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乘人之危进行曲


        2007/06/06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这是一个正在发生的真实故事,写实一些常发生在太空人包二奶的家庭悲剧。
                前因

  我是先认识美枝(二姨),之后才认识美杏(老婆)的。

  我一向都喜欢她,很多时去她家坐时都和她谈到深夜,但那时她刚开始约会(就是现在的丈夫),阿杏和她二姐感情最好,美枝见她没有男朋友(虽然有个男的很喜欢阿杏,但阿杏从没有把当作男朋友,他叫阿杰),而我每次去她家,阿杏就在我俩身边团团转。

  就是这样,她二姐就把我和美杏拉到一起,我也就开始追求阿杏。

  两年之后,二姐就结婚了,我也不能常到二姐家去找她。阿杏是老三,也就仍跟着父母住。

  二姐婚后,我和阿杏的感情就加速了。虽然如此,阿杏到现在仍说:「我不知你是来追我还是追二姐的。我知你爱二姐,不要紧,我就是爱你多情。」
  长跑多年后,我也和阿杏结了婚。我也确实很爱阿杏的。

  我不否认,我仍有点爱着美枝。最近几年,由于她老公常到大陆和香港做生意,每年也只回来几次,变成我常在日

常生活中照护着她。特别是美杏工作时,由于我的工作比较自由,连妇检等也是我车她去的。(有一次医生以为我是她丈夫,叫我入内,但他要拉开袍子时,美枝脸红红的叫我先出去。)

  现在我见她在家带孩子,很闷,她又不工作,又不学驾车,变成很被动。也因如此,我更关心和怜爱着她,我每星期都最少和她谈四、五次电话,也和她见一两次面。现在阿杏都没有上班,时常和二姐在一起,又一次把我们的感情拉在一起。

  有一次她谈到老公时,很激动,对阿杏说:「若我离婚,我就把屋卖掉搬来和你们住。他在外搞二奶,我就做(匹夫)二奶好了!」

  之后阿杏对我说:「二姐说做你二奶,你要不要?」(女人的心思很难料)
  所以我只好说:「等你这个大婆批准再讲吧!」

  阿杏就说:「我就知你想要,是不是?」我也不敢说什么,只好不作答,默认算了。

                后果

  昨天阿杏叫我早些下班,接她二姐美枝来我家吃饭,她会在我家过一夜,明天她们一起去逛公司。

  到了晚上,把孩子们、我女儿和她女儿安顿好之后,她两姊妹说今晚她俩一起睡,叫我自己去客房,我说不如我睡在中间,但给她们赶了出来。

  没妻操(淫色淫色4567q.c0M)就只好到家里的办公室上网了。刚好Rap兄回家上MSN,我们就开始交谈。

  我家共有十六个CCTV,除了客房和洗手间外,屋内屋外都二十四小时监控。当然主人房例外(只有外出时才开动,因我家可经Internet看到所有cameras),以免若有人知道系统的Static IP,那我跟杏杏做爱时不就在全球上演吗?

  但今次不同,我到server去把房间里的camera开动,哗!看到老婆跟二姨睡在床上,毯子只盖着下身,四只奶子在睡袍下若隐若现,我一边上MSN,一边看美景,也向Rap兄报告了房内的情形。

  在交谈中,我突然想起应该要把CCTV暂时跟Internet切断,用internal network去看。看了一会,突然看到美枝哭起来,我心疼着她,立即去Server把Camera的声音开动,但是仍听不清楚,音量必须到Camera才可再调。

  但我又怎能入房呢!没办法,只好继续看无声电影。跟Rap兄一路谈到凌晨二时半,累了,只好去睡觉。

  关好电脑之后正准备去睡,但听到厨房里有声音,我还以为是阿杏,谁知是二姨,她也吓了一跳,但我的心就跳过不停,我从未这么近看着美枝的一双奶,好美的奶,好美的奶头,平时十分保守的她,今次也没有遮掩奶子,连内裤都看得很清楚。

