的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十三姨睁开双眼,下意识的用手抚摸了几下自己丰满圆润的巨乳,这如樱桃般的奶头竟然兀自的挺立着,惹的十三姨自己也讪笑不已,“这对坏东西,天天被一些死鬼老男人玩弄的,竟然也是如此的敏感。”想完,十三姨起身下床,开始梳洗打扮,要尽早把宝芝林的地契拿回来,免得夜长梦多。

    但等的一切都收拾妥当,已经将近中午,却仍然不见牙擦苏和鬼脚七回来。“按照阿苏的意思,这一来一去也用不了这么长的时间,会不会出了什么问题?”十三姨心下怀疑,但转念一想,“哎,我真是多虑了,阿苏在这里呆了这么久,地头应该很熟悉了,再加上阿七鬼灵精怪的,还有一身好武艺,按理也不会惹大的乱子出来,或许是镇上的华工商会事务繁多,耽误了也说不定,我还是尽快去把宝芝林的地契取了回来,了了这桩事情才好。再说,他俩人不在,也不用挖空心思的找借口出去了。”

    想到此处,十三姨便放下心境,安心的出了门去。

    一路无话,轻车熟路,十三姨又来到了昨日

相约的地点。奇怪的是,汉叔和龙叔并没有来。“难道这俩个老东西今天要失约了?”十三姨心里不禁着急起来,“如果他们今天真的还不给我地契,那可如何是好?飞鸿也马上要到了,到时候又有的阿苏受了。还有,事情的关键是昨天又被俩个老东西给玩了一整个下午,三洞齐开,如果地契拿不到手,飞鸿要追查起来,这事情难免会被发现……”十三姨越想越是心惊,越想越是着急,心下烦乱,自然的是要拿眼前的凳子出气,便抬起脚来,狠狠的踹了两脚。十三姨不是鬼脚七,更不是黄飞鸿,凳子自然不会怕她,反倒做起怪来,十三姨一个不稳当,将自己绊倒,摔到了草堆上。算是十三姨背运,今天穿了真丝的旗袍,后尾处堪堪被凳子夹住,这一跤摔下来,生生的把旗袍两边的开缝撕了开来,只听得“撕拉”一声,直是撕到了胯部。
    “呀!该死!”十三姨暗暗骂了一声,发现破损的边缘已经没有可能弄好,“还好,丝袜没有破,这可是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美利坚货,搞破了就麻烦了。”十三姨稍微安心了一点,“可这旗袍怎么办呀?”

    十三姨低头躬身在细细的检查丝袜,撕开的裙摆自然的被向上拉起,本来已经到了胯部的开口更加的打开,浑然不觉穿着丝袜的肥大圆臀大半已经露了出来,本来就不长的旗袍,后摆已经提到了大腿根部。隐隐约约的竟然能看到,十三姨没有穿亵裤!

    十三姨心无旁骛的认真检查丝袜,却是完全不知道身后已经有一团黑影在悄无声息的靠近,目标便是那高高翘起的,肥圆无比的大屁股!

    只见那黑影越来越近,黑影之中陡然伸出一条黝黑的巨棒,棒头处青筋暴起,
不明的液体散发出油亮的光泽。两只布满老茧的脏手猛然掀起十三姨旗袍的后摆,分开肥硕的两瓣屁股,只听得十三姨“呀!”的一声,那黑棒竟然带同丝袜,一起戳进了十三姨尚未湿透的小穴当中!

    这一冲力量颇大,十三姨抵挡不住,几要向前扑倒,慌乱中两手向后一抓,紧紧拉住了那双在自己屁股上频频作怪的大手,怒声道:“死老鬼,嗯……你这是干什么……哦……快……快……放开我……”那背后的黑影并不做声,只是一味的狂插猛干,十几下操(淫色淫色4567q.c0M)下来,十三姨的小穴当中竟然也分泌出咕咕的淫水。
  “听到没有!……嗯……哦……你快停下……不要……这么猛……人家都……站不住了……啊……求你……停一下……”十三姨声音渐渐由惊怒转成呻吟,“呀……嗯……停下……丝袜磨得……磨得……好酸……受不了了……老东西……你快停下……呀……要来了……要来了……”十三姨抵挡不住如此猛烈的攻势,抽插没有多少回合,已经败下阵来,只觉得花心一酥,一股阴精依然喷了出来,双腿一软,几欲倒在地上。

