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朋友的妻阿芳

我上了朋友妻(朋友的妻阿芳)

来源于sis


  今天闲来无事,去朋友的公司闲侃,到了他们那里只有朋友的妻「阿芳」一人在办公室,交谈中芳告诉我「阿进」去了签合同了,不在,于是闲聊了起来。
  先介绍下我朋友妻——芳,芳是个很有味道的女人,身高1。65胸很挺,高挑的身材,让人看了总想和他P一下,我和他们是十多年的朋友了,从中学一直到现在,前年我结婚,今年进和芳也结婚了,所以大家都都很熟悉,一起创业 ,共同起步,现在大家都各有小成。

  最近我和进在一起聊天室,大家对,对方的老婆都很感兴趣,进和我都有感觉到,可能是和自己老婆在一起太久了,夫妻做爱的感觉没太多激情,而且在无意的交谈中感觉他老婆芳,对我很感兴趣,于是大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交换妻子一起干。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总想着找机会和自己老婆谈下,可我一直都未找到机会,和老婆说这事,我想我老婆那里是很难行得通的。

  那天「进」对我说:「要我俩谁有机会就先上,大家可别认真哦!」

  所以总想着自己先下手为强,但对于自己老婆我直到现在也没敢提。

  离题了,回归正传。

  今天和芳闲聊中得知,「进」去了外地,要两天后才回来,最近天气冷了,「芳」说他们小区今天停电,停水,没地方洗澡,问我家方便吗?我老婆在不在,想去我家洗个澡。我告诉她可以,下班后,我们在家里等她。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其实我老婆今天也到外地下乡演出去了,对了,忘了介绍我老婆,我老婆叫「茜」,学舞蹈的,身材样貌那是一级棒,直至今天都没要小孩就是为了保持身材。

  到了5点多,门了铃响了,从可视门镜中看到芳,披肩长发,身穿一套黑色的连衣裙,手中拿着一个纸袋,我想里面一定放着那些换洗的内衣裤。

  我打开了房门,芳一进门就问我:「哎,老张,你家茜呢,去那了?」
  「哦,刚刚团里来电话,说今天省里来了领导要带他们下乡演出,刚刚才出门,要明后天才能回来。」

  「哦!那我在你家洗澡不方便吧!!!」(其实芳也是个很保守的女人)
  我答到:「都老熟人了,你还怕我把你吃了呀,打个电话告诉进,看进放不放心我呀,你告诉他在我这里洗澡,看进醋不醋呵呵!」

  (其实我才不怕,那怕她真打电话我就告诉「进」,今天我要先搞你老婆了,呵呵……)

  芳答道:「我是怕你家茜醋呀,我俩孤男寡女茜要知道还不气死了。呵呵呵……」

  「没事的,我老婆可没那样小心眼,再说是你呀,要是别人,她可能会。好了我把水都调好了,你可以尽情享受了,哈哈哈……」

  「芳」笑着回答我,「你可不要偷看哦,不过看了也白看,我那有你家茜身材好呀!(其家芳的咪咪比我老婆大一号)」

  我在客厅打开电视,电视里放着一部外国大片,我故意把电视音响开得很大,但我人已走到了洗手间门口。听到里面有水流声,我想芳正在脱衣服,于是轻轻打开门洗手间门隙。

  哇!好美的身材,一双挺挺的双乳冲击着我的眼球,我下面不听使唤的顶了起来。

  芳这时并未发现我正在偷看她,接着她走进了浴盆,在水的冲击下,两只奶不停地贱出了水花,她把冲水头放到了她的下身不停的冲着,可能是水温和水的冲击使她有了感觉,只见芳闭上了眼睛,用下唇咬住了上唇,不停的让冲水龙头,冲击着下面。

  我明显感觉得到今天,我有戏……

  我故大声的说道:「阿芳水温还行吧,要不要我帮你换下电热水器。」
  「芳」像被惊醒般一下睁开了眼,「哦,不……不……不要了,挺好的。」眼神向门口飘了一眼。

  我身体一挺抽身离开了门口,走到客厅沙发上看起了电视,此时我正测划着我的第一步计划——「酒」。

  我来到酒柜前开了瓶红酒,拿了两个怀子坐到沙发前,装做没事一样慢慢品了起来。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阿芳上身上穿着一件白色衬衣,下穿一条白色直桶西裤看上去很清秀,可能是头发还没干的原因,几滴水滴滴在了上衣上,立刻把上衣湿湿的贴在了阿芳的乳罩上,两个双峰挺挺逼人,很是诱惑。