  我见她仍是眼红红的喝着水,就问她:「没事吧?」她突然泪流满脸,我就走过去把她的杯子放下,紧抱着她,亲了亲她的头顶,她也抱着我,就这样抱着哭了几分钟(虽然我感受到她饱满的奶子,但我一点歪念都没有)。

  过了一会,我就叫她告诉我是什么事,她说早上阿X从香港打电话给她(阿X是a family friend),说上星期在广州见到她老公和一个女人手拖手逛街。她老公叫阿X别多事,不要告诉美枝,但他想了好几天,终于认为应该把事情告诉她,叫她有个心理准备。

  我就拉着她到客厅沙发坐下,她又开始再哭,伏在我大腿上哭了一会,我只好安慰她,其实我一时也不知应说什么才好。

  哭了一会她就坐起身叫我也早点睡,问我是不是时常都这么夜才睡,这样对身体不好,明天还要上班。她反倒关心起我来了,就好像妻子一样。

  她走了几步,回头用很温柔的眼神看着我说:「我明白的,但不是现在,早点睡吧!」

  她这句「我明白的,但不是现在」害得我整晚想来想去。

  今天一早我上班,她们还未起床。中午美杏打电话给我,说她和美枝回家多拿点衣服,她会在我家多住几天,问我她下星期去美国上的课是否应该取消?她不放心二姐自己一个人在家。二姐夫本来说七月回来,但现在二奶事件曝光,不知他什么时候回来。她今早打过电话找他,但无人接电话。

  我有乘人之危的机会,可应该怎样做呢?若我在事件有结果之前操(淫色淫色4567q.c0M)了美枝,可能会令她有罪恶感,对她跟老公力争时可能不利。

  她现在是处于一个非常艰难的时期,待会回家我也要想想怎样面对她。我也没有机会和美杏谈谈,跟她大姊谈是无用的,她一定说:「离婚吧!世上又不是只有她一个男人。」跟她妈妈说吧!又不想令老人家难过。

             乘人之危进行曲之二

  这两天美枝的心情已平静下来。律师已发信给二姐夫,若他再不回覆,只要进行离婚手续,我方律师有权跟他的会计师沟通,进行资产调查。因为一旦正式离婚,一半资产是归美枝所有(这是逼他回应),若他少了一半资产,他是做不成生意的。他不应逃避,最少应该给美枝一个合理解释。

  星期日

早上送老婆美杏去机场后,就和美枝(老婆的二姐)回我家了。
  吃过午饭,我就和美枝及孩子们去公园散步和喂小鸭子。散步时我和她都各自推着婴儿车,就像一对夫妇一样。后来我只用一只手推车,另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不过她说给别人或家人见到不好,我只好变规矩了。

  晚上把孩子们送到外婆处,我和美枝便去看交响乐,原本票是一早订了和美杏去的。

  当演奏开始时,我试探式的握着她的手,她没有反抗,反而也用手指紧握着我。但灯亮时,她就把我的手放到我的腿上,然后就松开,自已双手就放上手袋上,我也知趣,没有搞她。

  休息,又开始第二场了,这次我没有握着她的手,而是把手放到她大腿上,捏着捏着,老二已经昂首。捏了一会,见她没抗拒,我大胆地伸到内胯。这时她用手按着我的手,我的手已在内胯,还会抽走吗?