  亏得背后的大手及时的抓住她的胳膊,人影一蹲,捞起了十三姨的一双玉腿,微一用力,生生的把十三姨从地上抱了起来。十三姨此时已经全然没有力量反抗,嘴中不断求饶,两眼迷离,等到睁开双眼,不由得大吃一惊,“你们……嗯……啊……你们怎么在这里?”她眼前,汉叔和龙叔两人正一丝不挂,两手交叉胸前,笑嘻嘻的看着被举到半空中,操(淫色淫色4567q.c0M)到脱力的十三姨,两条老棒子也集体在向她行礼。
  “嘿嘿,十三小骚货,我们怎么不能在这里?昨天不是约好了今天过来给你地契吗?”龙叔淫笑的说道,“如果你不希望我们两个老家伙在这里坏你好事,我们就走了……”龙叔跟汉叔使个眼色,两人直直的要穿上衣服,假装离开。
  如果是在平时,十三姨断然不会担心两人真的要走,不过会冷冷的看着他们,等两人自觉地回来。但如今,一根粗长无比的肉棍还在自己已经高潮的小穴中飞快的进出,如何还能冷静思考?“嗯……不要……不要走……我……我不是……那个意思……”十三姨气喘吁吁,“我身后……身后……这人……是谁……呀……顶到子宫了……”“哈哈……”两人齐声大笑,“怎么样?喜欢吗?”十三姨还要开口再问,身后那人却是猛的把她的上身放低,让她的身体几乎和自己形成九十度的直角,胯下却依然动力不减,汉叔和龙叔与身后那人好像有默契一般,迅速向前两步,龙叔将自己的大家伙,直直的顶入了十三姨的樱桃小口之中,汉叔也拉过十三姨的双手,按在自己的巨根之上,让十三姨有地方支撑。

  “你……唔……”后边的话被龙叔的鸡巴直接操(淫色淫色4567q.c0M)了回去,耸动屁股,也在十三姨的嘴里抽插了起来。

  如此一来,十三姨连说话的机会也没有,只能任人鱼肉,间或的从鼻孔中喷出“哦……哦……嗯……嗯”来表示心中的不满。

  就这样大概干了二十多分钟的样子,龙叔汉叔两人有说有笑,轮流将自己的肉棒送给十三姨品尝,而身后那人却一直一言不发,只知道埋头苦干,似乎一点要射的迹象也没有。而十三姨已经被三人折磨的出了四五次的高潮,身下的丝袜早已湿漉漉的泥泞一片,在阳光下,溢出的淫水也闪闪发光。

    体力再好,长时间保持高难度的动作也难免有所不支,身后的人动作有所减慢慢慢停了下来,而十三姨早已经四肢无力,如同一摊烂泥,如不是三个男人的支撑,早已摔到地上。

  龙叔似乎体会到了那人的意思,径直在草堆上躺下,笑着对其他两人说道,“来,咱们换个姿势,让我也重温一下十三小骚货的蜜洞。”三人轻松的换了姿势,但身后人似乎还是不愿意放弃已经占领了许久的淫洞,竟然不肯退出。
  “也好,让我换个口味,你且不要活动,把十三姨翻个身就好。”龙叔讪讪说道。

  那黑影还是不肯答话,只是默默的把十三姨转了个身,随即身体放低,蹲了下来。龙叔挺起长枪就要刺入十三姨的后门,无奈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好似有东西堵住了去路。细看之下,才发现十三姨今天穿了一条极薄的透明类似皮肤样的“裤子”,“这是什么鬼东西?我说操(淫色淫色4567q.c0M)不进去,原来是你作怪。”龙叔并不知道丝袜这个东西,其实他们三人也都不认识。身后人由于刚刚偷袭过猛,只连同丝袜一起操(淫色淫色4567q.c0M)了进去,也顾不得分辨,而龙叔汉叔两人根本就没有发觉。“这东西很好,摸上去滑溜的紧,很是好看。”汉叔有机会近距离观察,一边爱不释手的摸摸索索,一边感叹道。