  「坐下喝怀酒吧。」我说道。

  「哦,你还挺有情调的嘛,一个人还喝点红酒!平时是不是茜陪你喝呀?」
  「那里呀,你来没什么饮料,所以上点红酒呀。」

  阿「芳」座了下来,我立刻为他满满的加了一怀红酒,两人海阔天空的聊了起来。

  看着芳慢慢红起的脸夹,我知道时机到了。聊着,聊着我把话题带到了性上……

  「阿芳,你知道现在很多城市中有换妻俱乐部吗?现在很多时尚人群都加入了,听说很剌激哦!有时间约着阿进,和茜茜一起去参加呀!」

  (阿芳并未感觉到惊呀,这是出乎我意料的)

  「我才不去,都是些不认识的人没什么感觉,在说茜茜会同意吗?她不和你离婚才怪。」

  我说:「那里呀,我家茜可没那么保守。」

  「我才不信呢,要是茜敢去,我也敢去,让你们这些臭男人都戴绿帽。」
  我故意说道:「那里呀,有我们在旁边那不算,哈哈哈……」

  阿芳好像聊开了一样,问道:「我听茜说你这人挺烦的,每次都把茜搞得挺累是吗?」

  (这里说明一下,本人对性特强,从认识我老婆到现在几呼每天都和老婆做爱,因我老婆是学舞蹈的身体很软,好多高难动作都玩过,一般都是老婆受不了我才会停下)

  「茜这都告诉你呀?她回来我可要好好问问她。」此时我咪着眼笑了笑。
  「你和进在一起还不是总提我们,你们这些臭男人都一样,别以为我不知道。」

  我笑了笑并未回答,表示默认了。

  「听进说你那里比较紧是吗?」我故意色咪咪的看了下她的下身。

  阿芳像是被我挑逗开了,「去你的,死阿进什么都乱讲!」

  此时我胆也大了起了,弟弟已把内裤顶的受不了,头脑中总出现阿芳那迷人的奶头和光光的下身。

  我走阿芳旁边座了下来,一下拉住了她的手,「阿芳给我一次好吗?我真的很想和你有一次。」

  此时阿芳像被我吓到了一样,「别这样,你喝多了,茜一会就回来了,别这样,别这样……」一边说一边把我往外推,身体往后挪直顶到沙背上。

  这时我那里还管这些,心想都到这一步了,强奸也要把她干了。

  我一只手已从芳的领口插下,直接摸到了我久违法以久的人妻乳房。是的,芳的奶子比我老婆的要大一些,以至于我一只手无法全部捏住。

  芳还在挣扎不停的叫着,「不要,不要。」我立刻吻了上去,当我慢到芳的耳朵时,芳不感觉反应不是那样强烈了。

  这时我强硬的把芳翻了过来,我两只手已可以同时捏往芳的双乳。我使劲的捏着芳的那双奶子,痛得她直对我说:「轻点,轻点,求你轻点好吗?」

  这时的我那里还听得进去,我用下巴顶住芳的脖后劲,芳像只母狗一样爬在沙发上,我上半身全压着她让她动弹不得。其实芳现在以没能力低抗我了。
  芳不停的叫着,「别这样,别这样。」从声音里可以听出她的叫声越来越小。

  我的小弟直接顶着她的圆圆的屁股,可以感觉到芳屁股热热的。

  这时我左手还在捏着她的左奶子,用右手快速解开裤子皮带,一下把外裤脱到了小腿下。这时一条白色的三角裤剌激着我的眼球,我的小弟此时比正常要大出两倍多了,大脑和小弟有一种充血的感觉。

  但我并未直接进入她小穴,我用右从她三角裤一侧摸进,天啊!我还以为她小便失禁了,她的小穴全是流出的淫水。

  我立刻把她的三角裤两侧捏在一起用力向上提,此时三角裤以变成了丁字裤,我一提一放,一提一放,芳在那咬着嘴唇小声的哼着,「啊……啊……啊……」

  她越是叫我越中兴奋,我一把把她的三角裤拉下,直接就用三指、十指、中指、无名指,直通到她的小穴里。

  「啊……」芳这时痛得大叫了一声。

  平时和老婆做爱时,我也常常摸她的小穴,但方法不一样,我先会摸摸外阴,等有了淫水再一指进入,后两指。当然老婆的水也会越来越多。但对于芳,我实在无法控制自己,一下就进入了三指。