  她俯身靠近我说:「专心听音乐。」

  我说:「你把手拿开,我就专心。」

  她很听话,虽然手没拿开,但再没有用力,我当然就捏着玩了。

  玩了一会,待她把手拿开,我就慢慢地把手向上伸,一直到到了她的阴户,啊……好软!好暖!我用手按着玩弄。

  没一会,她又把手按着我的手,俯过身说:「你把手放放在那儿,我不能专心。」我问:「你湿了吗?」她「唔」了一声。我满足了,就再次握着她的手。
  在那几小时里,我真快乐,这是多少年的梦想啊!我本想留孩子在她们外婆家,但她们又说要回家。

  回到家,我跟Rap兄谈了一会后,当美枝去清洗时,我就安顿好孩子们睡觉,但女儿又要我讲故事。孩子们睡了后我再查看MSN,Rap兄刚去午餐,那我就关机。

  见到美枝,我就拉她坐在我大腿上,我环手抱着她的腰、脸贴着她的背,享受着熟女的气息。

  但我的手又不规矩了,我没有慢慢的,以防她后侮,我把手从腰伸入睡衣内直接抚摸着她双奶,她闭上眼睛,好软!好舒服!玩了一会,我就捏着她两个大奶头,从软到硬。

  我捏着捏着,她呼吸声开始变得很重。我左手仍玩弄着乳房,右手抚摸她的阴户,但她阻止了我, 她说:「很夜了,你明早又要上班,早点休息吧!」我想,见好就收!就拖着她上房。

  在房门前,我搂着她,给她一个深深的吻,她接了。晚上我还梦到跟美枝做爱呢!

  今早她起床为我弄早餐,我问她:「睡得好吗?」她说不好,我问:「为什么?」她说我弄得她心很乱。我问:「你后侮吗?」她没出声,摇了摇头。
  我握着她的手,她就叫我快点吃,吃完上班。她叫我早些回来,问我今晚想吃什么,吃寿司好不好?

             乘人之危进行曲之三

  终于离目标又接近了一步。

  我快要出差了,但我急不及待向大大们分享呢!先发帖,有机会再谈。有些事我还需要跟美枝谈的。

  我带着美枝的体香,写下这一篇故事!

  我知道「打铁要趁热,打劫要趁火」这不朽的真理!

  这是真实事件,除了交谈多以英语为主外,都是真的。

  我昨日

早点回家,和孩子们看完电影后就特早让她们安睡。我知道昨晚太重要了,过了昨晚,机会就很微了。虽然老婆批准,但当着她面去挑逗她二姐总有些那个吧!不干呢!

  我今天早上又要出差,星期六才回家,而老婆也会在星期日

早上回家了,所以我只有昨晚和星期六晚可以进攻美枝了。但到星期六晚,我怕有变。

  晚上十时了,我等待着这重要的一刻。

  当孩子们熟睡后,我多加了一个无线婴儿监视器,在洗手间里可监视美枝的女儿。我就到楼下找美枝,她在看电视,我跟她谈了一会后就问她今天有没有洗澡,她说:「还未。为什么?」我也不说什么,拉着她的手就往楼上走。她问:「做什么嘛?」我相信此时沉默是金。

  一直去到我房里的洗手间,我才说:「我想和你一起洗澡。」她红着脸说:「这怎么可以?」我说:「可以的。来,我替你宽衣。」她说不,然后就坐在我床上低着头。

  过了一会,她起身准备走出房间,我立即拉着她的手,问她去哪儿,她说:「我回房取内裤总可以吧?」

  我怕她走了后就不回来,于是说:「洗完再拿吧!」她低着头说:「我会回来的。」

  我坐在房里的沙发上等她,等了五分钟都不见她来,心是有点急,就走到她的房间,幸好门没有关上。我入房见她拿着她的小内裤坐在床边,低头想事情,见我来,就抬起头来,我问:「没事吧?」她说:「这么大的事,你还可以说没事吗?答应我,只洗澡,不做爱。」我答应,她就先到女儿房看看,便跟着我到我的洗手间去。