  “赶快把这东西拿开,老子才不管滑溜不滑溜,现在只想狠狠的操(淫色淫色4567q.c0M)这娘们过瘾。”龙叔破不耐烦,“把屁股这里给老子搞个洞洞出来。”汉叔嘿嘿一笑,两根手指探入十三姨屁股之间,只稍稍用力,听得“撕拉”一声,已经撕开了一个大洞。“这裤子不怎么结实”汉叔说道。

  这一切,全都被全身无力的十三姨听到了耳朵里面,无奈实在没有力气阻止,也只能听天由人,任他们胡弄,只是这新款的丝袜,着实有些可惜了。

  十三姨心里还在疼这条丝袜,但觉得臀门一紧,一根粗长火热的鸡巴侵入了自己的身体。“唔……”十三姨轻哼一声,算是回应。大量的淫水早已布满了菊花,自然没有大的阻碍,甚至也不觉得如何疼痛,反倒是有一种久违的充实的感觉。本来早已经麻木的小穴,竟然又有了丝丝的快感,如同复活了一般。

  龙叔开始慢慢的抽插,那黑影也慢慢重新开动,两人动作都不是很大,似乎要给十三姨一点休息和恢复的时间,毕竟没有人愿意操(淫色淫色4567q.c0M)一具没有任何响应的尸体。
  几分钟过后,十三姨渐渐恢复了力气,精神也好了起来,等她睁开眼睛一看,不由惊叫一声,“呀”又差一点晕了过去。伏在自己丰满性感身躯上的是怎样一个人呀,或者说根本就不像一个人。

    这人皮肤黝黑但身体强壮到了极点,头上散乱的盘着一条脏兮兮的长辫,说是长辫,其实已经十分稀疏,如果不是用一根草绳编住,估计早已散了开来,头顶上却光秃秃的,只有几根稀疏的黄色毛发。一张奇丑无比的脸,老鼠眼,蛤蟆嘴,满嘴的黄牙也稀缺不全,这人还驼背的厉害,上身躬到几乎成了直角,只见那油腻的汗水不断的从他额头滴落,落到自己洁白光滑的身体上,奶子上,甚至还有几滴被甩到了自己的脸上。而自己的双手竟然还牢牢的抱住了这人的脖子。竟然还被这人干到了数次的高潮!

    那人看见十三姨睁开了双眼怔怔的看着自己,害羞一样的笑了一笑,那笑容真的恶心至极,鼻孔的鼻毛适时的探了出来,好像要争先恐后的与她打招呼一般。但他却始终不曾停止过下身的耸动和抽插,只是温柔了许多。

    十三姨也顾不得自己还被俩个男人前后夹攻,也顾不得还略感酥麻的小穴,拿下了手,狠狠的抽了这奇丑无比男人一巴掌。

  只听“啪”的一声,在场的四人都倏然停了下来,屋子里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时间如同静止了一样。

    龙叔汉叔两人也都睁大了眼睛,不知所以,那挨了巴掌的丑男也怔住了。
  只犹豫了数秒,只听那丑人怒喝一声,竟然把十三姨抬了起来,龙叔的鸡巴也应声而落。保持这样的姿势,男人狠狠的操(淫色淫色4567q.c0M)了起来,以极快的速度,无比的力量操(淫色淫色4567q.c0M)了起来,好像要复仇般,次次将自己的长枪全根刺入,没有一点怜悯,没有一点仁慈。两人形成了一个极其怪异的姿势,如同一个反方向的“F”形。
  十三姨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蒙了。直等隔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嘴里情不自禁的发出哼叫,“啊……不要……停下来……嗯……哦……太快了……哦……要死了……求你……哦……对不起……”十三姨语无伦次,丑男人听而不闻,仿佛这样依然平复不了自己的怒火。他一边快速的干着,一边慢慢的向屋外走去。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lamour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为白洁疯狂的人 金币 +220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为白洁疯狂的人 原创 +1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为白洁疯狂的人 威望 +1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