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低鬓蟑钗落完


            低鬓蟑钗落(1-11章。完全版)
                 
                 
首发:情色海岸线网站
排版:JZ5328
                 
                 
  (一)
                 
  电梯自下而上快速升起,只有我一个人在里面。转头看看墙壁上的透镜,高挺的身材,身着一套深蓝色的雅阁尔西服,淡浅色一点的同名领带,发型有些蓬松,面容有些憔悴,但不失英俊挺拔之势。
                 
  嘴角微微往上一笑,有些自嘲的意味。
                 
  昨夜与七七过度欢纵,气色不太好,今晚她一定肯定又要熬汤给我了。                 
  对了,我差点忘了,今天七七出差,待会要赶去机场送她。
                 
  想到七七,我心理一阵暖意。
                 
  当初有些费劲心思追她,到手后,她对我是百般依从,全然不象当初那样冰冷美人的样子。
                 
  今天早上一到公司,林巧儿一见到我,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后有些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她昨天下班逛超市,刚好遇见我和七七了,猜想到我在七七那过夜,今天看到我的神情,所以有了那一笑。
                 
  林巧儿身材正如其名,小巧玲珑,留着小男孩那种短发。她人也长得漂亮,所以显得俊俏又有一种倔强的神气,是办公室的鲜花,公司里的王老五们都围着她转。
                 
  “林妹妹,有什么指示?”我边收拾资料边问她,今天要赶去给一个客户安装系统,我也没多少时间与她调笑。
                 
  “没有,哪里敢有指示呀?”她娇笑一声。
                 
  我收拾好资料,给客户打了电话,确定他在,然后出门。
                 
  我所在的是一家全国性的证券公司,这几年这个行业极其低迷,什么政策救市之说根本没有起色,反而是丑闻不断。
                 
  说实在的,林巧儿明明知道我有女朋友七七,但却经常有事没事找我说话聊天。如果不是公司的同事,我也早想上她了,听说她还是有些背景的。但这样的话,对得起七七吗?她对我一往情深,我对她也是情深款款,而且同在一家公司中,发生这样的事情,对当事人都没什么益处,只有不好的影响。
                 
  我当然也不是什么君子,在遇到七七之前,女朋友结交了不少,一夜情也发生过,但和七七交往后,基本上拒绝了那些事情。
                 
  在电梯里胡思乱想中,18楼到了。
                 
  客户是一家大的公司,老总是个胖呼呼的中年人,外表看起来豪爽大方,粗糙而且善良。但就是这种人,心思最细腻也最有心计,我和他打过多次交道。                 
  他一见到我,热情地叫:“小沈,来来来,坐!”
                 
  “胡总,好久不见,这波行情您可是赚得狠啊!”
                 
  “哈哈哈!见笑了,兄弟,哈哈哈!”
                 
  他尽管好象谦虚的样子,但快乐像沸开的水满溢在他圆圆的脸上。
                 
  老胡涉足期货与证券业,眼光看得准,也有魄力,前段时间期货的一波行情他做多,狠赚了一笔,据说那一战打得非常漂亮。
                 
  “小沈啊,明晚有没有空,陪老哥去打保龄。”在我为他调试系统的时候,他在背后问。
                 
  我心里盘算着,明晚?这家伙自上回打保龄输给我后,有时常会叫上我陪他去和别人打。
                 
  “胡总是不是又有局啊?”
                 
  “没有,没有,纯粹玩的。”
                 
  “那好,就明晚。好了,胡总,你自己来试试。”
                 
  我给七七打了电话,她正等着我呢。尽管昨天她说不需要我送,这次她出差将近一个月,但我还是坚持,看得出她也很高兴,她婉绝了她公司的车送。                 
  七七穿着米黄色的套装,愈发显得她肌肤的娇白。她肩挎着一个公文包,手里拖着一个旅行箱,一头披肩秀发,修长苗条的身子亭亭玉立地站在那里,远远看去,冷艳的一个美女。当初,就是她这副表情让我为之发狂,与她相处之后发现,她是个优雅热情的女孩,十分小鸟依人,但又有主见,要知道,她的学历是研究生。
                 
  她一看到我,笑容如春雪融化般地绽开了。七七的笑容浅浅的,但一笑,她整个人就变得让人如浴春风,十分温暖舒适。
                 
  我帮她将行李放在车后。
                 
  “走吧,我的公主。”
                 
  “乱嚼嘴皮子。”她嘟了嘟嘴,但满是笑意。
                 
  七七坐在我旁边,叫我小心慢点开车,神态优雅自如。我想着昨夜与她的狂欢,她在我胯下秀发散乱、娇喘吁吁陶醉的样子,实在与现在是判若两人。                 
  “小心点,在想什么呢?”她看了看我。
                 
  我看着她:白嫩透红的脸颊,灵气妩媚的双眸,秀气笔直的琼鼻,小巧红润的嘴唇,秀美白皙的脖颈,衣服下是高耸的酥胸,实在美极了。不由赞叹:“七七,你真是太美了。”
                 
  她抿嘴笑了笑。
                 
  “我在想啊,这个月晚上我怎么过哟!”我接着说。
                 
  七七脸颊慢慢变红起来:“你这小色鬼。”她咬了咬牙,“听好啊,我不在的时候,不准随便认识女孩,不准胡思乱想,准点回家,不准……”
                 
  “好好好,你的约法18章我早已牢记在心,时刻不忘。但要有补偿哦。”                 
  七七捏了我一下,“回来再说嘛,小心开车啦。”
                 
  在机场七七又叮嘱再三,我们才拥抱着依依惜别。
                 
                 
  (二)
                 