  我不停的在芳的小穴里前后抽动,淫水也随着我的抽动一直的往外流。我再也控制不了我自己了,脱下裤子用小弟一下就顶了芳的小穴里。

  我的右手此时满手都是芳B里流出的淫水,很滑很滑。我下面一直用力的顶着芳的小穴,发出大力的响声,「啪啪啪……啪啪啪……啪……」一秒钟至少进入三次的频率。

  「芳」这时小声地说着:「轻点,小声点,让人听到了,轻点好吗,邻居们都听到了。」

  我一边捅着她的小B一边说道:「不怕,这里是12楼,没事,没事的。」
  我两手不停的揉着芳的奶子,因右手满是芳流出的淫水,以至于把「芳」的奶子摸得湿湿的。此时她的咪咪又挺又硬,加之有淫水的润滑把两只奶子漠得均匀透亮,两个粉红的奶头像两颗早晨滴水的樱桃。看着芳完美的身材,看着她完美的表现及配合,听着芳不时发出的淫叫声,我简直疯狂了。

  小弟在她的小穴里不住地膨胀,我更加卖力了,不断从她后面从复的进入,力量一次大过一次,而芳这时也放荡得声音越来越大,而我每次的进入并未全在她阴道里,而是完全抽出再次进入,这种感觉相信大家是可以感觉到的,那感觉真的太美妙了。而此时「芳」的小穴以充分发挥出他的能量太滑了,淫水真的很多,我无法想像一个女人面对着偷情,强奸会表现的如此放荡。我想她和「进」可能从未达到如此高潮吧。

  我一边闭着眼一边感觉着一次次的插入带给我的美感与剌激我更加疯狂,用力插着她的小穴,实然芳大叫一声,「啊!」

  我只感觉自己的小弟让什么东西紧紧的夹往了,那种感觉像是被一团火辣辣东西完全的包围着,很烫但很爽,只有那一秒,我但我完成可以感觉到那一秒真实,那一秒让我直至现我都回味无穷。好了,不卖关子的我只是想把当时的感觉清楚的告诉大家!

  「芳」大叫一声,几乎是用尽了吃奶的力气,转过身一掌把我推开,然后像一次受了伤的小羊羔,光着身子跑到沙发旁,蹲在那里,双手摸着下身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指责着我,「你怎可以这样,你是不是人呀,55555……」
  我有些害怕的轻轻走到她旁边小声的问:「怎么了?」

  可是她只是低着头并不正眼看我,一边鸣鸣的哭着,「不要你管,你是不是变态呀!怎么可以这样?」

  我一头雾水,正为着那一秒的快感而感觉到兴奋,怎会说我变态呢,我实在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用手轻轻的扶了下芳的肩,「对不起呀,我早想和你在一起做一次,但苦于你是进的妻子,我们又是朋友,哎!都是我的错,下次不敢了,你原谅我好吗?」

  我一边说着一边向芳表示着我违心的歉意!「都是因为你太美了,我们又多喝了两怀,你想?面对着这样一个美女有几个男人不犯错呀,对不?」

  「芳」一下打开了我手,「滚!你说些什么呀,你捅到我那里了。」说着「扑」一声笑了起来!

  啊!原来刚刚芳过于兴奋下面淫水多,而淫水又有润滑作用,而我又喜欢把小弟完全拔出再进入,当我刚刚把小弟拔出时,由于过于兴奋,一下插错了地方,把我的小弟在芳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强行把小弟完全插入了「芳」的肛门里。所以才捅得「芳」一下就蹲在了那里。

  「对不起,对不起。」我连说几个不起,我笑着说道:「怎会这样,失误,失误,失误呀,都怪我,但你刚刚也太兴奋了,不是吗?你B里流出的水太多了,我都快爽得上天了,闭着眼才会出现这样的失误,还痛吗?」我问道,「来,让我看下。」

  「我才不让看,滚远点,就你会说话,今天的事要让进和茜茜知道了,看你怎么办?」说着芳对我看了一眼,起身一拐一捌的走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
  「听茜茜说我还不信,你真的挺能搞的,真的挺烦,是不是每次都把茜茜搞得死去活来呀?」