  虽然这几天来都有抚摸她,但我从未看过她裸身,我偷看过她的奶子,还拍了照,但她的阴户,甚至阴毛我都从未看过。

  我想替她宽衣,她说她自己来。她一边脱,我一边看,心跳得真厉害。美,很美!那样貌、乳房、阴户、纤腰、美臀,一幅完美的组合,真是难以形容。三十五岁的身子仍是那么的美好,虽然样貌比不上大姐美树年轻,(Rap兄看过后还以为美树是二十多岁),但美枝散发出熟女的气息,加以含羞答答的样子,我已给她迷死了。

  我走过去搂着她亲,她说:「你是来洗澡还是来亲嘴的?」说着就想走入淋浴室,我说:「不,用Jacuzzi(周边可喷水按摩的小浴池)。」她说:「太嘈吵了,会把孩子弄醒的。」想想也是,我就说:「我可以不开动喷水器,一样可以来过鸳鸯戏水。」

  入池后清洗了一会,她替我擦背。到我时,当然手多多了,我用我已硬到不得了的屌压着她的屁屁,双手揉着乳房,用牙咬着她耳珠,她的身就斜斜地躺在我身上。

  她问我答应过她什么了?我说不做爱。

  枝:「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夫:「我在做前戏。」

  枝:「要做前戏你就得忍着。」

  夫:「我忍不了怎办?」

  枝:「美杏临走前跟我讲了,当年你们还约会时,她任你摸,就是不给你,那时你更年轻都忍得了,现在更加可以。」

  这时我一只手伸到她阴户上摸着,她用手按着我的手,但我仍用手指去找她的阴蒂,找到了我就玩弄她。由于在水下,我不知她湿不湿,但她呼吸很重,哼
               着哼着……

  抚摸了好一会,我把她扶正,面对面去湿吻她,她很合作。我把她抱起,让她坐在池边,分开她双腿,欣赏她的阴户。然后我拨开她的阴毛,便开始舔她阴户,这次我是感觉到她的淫液像美杏一样,没有难受的味道。我吮着、吸着,她双手就放在我的肩上。

  舔了好一会,我便问她:「我们做爱好吗?」

  枝:「不,你答应的,你已经很过份了。」

  夫:「你不想吗?」

  枝:「我不知道。但你今天不要做,好吗?」

  夫:「好吧!美枝,我很爱你的。」

  枝:「我知道。不过藏在心里好了。」

  夫:「今晚陪我睡,替我打枪。」

  枝:「不,你还是自己睡吧!」

  夫:「把门关好,女儿找你都要先敲门,我就躲入厕所。替我打枪好吗?」
  枝:「我从未做过。」

  夫:「我会教你。」

  擦干身后,我把她抱上床,又开始我们第二轮的前戏,我吻遍了她全身。就这样,美枝打了她一生的第一枪;而我梦寐以求的,又快接近得到了。

  清洁后,我便到美枝房间搂着她睡,今早真不愿起床。

              (四)匹夫两妻

  六月三十日

,把孩子们交给岳母照顾后,怀着偷快兴奋的心情,我和美杏及美枝一行三人就向着目的地进发。

  根据天文台预报,连续几天都风和日

丽,气温在二十二至二十五度左右。心想,天公作美,此行一定大有收获。

  在401超级公路向东行驶了两小时便向东北方向直上,不到五分钟,天上乌云密布,下起倾盆大雨。我的心顿时凉了半截,心还未凉够,又下起冰雹。六月三十日

下冰雹,天啊!我匹夫是色了一点,干起吃二姨的事。但我……唉!
  美杏问:「还去得成吗?」我说:「没问题的,只是过云雨。」其实心里在想:「落狗粪都要去!」这个星期每天时刻想的就是这件事,哪有不去之理?
  向北再驶半小时,天开始好起来,心里又回复偷快兴奋的心情。根据GPS的指示,没多久便到达目的地。在管理处报到及买了些木柴就直奔营地。