  第二天晚上,坐着他的大奔,我与老胡来到“金湖俱乐部”,老胡是这里的金卡会员。
                 
  来到场地,刚换好衣服。老胡的手机就响了。他拿起“啊啊”地回答后,挂了电话对我说:“小沈,今晚上有对手啊,你帮帮我,打败他,自然有好处。”                 
  “胡总,我就说呢,你是豪爽之人,今天怎么有些婆婆妈妈起来了。”                 
  “不是,这个,待会自然会告诉你。”
                 
  “行,没有问题,不过先声明,我可不要你的什么好处。”
                 
  “好兄弟!今晚老哥的成败就看你的了。”他拍拍我的肩膀。
                 
  我先熟悉了球道,试了试球和手感,和老胡瞎聊了一会,就看到门口进来了两个人,一个中年女子与一个年轻女子,两个漂亮的女人。
                 
  中年女子看起来雍容高贵,尽管稍微丰满了些,但怎么看都觉得身材恰到好处。那个年轻的女子仪态大方,成熟美艳,特别是一双修长的腿,由于穿着短套裙,愈发显得腰肢纤细,苗条高挑。
                 
  “啊,来了。来来来,我来介绍,这位是小沈,这位是柳茹。”老胡热情地迎上去打招呼,他指着那个中年女子说。然后又介绍那位年轻的女子:“这位是林雪。”
                 
  她们两个含笑着与我打了声招呼。
                 
  “老胡,这位就是你的那位高手兄弟吧,小伙子真是挺帅气的哟。”柳茹笑着说,“雪儿,你说呢?”
                 
  林雪笑而不答。
                 
  “能与两位美人打球,真是三生有幸。”我赶紧上前。
                 
  柳茹说道:“哟,嘴还真甜,老胡,我最怕这种嘴甜的帅哥了。雪儿,今晚你对付他。”
                 
  事后我才知道,老胡那天打保龄,如果赢了,柳茹就陪他一晚。他追求柳茹已经好久了,他也真有耐性,象他这种有钱男人,随便都能找到年轻漂亮的女孩陪,但他偏偏就喜欢上柳茹了。
                 
  不管怎样,那天我们赢了,老胡遂了心愿,后来与柳茹好了好长一段时间,这是后来林雪告诉我的。林雪是柳茹的侄女。柳茹是一个富翁的二房,后来分了家产,自己出来,因某种因缘与老胡结识了。
                 
  林雪弯下腰的时候,我才发现她的臀部真的是浑圆挺翘,走路的时候,从背后看去,圆臀上下抖动一颤一颤的。
                 
  当天我打出几个漂亮的STRIKE,全中,有两个Turkey。林雪的飞碟球打得很优美,但我的曲球也不赖。我的曲球出手时,林雪微笑地看着,很欣赏的神情。
                 
  应该说林雪打得不错,那天的结果是4:3。
                 
  打完保龄球后,我们去了KTV,要了酒喝。在那种环境下,没多久,老胡与柳茹就先走了。
                 
  “小沈,林雪就交个你了,好好送她回去。”老胡说完自己开车走了。                 
  我想:得了,等会只好打的送林雪了。
                 
  我和林雪坐了会,问她还准备去哪玩。
                 
  林雪问我:“你说老胡和茹姨去哪玩了?”这女孩,她用她那美艳的眼光看着我,她就坐在我身边,柔软的上肢靠着我。
                 
  我低下头看到她丰满的胸部,心头一热,不加思索地就说:“那我们也去,如何?”
                 
  林雪火辣辣地看着我:“当真?”
                 
  “走吧!”
                 
  在开了房间之后,我有些后悔了。七七才刚走没几天,美色当前,我怎么就控制不住了,怎么对得起她?当时我真的是冲昏头了,都怪口无遮拦。怎么办?                 
  到手的美肉难道就这样放过?已经开了房了。不行,都什么年代了,就当作是一次疏放吧!
                 
  林雪进去浴室冲洗的时候,看着她走路颤动的两瓣高翘圆臀,我决定,上她的时候,一定要用背后式弄,好好享用她的美臀。
                 
  林雪出来的时候,只围着浴巾,刚刚冲洗过,她的肌肤白里透红,散发出一阵芳香。小小的浴巾哪里能遮得住她妙曼的身躯,酥胸高挺着,一半的乳房已经露了出来。
                 
  我吻上她的嘴唇。唉,美丽的女人嘴唇也是芳香的。
                 
  不知不觉,林雪的身子已经一丝不挂了。丰满的胸部颤动着,腰肢纤细,修长洁白的双腿之间一团黑黑柔软的毛丛。她两个乳房高耸坚挺,起码有D罩杯,乳头小小的还是粉红的。我摸上她浑圆的乳房,丰满而又弹性十足。
                 
  她的身子洁白光滑,芬芳无比。
                 
  捏握着她的乳房,真的是一种享受。她小小的乳头渐渐竖硬了起来。
                 
  我抱着她,热吻着,手往下抓住我心慕已久的臀部。啊!太光滑结实了!我仔细抚摩了许久。“你知道吗?宝贝!你这里最性感”
                 
  我的阳具直直地顶在她的小腹上,林雪的小手已经握住我的宝贝,她低声说了句:“好硬!”
                 