  「哪里,哪里,今天特兴奋,所以才会这样,主要是你让我感觉今天特好!」我笑着答道。

  「就你嘴甜,茜茜就是这样让你骗到手的吧?」

  「你是不是常和茜茜这样做呀,我们进从没这样做过?」

  「哦!那你可以把你的第一次给了我,是吗?」

  「去你的,就你最坏!你和茜常肛交吗?」

  其实我也从未和老婆这样做过,但出于对芳的戒心我只好一口代过,「是呀。」

  「那茜第一次是不是也这样?」

  我无法回答了,只是一口气答道,「是呀!第一次嘛,都差不多,呵呵。」
  「哎!别老提茜茜行吗?现在是我俩在一起呀!」

  「来让我看下你的小B现在怎样了?」

  「别来了,我下面挺疼的,真的。」

  「让我看下,我看看需要处理下吗?」

  芳转过身又双身撑在沙发上,爬了下去,圆圆的屁股和粉红的小穴展现在我眼前。刚刚一切都太急燥了,以至于我从没好好看看芳的小B,粉红的薄薄的两小片肉,包裹着那小肉点,而下面的小洞成菊花型,这应是传说中的菊花B了,很难得一见的,「进」这小子可有福了,让他遇到这样的小B,难怪刚刚我那样爽呢!

  而刚刚我误入的肛门此时可以看到,在肛门处有一小块血,一定是刚刚太用力把她的肛门撕裂了。

  此时看到芳的小B又挑起我性欲,小弟马上有了反应,我一边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芳」圆圆的屁股,来回的挤压着她的小B,一边说着:「还痛吗?」
  芳没回答,只是闭着眼,呼吸越来越急促。

  我并未急时进入,一边挑逗着芳,「好美的小B呀,我想你想了好久了,今天终于让我满足了。」

  我的手指慢慢挤压着芳的外阴,不时间轻轻两指进入他的小穴里,「芳」闭着眼随着我手指的抽动,呼吸,身体都我配合着抽动着。

  我感觉大脑及小弟的充血量让我有窒息的感觉,真的太兴奋。我不住在芳B里不断而快速的插着她的小B,先是两指,后三指,感觉「芳」的小B越来越松弛,而叫不时发出的叫声也越来越大。

  我爬在芳身上,轻轻把头放在她耳边说道:「想更剌激,更爽些吗,要不要更大的弟弟。」

  「芳」此时以进入了高潮,轻声答到,「我要……我要……快……快点搞我,别折腾我了,快呀……」

  我知道「芳」此时在享受着我用手带给她的快感,我立刻起身,跑到厨房冰箱里,拿出了一根早上小保姆买的茄子快速快了回来。

  「芳」此时还闭着眼,双腿分开躺在沙发上。

  我走进芳身边一下压在了芳身上,「我来了,给你带着更多的高潮。」
  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下用拿在手中的茄子一下插入了芳的小B里,由于茄子是早上放入冰箱的现在拿出早就冰凉至极,芳一声大叫,「啊……是什么东西,好痛呀。」

  我答到:「好东西,让你爽到上天的东西。别动。」

  我一边用茄子插着芳,一边用手摸着芳的奶子小声的说:「爽吧,爽吗?」
  芳呼吸急促回答着,「是的很爽,好像把我下面全插满了,轻点,轻点。」
  这时我那里还理会芳叫我轻点,不住起用拿着茄了往她B里猛插。

  芳用手,挡着我插着她的右手,大声叫着,「我够了,我够了。」

  她挡着我进入的右手,可能她自己也可以控制着进入的深度。当然我也不会把她给插坏了,毕竟要是让进知道了,我还得说得过去呀。

  我用力的插着芳,小弟全贴在芳薄薄的肚皮上,我当用大力犯猛插下去时,芳大叫一声,「啊……」

  随着芳的大叫,我把我的精液,全喷到了芳的肚皮上。

  此时茄子,有点变色了,而茄子沾满了芳流出的淫水。

  我一射全身都软了,软软的爬在芳柔软的身体上。

  此时芳看到了我手中的茄子,假装生气地说道:「你真坏呀,刚刚你就是用它插我呀,你可真坏。」

  我色色的一笑道:「还爽吧?这东东可用处多呀。」

                【完】

[ 本帖最后由 chengbo89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嘎子牛 金币 +10 感谢发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