  一到营地立即去架起营帐,还未架好,又下起大雨,我叫她两姊妹先入帐,我冒着大雨,先把防雨罩盖好,全身已湿透,幸好营帐没有事。美杏此时想起车内有雨伞,走了出来拿着替我挡雨,我内心泛起了甜丝丝的暖意。我把拖车驶到帐门,美杏拿伞,我搬,美枝接,三人合力在雨中完成搬运任务。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东西要搬呢?很多人笑我去露营像搬家。营帐内有充气大床(可睡三人)、雪柜、厕所、暖气、风扇、电灯、枕头、棉被等,再加三人的日

用品,真不易搬。

  等了一会,雨停了,我立刻拉好电源,插好电炉和煤气炉,由于下雨,连纱帐也没有架起,她姊妹俩便开始弄晚饭了。

  这个营地我从未来过,所以饭后到处去看看,其一,就是女士们所关心的,也是我关心的浴室。可惜很令我失望,有些营地的浴室是一间间独立浴室,这儿的浴室是在男女厕所里面,试问,我又怎样能入女厕呢?

  我还想着三人共浴,出来时让其他等候浴室的男人看着我和两位妻子共浴出来,想想看那会是多威风呢!唉!落空了。

  其二,就是到周边看看如在什么地方钓鱼,超市又在哪儿等等。

  天开始黑了,雨又快要下了,入黑前得赶快回营。因为营地里是漆黑的,夜里人们要用电筒引路才可到厕所,所以我自备了露营用的冲水式厕所,晚上不需到处走,遇到大熊就惨了。特别是进入营地时,管理员把有熊出没的纸张给我们看,所以要更加小心。

  入黑,在帐旁点起营火,开着杀蚊机,然后烤甘薯和棉花糖,两姊妹很是高兴,但匹夫心里只想着上次那件事。

  终于,要睡的时候了。入帐后,刷牙梳洗后(我带有100公升食水,因有些营地的水不可饮用),美杏把被子拿出来,这时美杏、美枝都有点不自然的感觉,迟迟不脱衣服。我坐到她俩中间,搂着她们的腰,想亲她们,我突然发觉有个难题:我应该先亲谁?(真不知牛大如何处理这齐人的问题?)

  想了一会,我终于先亲美枝。理由是,先有枝才有杏。我打趣的说:「若美树在,我就要先亲美树了。」看到美杏没有不满的反应,我心也安了。

  我叫她们宽衣,她们都不动。

  杏:「先有枝,二姐先。」

  夫:「我帮你。」

  枝:「不,有人在。」

  夫:「谁?」

  枝:「美杏。」

  我望着美杏,美杏心里也明白,她就说:「你如何报答我?」我正想说「你想怎样便怎样」,但她先抢着说:「先不告诉你,等你心思思。」

  杏:「我到车里看书。」

  因车子停在帐前四呎左右,差不多一步就可以上车。车是自动门,很方便。
  我没说什么,只投下感激的眼神,她也还了我一个会心的微笑。当美杏正要出帐时,美枝叫了美杏一声,美杏回头问什么,她又低着头说:「没事。」
  这时,帐里只剩下我和美枝了。

  夫:「我帮你宽衣。」

  枝:「不,我自己来,你把灯关掉。」

  夫:「关掉有什么好?这样吧,用夜灯好吗?」

  枝:「……」

  夫:「不回答就当默认啦!」

  这时她已脱去上衣,我立即走近,替她把奶罩脱掉(这是一个黑色刺绣的奶罩,我买了两个,美杏、美枝各一个),跟着我便去脱她裤子。

  枝:「我自己来。」

  夫:「不,你躺下,我替你脱。」

  我也不理她回不回答,亲着她的嘴,然后把她慢慢扶在床上。这时她闭上眼睛,我就坐起身去解开她的裤钮,当我把裤子拉下时,她屁屁离开床垫,方便我把她的裤子脱掉。当我去把她的内裤脱掉时,不知是紧张还是兴奋,双手都发抖了。我操(淫色淫色4567q.c0M)女无数,从不手软,但这次真例外地连身都在抖。