  我的手摸向她的双腿之间,触手处毛茸茸的一片,手指触到她的肉缝,有些热,又有些湿。
                 
  林雪双腿夹紧又放开,我的手在她的私处抚摩,感觉到她的阴毛浓密,肉缝没多久就湿润了。
                 
  她含含糊糊地说:“要了我,快……”我们倒在了床上。
                 
  我撑开她的双腿,伏下身子,进了她温暖的身体深处,缓缓地抽送起来。                 
  林雪双腿高高翘起,勾住我的腰肢,小腹在下面起伏迎合。
                 
  看得出她很熟练,肉洞里夹紧我的阳具,圆臀也在摇动,让阳具更深入贴切地刺激里面。
                 
  “滋滋”的声音在我与她的交合处响起,她的臀部巧妙地迎凑配合着我的插送,气息渐渐急促起来。
                 
  我加快了速度,她两个丰满的乳房在冲击下上下晃动,十分性感。
                 
  “喔……喔”林雪的呻吟声渐渐大了起来,双手抓住我的肩膀抓得好紧。                 
  我双手撑在林雪的腰肢两边,胯部用力,左右研磨,又上下抽送,快速抽弄中时而又放慢速度。
                 
  我注意到,她的腋下刮得干干净净的,一丝腋毛也没有,这个美艳性感的娇娃,我今天要好好地享受一番。
                 
  林雪的玉乳荡起的波浪冲击着我的视野,我一只手掌握住她起伏的乳房,满手地捏弄起来,两团嫩肉柔软坚实,十分过瘾。
                 
  “啊……哼……咿……”林雪轻摇螓首,向我吻了过来。
                 
  我的嘴唇含住她清香的小嘴,热情地亲吻着,下体不停地抽动。
                 
  好一会,林雪娇喘不止,洁白的脖颈上冒出了汗珠。
                 
  我停了下来,抱着她,把怀里的娇娃翻过身了,让她跪伏在床上,翘起她的圆臀。
                 
  林雪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已经情意迷糊,她张大双腿撑在床上,身子伏了下去,背对着我蹶起圆翘的雪臀。
                 
  我要好好地欣赏这美妙的圆臀。光滑雪白的臀部对着我,她的两瓣臀肉真的细腻、洁白、光滑,没有一丝污点,比七七的臀部还要大些。两瓣雪臀之间,乌黑的毛丛已经湿淋淋的,两片肉缝通红地绽开,泛着水光,肉洞口微微张开,嫣红一片。
                 
  把她的臀肉拨开,她小小的肛门露了出来,一些细细的阴毛长在两旁,菊花状的褶皱,颜色有些暗红。
                 
  我手指轻轻在那里划过。
                 
  “哦,不要……那里……”林雪娇叫了一下,肛门收缩起来。
                 
  我的手指向她的肉缝里摸去,一片湿滑的水儿。
                 
  我的阳具这时正顶在她的雪臀上,林雪摇晃了一下圆臀,向后凑过来。                 
  我用力拨开她的臀肉,阳具凑近她的肉缝,找到温暖的肉洞口,插了进去,双手抓住她的两瓣臀肉,奋力抽刺。
                 
  林雪肉洞里面依然暖滑湿紧,我的小腹撞在她的圆臀上,发出“啪啪”的声响。一撞上去,她的臀肉就向上荡了过去,我一退后,两瓣臀肉又恢复原状,所谓的“臀浪”就是如此吧。
                 
  林雪的圆臀也配合着向后迎凑,肉洞里紧紧地握紧我抽送的阳具,她不住发出甜美的呻吟。
                 
  我时缓时快地抽送着,边动边从背后看着她高翘的圆臀,纤细的腰肢,雪白的娇躯,从侧面还可以看到她丰满的乳房上下起伏乱晃着。
                 
  这成熟美丽的女子正把自己的一切放开,趴在床上,蹶起雪白的圆臀享受着性的欢娱。她的肉体温暖滑腻,肉感十足。                                 
  我专心地抽弄着,硬挺的肉棒从她的两瓣雪白无暇的臀肉之间进出,享受着林雪性感成熟的身子,看着她舒坦沉醉迷人的姿态,秀发披散,娇声哼吟。她的肉洞温暖湿润地包裹着我的肉棒。
                 
  “啪…啪……啪…”的肉击声有节奏地响着。我感觉到她的肉洞里面越来越滑,越来越热,阳具抽送之间,沾满了她肉洞里分泌出来的乳白玉液,进出之间有“滋滋”的响声。
                 
  “哦……哦……噢……”林雪的圆臀拼命地向后迎撞,娇喘吁吁。
                 
  我抱住她的纤腰,感觉到她肉洞里急剧地收缩起来,我加紧抽刺,每次奋力顶到极深处。
                 
  “啊……啊…我……我…”她口里不自觉地乱叫起来。
                 
  我赶紧加快抽送的速度,飞快地挺进。
                 
  “啊…不……我…哦…”林雪嘴里胡乱地娇叫。
                 
  林雪的秘处里紧紧地吸住我的阳具,握紧又张开,我感到她身体里的抽搐,连她的两瓣臀肉都在不停地颤动,洁白的后背上满是细汗。
                 
  我也顶着不动,感受着她高潮时的紧缩。
                 
  在她阴道里收缩之后,林雪的气息渐渐平静了一些,身子已经完全趴倒在床上,依旧高翘着她白嫩的圆臀,回过头来有些羞涩地看着我。
                 
  我的阳具涨在里面,在她刚才的激动中就要射了出来,这时忍不住了,紧紧抓住她的腰肢,奋力急速抽动几下,边问:“安全吗,我……要射在里面了。”                 
  “啊……喔……”林雪整个娇躯又动了起来,“可……以……可……”                 
  我在她的叫声中喷射了出来。
                 
  完事后,我抱着她聊天,得知了柳茹与老胡的一些事情。林雪本身也有男朋友,只是近期分手了。
                 
  她也算是个开放大方的女孩,直接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也不隐瞒她。                 
  “可惜啦,不然我们多般配。”
                 
  “哪里般配,这里吗?”我笑着摸了一下她的毛淙淙的私处。
                 
  “你好坏!”她手一把抓住我的阳具,捋套起来,眼角含情,把我弄得硬了起来。
                 
  我也抚摩她丰满柔软的乳房和湿润的私处,然后又把她压在身下,进行第二轮攻击。
                 
                 
  (三)
                                    第二天起床后,我感到心情沮丧。
                 
  究竟昨夜与林雪的合欢算什么呢?一时的情欲发泄吧。做为男人,总会有想与不同女子交欢的念头吧,但除了性欲的发泄,情感的交流在哪?灵与肉的结合才算是完美的啊!但在有可能存在的机会的前提之下,谁能够抵挡住诱惑,大多数人并不是柳下惠。
                 
  这时,电话响了,是七七的来电。
                 
  听到她温馨的话语,我更加惭愧。
                 
  她问我昨天为什么关机了,我只好说没电了。
                 
  “七七,早点回来吧,我想死你了。”
                 
  “你呀,真肉麻,我不才出差两天吗?”
                 
  “我感觉就像一年了。”我放低声音。
                 
  “行了,我得工作了,待会再给你电话。”七七挂了电话,我真的有些百无聊赖。
                 
  上班之后还是上班。
                 
  均线、金叉、上通轨道、上阳线、下阴线……
                 
  算了,我不喜欢技术分析,艾略特的波浪理论总是事后才能验证。
                 
  大盘走势,盘整回调,沪指又跌了……
                 
  我的心情也在回调中。
                 
  快要下班时,老胡来电话了。
                 
  “兄弟,昨天谢谢了。”他的语气是豪情飞逸。
                 
  “胡总,太客气了,举手之劳。”
                 
  “对了,林雪怎么样?合你胃口吧,听说她对你评价不错啊,哈哈……”                 
  我只能含糊地答应着。
                 
  “过两天请你吃饭,记着啊!”
                 
  我看了看新闻,没什么大的动态。
                 
  我们的老邻居朝鲜看来是孤注一掷了。
                 
  美国与伊拉克的战争什么时候才有看头啊。
                 
  哦,汽油又涨价了。
                 
  娱乐新闻竟是些哗众取宠的标题,可怜的刘嘉玲……
                 
  看着这些引人入胜的标题,让我想起几年前在某报纸上看到陈宝玲的新闻,标题记忆犹新“陈宝玲一丝不挂大闹机场”。说的是陈宝玲在某机场耍疯,不穿内裤,结果是被拍到了,里面纤毫毕现。那家报纸还是全国性的娱乐报,当时这种文字可谓黄啊,那时陈宝玲还没有香消玉损,现在物是人非了。
                 
  “沈经理,吃饭去啊!”陆国才的声音。
                 
  这小子是我部门的,刚毕业没多久,偏爱玩游戏。有一次在电脑上用模拟器玩“美女蜘蛛”被我看到。就是划圈围死爬动的蜘蛛,割开画布,里面的美女就出现,当然是H游戏了,以前在街机上我也常玩的。他挺不好意思,又是我的下属,但见我没什么表态,且还说玩过,就引我为游戏同道中人,亲切客气得很。                 
  其实模拟器我接触比这小子早着呢,只是现在没多大兴趣了。
                 
  “国才,又有什么新的游戏啊?”
                 
  “没有,靠,现在的游戏水准越来越滥,还是老游戏情节好。”陆国才发出抱怨的声音。
                 
  “前阵子你不是在线上玩‘传奇’吗,几级了?”
                 
  “停了停了,我不修炼了。还是吃饭要紧。”
                 
  我和他步入餐厅,点了菜。陆国才边吃边说:“头,你听说了吗?唐伟追林巧儿紧得很,昨天又约了,但好象被拒绝了。”
                 
  “你多管闲事干吗?难不成你也想插上一脚?”我看了他一眼。
                 
  “不是,不是。对了,听说公司要改革重组,有这回事吗?”陆国才有些急了,忙分辨。
                 
  “没有,哪有这档子事。”
                 
  “唉,不是空穴来风啊,重组的话,我就要下岗喽。”
                 
  关于公司重组,我也隐约听说过,但开会时并没有这消息。也许正象陆国才所说,不会是空穴来风。
                 
  “头,这件事林巧儿可能清楚的很,她和你不是很熟吗?”陆国才压低声线问我,小心翼翼的口气。
                 
  兜来兜去,这小子原来是这意思。
                 
  “呵,我看她对你更有意思。行了,吃饭!”我毫不客气地说了他一句。                 
  公司若真的重组也不是没有可能,这年头,证券公司真没几个是赚钱的,重组兼并的事多着呢,但管他呢。但若真的重组,可涉及到多方面人的利益啊,林巧儿这丫头听说是有来路的,还真要想想办法的问问她。
                 
  晚上照例与七七通了电话,情意绵绵了半天。
                 
  收线不久,林雪打来电话:“在干吗呢?你女朋友不会见怪吧?”
                 