  其实我心情也很复杂的,老婆就在外面离我几呎之遥,而身下是我想干了多年的二姨。

  脱去内裤后,美枝又像当日

那样全裸地展现在我眼前。我一边欣赏她秀丽脸容、美好的胴体、高耸的乳峰和那肥美的阴户,一边脱衣。虽然灯光很暗,但仍能清楚地看到她那含羞答答的样子,我忍不住就趴在她身上,让她丰满的乳房紧贴我胸膛,她的耻骨也紧贴着我。

  我亲着她的嘴,她也作出相应反应。热吻了一会我就亲她的耳珠、脖子,手也没闲着,捏玩着那柔软但有弹性的奶子,连原本软软的奶头也开始硬了起来。
  幸好我有暖气,不然的话,在十度以下的气温做爱可不是好玩的。

  美枝的呼吸开始急促,身体也发出阵阵体香。我从颈子一直吻到奶头,吮吸了一会,用牙轻轻的咬着它,拉高,又让它回弹……美枝开始轻轻地哼着,轻轻地呻吟。

  此时我把手放在她的阴户上轻轻抚摸,最后把指头轻插入那湿湿的美穴,一边抽插,一边寻找她的G点。当她淫水越来越多的时候,我分开她双腿,准备舔阴,但发觉由于充气床的关系,美枝的屁屁向下沉了几吋。我把我的枕头拉到她腰下,她把屁屁抬起,好让我把枕头放到她的臀下。

  我用舌头轻舔她阴蒂和大小阴唇,她的呻吟越来越大,「唔唔」的轻叫。不知为什么她用手推着我的头,可能是太刺激,怕叫声太大,想缓和一下吧!但我没有理会,继续舔,手指紧握着她推我的手。我感觉到她很兴奋,阴户紧贴我的嘴唇。

  我问她:「舒服吗?」她点点头。我再问:「你想要吗?」她又点点头。
  夫:「我去拿套。」

  枝:「不用,我给你。」

  夫:「真的吗?」

  枝:「真的。你别问那么多。」

  我乐死了,我可以不戴套操(淫色淫色4567q.c0M)美枝!我立即把她的腿分开成M字形,把怒吼着的老二对准她的小穴,慢慢插入她紧紧湿湿的美穴。

  我终于插入了,我梦寐以求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七月一日

,凌晨一时半左右,一个毕生难忘的时刻,我会铭记于心。

  我快乐地抽插着,她也用手抚摸着我的手臂,终于我忍不着把千万精子射入她子宫里面。我俯身轻轻吻着她,才发觉她有泪水,我为她把泪水吻干。

  夫:「为什么哭了?」

  枝:「我不知道。别担心,我不后侮。但你以后也要爱护着我,对我好。」
  夫:「这个我一定会,你放心。」

  枝:「抱紧我。」

  我一直抱紧她。过一会,她说清理好就叫美杏进来,我到车上去。

  清理后,我到车上叫美杏,原来她已睡了,手中还抱着她垫背的枕头,想是用来取暖。我把她叫醒,她问:「什么时候了?」我说:「两点多了。」这时美枝也出来,叫美杏入去,她在车上睡。

  美杏笑笑地问:「姐,舒服吗?」

  美枝:「不告诉你!」

  美杏:「一起入帐睡吧!今晚我不干了。」

  入帐后,我睡中间,美枝左、美杏右。我又把衣服脱光。

  美枝:「你做什么?」

  匹夫:「裸睡,我和美杏都习惯裸睡。」

  美枝:「我不习惯。」

  美杏:「我今晚也不习惯。」

  匹夫:「那明晚就要大家裸睡的啊!」

  美杏:「明晚再算。」

  就这样,我搂着她两姊妹,睡了我最快乐的一晚。

[ 本帖最后由 精彩一瞬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吾夜 金币 +2 合格  
遨游东方 金币 +10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