  “哪里,我是大男子主义者。”
                 
  “老胡约吃饭,你有空吧?”她的声音娇媚得很。
                 
  我一听她也去,犹豫了一会:“哦,应该……问题不大,我看看安排吧。”                 
  “什么呀,说好了,一定要到的。”
                 
  和林雪开了会玩笑,我心里竟有些不安起来。
                 
                 
  (四)
                 
  我也想了解确认公司改组的谣言是否真实,老总是不会透露口风的,看来只有去找林巧儿了。
                 
  第二天上班后,我先查看了整个系统,没什么大问题。今天大户室来的人不多,大厅里就稀稀散散的七八个人,在闲聊观看大屏幕上的行情。
                 
  我走到办公室,林巧儿正在里面听电话。
                 
  我走进她。她今天穿着红色的短衬衫,洁白的手臂显得肌肤分外细嫩。她左手拿着听筒,低声喃喃地不知在说着什么,右手上手指夹着一支铅笔在乱转。                 
  她抬眼看了一下我,又低头去说话。好一会才听到她说:“行了,我再通知你。”抬起头来看着我,笑问:“哟,这么有空过来?”
                 
  我看到她的桌面上有一张《谍影重重》的电影海报。
                 
  “在说什么呢?那么的甜言蜜语。”
                 
  “哪里有,哪像你呀,一整天对七七甜言蜜语个不停。”
                 
  “这片子要放吗?什么时候?”我指指那张海报。
                 
  林巧儿拿起电影海报,说道:“是啊,这两天公映,你看了吗?”
                 
  “没有。哦,马特。达蒙主演,他不是《心灵捕手》的那位吗?对了,还有《拯救大兵瑞恩》中的瑞恩。”
                 
  “是啊是啊,我特喜欢他的片子,怎么样?侨哥请客吧!”她笑吟吟地看着我。
                 
  我正有此意,没想到她先说出来了。
                 
  “好啊,你男朋友不介意的话。”
                 
  “什么呀,我还没……”林巧儿刚说了半句,发现漏嘴了,忙刹住。
                 
  我看了看她,俏脸有些红。过了一会,她才说了句:“七七不会骂我吧?”  她嘟嘟嘴问我。
                 
  “她?唉,没问题。行了,明天晚上,我给你电话。”我可不想一下定在今晚。
                 
  ***    ***    ***    ***
                 
  第二天晚上,我买了包厢的票,约好林巧儿在“银海大剧院”见面。8点的时候,她准时到了。
                 
  她换了淡蓝色薄薄的短袖,下身一条LEE牛仔裤,充满了青春的气息。                 
  电影还没有开始,我和她闲聊着一些话题,无非就是某某明星的三八新闻之类的,幸好我平常也浏览了一下这些八卦,还不至于没有谈资。
                 
  “林妹妹,听说唐伟追你紧得很啊,别让他明儿找我碴啊!”
                 
  “他呀,我讨厌着呢,烦死了,对了,侨哥,帮我想个办法摆脱他。”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象征性地摆了摆手。
                 
  “哼,你的办法都用在哄七七身上了吧?对了,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说,我比七七差吗?为什么当初不约会我,我们可认识在先的。你可知道……我一直喜欢你来着。”
                 
  说这话时,巧儿凑近前来,眼睛直盯着我。
                 
  “噢,这个……”我听了一楞,视线转移,忙差开话题。
                 
  “巧儿,听说小陆说公司要改革重组,有这回事吗?”
                 
  “哼,原来约我出来是这个目的。早知道我就不来了。”林巧儿显得有些不悦。
                 
  “不是,你误会了,这电影我也喜欢看的啊!”
                 
  “哼!那你约别人来看吧!”她丢下一句,站了起来,从我脚边经过,往外就走。
                 
  我急忙站起来,拉住她的手,一扯之下,她站立不稳,跌坐在我的怀中,柔软结实的臀部刚好坐在我的胯下。
                 
  她挣扎着就要站起来,又站不稳,跌了下来。
                 
  “你放开我!”我看到她涨红的俏脸,微翘的嘴唇,双眼水汪欲滴,急促呼吸间的香气溢满我的胸怀。
                 
  我心中一动,顺势把她挤到里角,双手抱住她的脑后,吻了过去。
                 
  林巧儿挣扎着,但柔软的嘴唇被我紧紧含住,身子被我压住,动弹不得,只嘴里“恩恩”地叫不出来。
                 
  她柔软的嘴唇一片清香,我的舌头伸探进去她的口腔,触到她的舌间。                 
  渐渐林巧儿不再挣扎了,嘴唇也放松了,但不肯回吻我。
                 
  许久我才松开她。她瞪了我一眼,忽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向个孩子似的,双手捶向我:“你欺负我,你欺负我……”
                 
  我任她捶打,连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哦,别哭了,乖!”
                 
  她好象也累了,不再打了,只是抽搐着肩膀耸动。我抱着她的肩膀,轻轻揉着。
                 
  过了一会,她平静下来,抬起头来,看着我,妩媚的眼睛里还含着泪珠,真的是娇若梨花。问我:“为什么你不先约我?”她鼻子里还有些低泣着问。                 
  又来了这问题,这女孩也怪。
                 
  “巧儿,我不敢。”我盘算着该怎么回答。
                 
  “为什么?”巧儿一下抬起头来。
                 
  “你那么年轻漂亮,家世又好,那么多人追你,我配不上你。”
                 
  “说谎,那你就敢去约七七,七七不美吗?她家世不好吗?”
                 
  “这个我慢慢再跟你说,好吗?”我尽量放慢速度,缓缓道来。
                 
  “你知道吗?我一直等着你来约我的,我都拒绝了那么多人。”
                 
  我楞了楞,看着她的双眼,泪汪汪的,清澈动人,不由得一阵感动。
                 
  “来,看着我!”
                 
  林巧儿听话地将双眼对视着我,我也对视着她的眼睛:“我喜欢你!”说着便吻向她的香唇。
                 
  我又一次背叛七七了,但这种情况之下,面对一个可爱漂亮的女孩,她还对你深怀好感,我没有任何借口。
                 
  “侨……”这一次巧儿热烈响应着我的热吻。
                 
  我这时才发觉,她的臀部压在我腿上都快要发麻了。伸手抱起巧儿的臀部,依到旁边坐下,她似乎脸上一红。
                 
  我也发现,我的胯下顶着她的臀部不知不觉象个帐篷撑了起来,林巧儿肯定是感觉到了。
                 
  她看了看我的胯部,低下头。
                 
  “你看,这……”我有些尴尬。
                 
  林巧儿忽然抱住我,吻了上来。
                 
  我回抱着她,热烈回吻。她软绵绵的酥胸贴在我的胸膛,感受到她的形状。                 
  我的右手新开她薄薄的衣裳,抚摩到巧儿的酥胸。隔着胸罩,我轻抚她的乳房,十分柔软结实的感觉,形状完美。
                 
  我绕到背后解开她的乳罩,一对丰耸的玉乳落入了我的掌心,光滑坚挺,那粒小小的乳头在我掌心滑动。
                 
  林巧儿哼哼地颤抖一下,双手紧紧抱住我。我吻下她的脖颈。
                 
  这时一声巨响,我们都吓了一跳,忙往后看去,原来电影开始了。
                 
  林巧儿满脸通红,我知道今天只能如此了,便松开她,只可怜我那勃起的宝贝了。
                 
  她红着脸双手向后系上乳罩,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
                 
  这电影到底演的什么我想她都没心看下去了,只看到马特。达蒙所演的伯恩在跑着,搏斗着。
                 
  我牵起巧儿的手,低声说:“走吧!”
                 
  她不说话,任我拉这手往外走去。
                 
  去哪里呢?那刚才没有进行完的游戏。宿舍我是不想回去的了,我想到一个朋友的房子,他上个月到上海去了,委托我照看,钥匙应该还在我的车里。                 
  七七出差后,我和林雪发生了关系,情欲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当年的习性又回到体内。我也觉得奇怪,我和七七在一起虽然需求正常,但她一离开,怎么就需求旺盛且不堪诱惑了呢?
                 
  男人难道真的是只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这种事情如果让七七知道,该如何解释?而且目前看来林雪那边好象也难于了断,现在又是林巧儿,这女孩看起来极为单纯。
                 
  算了,别想那么多了,大家也是一时冲动的需要,不会当真的。
                 
  我来到车里,果然发现了朋友家的钥匙。林巧儿一言不发,坐在我的身旁。                 
                 
  (五)
                 
  “等等,灯关了。”林巧儿叫到。
                 
  我抱着她娇小的身子,她全身赤裸地躺在我怀中。《谍影重重》的电影还没看完,我就带着她离开影院,来到朋友的空房子。
                 
  “不,我要好好地看看你。”我搂着她,对视着她的双眼,在她耳边轻轻地说。
                 
  她有些羞涩,但也不再坚持。
                 
  巧儿身材娇小,但衣服褪尽后,一具完美洁白的胴体呈现在我的眼前。                 
  双乳如玉峰般骄傲挺立,乳头嫩红小巧矗立在浅红色的乳晕中,在小巧的身子特别突显。腰肢柔若无骨,小腹平滑,并立的双腿间一簇不多的细细的乌黑毛丛。
                 
  我闻着她身子的幽香,含添着她的乳峰,把她的双腿分开,抚摩她下体黑色的毛丛。
                 
  巧儿的阴毛特别的弯曲柔软。
                 
  小小的乳头在我的口里硬了起来,巧儿的整个乳房似乎更涨大了,由于她肌肤特别白嫩,乳峰上细细的血管纹络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我的手指拨开她私户的两瓣阴唇,露出里面粉红的颜色,已经有些湿润了,那张小孔里鲜美的肉壁翕张蠕动着。
                 
  在我的调弄下,巧儿唧唧地哼着,腰肢扭动,臀部时而抬起。
                 
  透明的液体从小肉洞里渗了出来,气味淡淡的。
                 
  她私户顶端的小肉蒂似乎更为敏感,我轻轻一触摸,巧儿就娇叫起来。                 
  “喔……别……”她臀部一下挺高。
                 
  在我进入她的体内的时候,巧儿的肉洞里已经泥泞不堪,又湿滑又紧凑。                
  她肉洞里柔嫩的粘膜缠住我的肉棒。在我快速抽送的带动下,“滋滋”的响声四起,我的阳具已经是湿淋淋的粘着她分泌的液体。
                 
  巧儿的小腹在挺动着,嘴里在冲击之下“哼哼”不停,两个洁白的乳房上下摇晃起伏。
                 
  这赤裸的美娇娘在我胯下娇哼着,双眸微闭。
                 
  灯光下,她双腿高举,乳房颤动,香汗淋漓,美艳无比。
                 
  我伏下身去温向她的嘴唇,巧儿张开香唇,伸出舌头,和我互搅着。
                 
  抽送中,她的娇躯紧贴在我的身子上,双手都把我的手臂抓痛了。
                 
  我抓握住她的细腰,把她的身子一拉,腰部再狠狠地一插送。
                 
  “啊……啊……我……”巧儿几乎哼不出声来,呼吸急促。
                 
  双腿紧紧夹住我,肉洞里热乎乎的一阵颤抖,吸握我的阳具。
                 
  我停住了冲刺,巧儿肉壁强劲的缩张差点使我忍不住喷射。
                                   好一会,我又开始缓缓地抽动起来,巧儿也很快恢复过来,我把她的双腿举起推倒她的胸前,让她整个私户尽显在我的眼前。
                                   抽送的时候纤毫毕现,细细的黑毛丛中,已经显得有些暗红的肉洞夹着我进出的阳具,两瓣小阴唇张开又被挤进去。乳白的液体有些流粘在她的肛门旁和圆翘的雪臀上。
                 
  她脸色通红,微闭着眼睛,嘴里呢喃地哼着什么,偶尔张开双眸,看到我盯着她,就有些羞涩地笑了,巧儿的整个身子象是折成一半,她的圆臀抬高已经离开了床面,她的腰肢用力向上迎合的时候,我的阳具就更深入地插进她肉洞的深处。
                 
  我的双手压着她白嫩的大腿,几乎压在她的双乳上,加快着抽送的速度,体验着在巧儿紧凑的肉洞里摩擦的暗中快感。
                 
  她肉腔里的肉壁握挤着我进出的肉具,龟头给摩擦得酥酥麻的,真是畅快。                 
  巧儿肉洞里面的白色液体更多地流了出来,流过她的肛门和圆臀,流到了床单上,湿了一片。
                 
  她只是哼哼地娇声呻吟,腰肢向上挺凑:“快……快……喔……喔……”很快地巧儿肉洞里又颤抖抽搐起来……
                 
  我离开她的身子的时候,巧儿娇柔无力地躺在床上。
                 
  看到我依旧硬挺的阳具,上面满是她粘白的玉液,她有些不好意思。
                 
  “巧儿,我还没有……”“人家…不行了,来……”她爬了起来,伸小手握住,拿出纸巾,搽拭干净,套弄了几下:“还这么硬!”她娇媚地瞟了我一眼,脸颊红红的。
                 
  张开小嘴含了起来。
                 
  “不要,巧儿”她“恩恩”不答,舌头搅弄着我的龟头,那种粗糙的颗粒感觉,刺激得我忍禁不住,不一会就射了出来。
                 
  巧儿忙张开嘴,让精液射到床上。
                 
  床单上尽是我们交欢过的味道。我抱着她香汗淋淋的身子,摸着她短短的秀发,嘘了口气。
                                    巧儿蜷缩在我怀中,告诉我公司重组的事情是真的,现在我们的公司已经是负债累累,工资是银行借款发放的。因为属于国营企业性质,又涉及到众多人的利益,所以过程相当烦琐复杂。但进展得差不多了,她还说,我的位置不必要担心。
                                   她还陆陆续续地告诉我一些内幕,这女孩知道的真多,后来我才知道她的背景,那些事情对她来说是轻而易举的就能得知的。
                 
  “如果七七知道了,你怎么跟她解释?”她抱住我的脖子,低声问我。                 
  “哦,我……”我正考虑如何回答。
                 
  “嘻!吓到了吧,放心吧,我不会要你负责什么的。”那个晚上这一折腾,巧儿有些累了。
                 
  过了一会,在巧儿沉沉睡去之时,我听到她喃喃地说:“侨哥,我真的很喜欢你……”我陷入了沉思,不久也睡着了。
                 
                 
  (六)
                 
  第二天由于是周末,我起来时,巧儿已经离开了,床单也已经换过,我怎么一点都没感觉。
                 
  在床头留有一张纸条:“致电给我,ANDILOVEYOU!”
                 
  这次公司的重组,肯定一拨人要下了,无怪乎陆国才那小子担心。我当然不担心,与职务无关,此处不留人,自有留爷处。那期间的利害关系让他们去争斗吧,那个老总也早该下台,形象猥琐,又自命风流好色,当初不知道是哪个政府部门派任的。
                 
  手机在响,我接了一看,是陈科,一位在买打口CD认识的朋友,为人还比较厚道。
                 
  “小沈,醒了吧,又有一批新货到了,怎么样,掏碟去啊!”
                 
  “我怎么不知道消息啊!”
                 
  “那时他们不通知你,你挑碟净是好的几张,不算大客户了。”
                 
  “好,几点?喂,早点吃了没有?过来一起吃啊!”
                 
  “吃了,待会那儿见就行了。”
                 
  和陈科约好时间,我出门去吃了早点。
                                    说实在的,对于走私进来的原版外国CD,我现在热情不高了,当年那种疯狂的执着好象消失殆尽,那种热情是读大学时染上的,当时打口磁带热遍学校,我的摇滚启蒙也是在那时侯开始的。
                 
  NIRVANA、BEATLES、SmashingPumpkins、SEUED、PIXIES、LUSH等等如数家珍,年的好多乐队如今人死的死了,解散的解散。现在也听得少了,也不大知道想听什么。这城市地下的货源还是挺多的。
                 
  在约定的地点见到了陈科,在他带领下,拐进几条小巷,他打了个电话,有人出来接应。
                 
  那人我也认识,只是好久不答交道了,他还客气地打招呼:“好久不见啊,您可是老手啊!好多人是听您介绍才来买碟的。”
                 
  “哪里,客气了。”又拐进一个巷口,进入一个出租的四楼房间。
                 
  真的是好多东西,古典的,乡村的,流行的。如今打口CD也少见了,主要是没人要,这回的货几乎都是原盘。
                 
  我找了找,有一张RADIOHEAD的《THEBEND》,一张DRUGSTORE的同名专辑,一张SPARKLEHORSE的《TI“SWONDERFULLIFE》,一张Natkingcole的精选,还有一张七七喜欢的MOJAVE3的《ASKMETOMMOROW》。其实这几张都是老盘,我都有了,但全是D版的,看在是原盘的份上,就要了下来。
                 
  这里边像后街男孩这种蝼鼠似的货色碟片最多。
                 
  陈科倒好,挑了十几张盘。
                 
  我打了个电话给七七,告诉她MOJAVE3的碟,她还在工作中,听说是原盘,她也很高兴,询问了几句,又叮嘱了我一番话。
                 
  和陈科告别后,回到家,打开音响,放进刚买的唱片。
                 
  RADIOHEAD的《THEBEND》我觉得是最出色的,比《OKCOMPUTER》要精彩得多。
                 
  SPARKLEHORSE还那么低迷昏沉。
                 
  我想着与林巧儿发生这样的关系后,在同一间公司真是难于处理,当时也不考虑后果。一整天几乎就在听着音乐中过去了。
                 
  我还是致电给了林巧儿,她听到我的话音,显得有些欣喜。
                 
  我想我是身体感到寂寞了,这样下去,就要纠缠不清了。
                 
                 
  (七)
                 
  老胡在周日

打来电话,相约吃饭。明知道林雪也在,但我不好拒绝。
                 
  林雪穿着低胸的一件黑色礼服样式的服装,露出小半雪白的乳肉,深深的乳沟,愈发显得她乳房的高挺丰盛和肌肤的洁白。
                 
  丰满苗条的身子,特别是背后圆翘的臀部,她看起来真的太美艳肉感了。                 
  老胡显得意志风发,亲热地拍着我的肩,柳如还是高贵雍雅的神情,但对我非常亲切。
                 
  在包厢里,他们两个坐在对面,我和林雪连坐在一起。
                 
  林雪在柳茹面前有些小女生的神态,笑吟吟地看着我。
                 
  酒过三巡,林雪的脸变得白里透着微红,媚眼愈发水汪汪的,她调皮地瞟盯着我。
                 
  桌底下我的脚被踢了一下,我假装不理会,又被踢了两下,这浪蹄子。                 
  我伸手在桌底下,摸到她的丰腴的大腿,隔着长裙,捏了一下。
                 
  林雪吸了口气,我顺着她的裙子抚摩起她的大腿起来。衣料的摩挲,柔软的腿肉,我轻轻地上下滑动。
                 
  林雪登时默不做声,但眼中笑意盈盈。
                 
  我注意到老胡与柳茹在低头窃窃私语着,并没有注意我与林雪的动态,或许感觉到但也没有顾及在意吧。
                 
  我捋起她的长裙,贴着她的大腿摸了进去。光滑的,手上感觉得出她穿了高丝长袜。一直摸到大腿尽头,她的胯下,才摸到丝袜的口。贴着她温暖的腿肉,在她的大腿深处抚摩。
                 
  林雪的呼吸有些紧张起来。
                 
  我的手摸到了她小小的内裤,手指撑开,伸了进去,手掌覆盖在她丰腴的私户上,毛茸茸的一片。
                 
  我上下滑动着抚摸起来,掌心满是她柔顺的阴毛,往下轻轻按去,丰腴柔嫩的阴阜,一片暖意。
                 
  手指感觉到林雪肥嫩的肉缝,软嫩的阴唇。
                 
  我的手指往下一探,掀开她的两瓣嫩肉,伸进温热温热的肉沟里。
                 
  “喔……”林雪不觉地轻声叫了一下。
                 
  老胡和柳茹看了过来,我才发现,我的身子已经弯下了一半。
                 
  林雪粉面羞红,双腿夹紧,双手在底下抓住我的手,不让我动。
                 
  我有些尴尬,进退不得,老胡和柳茹有深意似地笑了笑,贴着面讲他们的情话去了。
                 
  我把手拿了出来,手指上湿湿的,看了林雪一眼,手指在桌底下伸给她。                 
  她一把握在手心,感觉到湿意,瞟了我一眼,脸红得跟什么似的。
                 
  桌底下她的双腿紧夹着,微微上下摩擦扭动了几下。
                 
  酒席过后,林雪的脸蛋还是红彤彤的。
                 
  去洗手间的时候,老胡递给我一把钥匙,我一看是“亚豪大酒店”的房间,老胡都已经准备好了,彼此心照不宣。
                 
  老胡开的是贵宾房,里面摆设极为豪华,十分宽敞,吊顶的华灯,卫生间是高级的洗浴设备,但我最中意的是那一张大床。
                 
  厚厚宽大的床垫,能在上面行云布雨可真的是尽兴。
                 
  在床头还立着一面镜子,我想,这摆设的用意也太明显。
                 
  我把手机关了,尽管和今天七七通过话了,别说不准晚上她又打过来。                 
  对了,应该不会装有偷拍的摄像机吧?
                 
  我四处翻看了看,各个角落都查了一遍。
                 
  林雪脉脉地看着我,嘴角含笑:“查什么呢?”
                 
  “偷拍呀?可别像美凤姐那样。”
                 
  “拍就拍呗,有什么可怕的。”林雪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是呵,到时我可买回家珍藏好好欣赏啊!”我这么一说,她的脸儿有些红了。
                 
  林雪脸颊娇艳欲滴,眼角含春。
                 
  酒是色媒人。
                 
  我拥着她丰满的娇躯热吻。
                 
  林雪“唔……唔”地回应。
                 
  脱下她的黑色礼服,她赤裸的肉体呈现出来。
                 
  浅黄色的乳罩里她的丰乳轻轻抖动,呼之欲出。
                 
  修长肉感的大腿并立,浑圆的雪臀裹着窄小的内裤,白色的蕾丝花边。                 
  我压着她倒在床上,林雪满脸通红,小嘴张开着。
                 
  我把她的乳罩褪下,一双白嫩的丰乳弹了出来,完美的碗状般傲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