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或的反复发热撒打算的飒飒三作者MRnobody

字数:5948

           或的反复发热撒打算的飒飒三

  「噗嗤!」

  不得不说樱纯的笑点很奇怪,毕竟小区的雌性很少有能被我精心想出的冷笑话逗笑的,而她却在我满怀诚意地问出那句话后忍俊不禁地笑出了这篇小说最短的对白,之后又撩了一下发丝依旧笑颜如花地问我:

   「难道你觉得所有漂亮的女人都该交一个比自己老很多的有钱男

  朋友吗?」

  在沉浸在她笑容的一瞬间里,我没能向樱纯解释那样的男人应该叫做干爹或者男炮友,事实上在那一秒钟我随时能高速运转起来的大脑想到很多,而最重要的就是我曾听说过的一句话:如果一个心情很差的女人可以很快在你面前笑出来,那代表她认为你不值得她在你面前露出悲伤的表情。

  于是我又像第二章开头那样失落了一次,竟然找不到什么话好说,只好沉默着专心倒车。

  「他是我爸爸。」

  樱纯还是很有人性地认真回答了我的问题,告诉我这个狗血的事实。

  不要去质疑这种设定,因为我们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狗血的世界里。A君掉下悬崖会捡到武功秘籍,然后在和大反派过招时引发时空扭曲导致B君穿越,B君一觉睡醒发现身边围绕着一群四五六七八九十一百六十八阿哥,并且很快和身为皇帝大人与大明湖畔的容阿姨的私生子的C君相恋,两人抛开世间繁华隐居山中种下一颗七彩种子,孕育出的七个呼噜娃救了貂蝉小姐转世的白雪公主,白雪公主丢掉了咬了一口的毒苹果不小心砸中了树下看书的牛顿先生,牛顿先生大吼一声「格老子滴哪锅都不砸偏偏砸老子」用万有引力脚一脚将苹果踢飞,然后苹果飞啊飞滴落入一位名叫乔布斯的老人手中,乔布斯利用这个

  苹果的灵感创造了商业帝国后某日

安心地坐在房间里怀着感激之情和

  无限感慨咬下了第二口最后留下一句「操(淫色淫色4567q.c0M)你妈苹果有毒」后撒手人寰……
  世事因果,变化无常,我们不必去妄加揣测,只要默默接受安西教练是樱纯小姐的父亲这个设定就好了。

  「那位教练,不,我是说那位先生竟然是你父亲啊,真是看不出来呢。」
  这句话绝对发自肺腑,不过这也只是一句没话找话的废话,并不是暗示说洪家的隔壁姓王或者其他什么的。因为大概所有的色情小说中从来都没有「女儿和父亲长得很像」这种设定。

  「呵呵……」

  樱纯笑了一下就没再说什么,我估摸着这含义深厚的两个字背后蕴含着的应该是一句「卧槽泥马勒戈壁的给老娘闭上你的鸟嘴!」于是识相地也没再说话。
  「谢谢。」

  车子顺利地泊入车位,我一面感慨自己空有一身华丽的倒车技巧

  却连一辆最便宜的奥拓都没有的不公命运一面在心里对樱纯咆哮着你

  不让老子上就算了竟然也不愿意一句话说长一点替老子凑点字数你他

  妈到底当没当自己是女主角然后对她做出欲言又止的表情。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话说我一直都很想吐槽那些小说里动不动就写「我做出一个XXX

  的眼神示意她XXXXXXX」因为我对着镜子试了半天发现凭我眼珠子的运动能力根本就没办法开创出一套堪比摩斯密码般丰富的语言系统,

  所以当我自以为我对着樱纯做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时其实并不报

  希望她可以接收得到我这种心理活动,结果看来解读微表情是所有小说人物的自带天赋技能,就好像他们无论平常表现得有多天资聪颖也总是会在关键时刻智商捉鸡一样。

  「那个……我是想说……这周末我刚好也有事情要出去一下,不知道你父亲家住哪里,如果顺路的话,可不可以让我搭个顺风车?」

   我知道在没有弄清楚对方目的地的情况下就要搭顺风车的行为跟

  那种说出「你多大鞋我多大脚」的无赖根本没什么两样,但是面前是我也许是这辈子唯一有希望利用到的卡宴的女主人,也是某种意义上能够决定我周末是否可以日

到卢潇潇的女人,所以尽管我的要求可能

  给她留下十分糟糕的印象但是就算她对我印象再好也超不过「一个还

  不错的保安」的评价而我十分确定她是绝对不会心血来潮会想要找「一个还不错的保安」来打一炮的因此权衡利弊之后我觉得还是以成为樱纯眼里「不要脸的保安」的代价来换和卢潇潇干一场比较划算。

  「我没有说我要回去!」

  樱纯果然如我所料地傲娇了一下,她看似严肃且坚定的表情十足十就是离家出走的小屁孩对着父母喊着「我一辈子也不会回来」时候的样子,而刚好有丰富
  离家出走经验的我有绝对的资格去告诉她你现在说过的装逼的话将来都会变成呼
  在你脸上的耳光。

  「我觉得你一定会回去的,因为那毕竟是你的父亲,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你看起来又是这么知书达理的女孩,不会因为一时的沖动而舍弃亲情这种最宝贵的东西。」

   我承认我在说这些装逼话的时候心里想的是「你不回去的话老子

  的鸡巴没地方插难道你负责给我撸出来?」,但很明显语言学这种鬼

  玩意能存在于世上并让许多道貌岸然的东西们靠它去骗钱是有着一定

  的原因的,至少樱纯在听完我的话后脸上的傲娇就慢慢换成了一种「你说得也有道理」的借坡下驴的表情——你看,果然解读微表情是小说人物的自带天赋,连老子都能从那张美得让人蛋疼的脸上读出这么一句话来。

  「你要去哪?」

  这头美丽的雌性终于松了口,然后我心花怒放的同时小心翼翼地说出了我的目的地,然后她想了想告诉我说没问题,顺路,周六早上十点准时出发。

  他妈的竟然真的顺路!老子终于感受到一点作为主角该有的优待了!!!
  他妈的我竟然为了这么点屁事而欢欣雀跃,话说我算不算史上要求最低的色情小说男主角啊……

  话说写到这份上我竟然还敢说这是色情小说,我大概也算得上史上最不要碧莲的作者了吧……

   废话不多说(尽管我已经说了一万多字废话但我就是有脸敲下这

  五个字,就这么任性!),接下来的时间我又和卢潇潇聊了两次,主

  要目的就是拐弯抹角不着痕迹地把本来约好在周日

下午的晚饭改成了

  周六中午的午饭,然后又巧妙地根据本市的交通状况、当天的天气情

  况以及可能发生地震、海啸、火山爆发、地球停转的几率来估算了要

  她在她所住的小区门口等我的合适的时间点。

  然后,老子就等着日

我想了N年的班花啦!

  当然,从我和卢潇潇约炮到我和樱纯车库偶遇再到周六这几天中间还是发生了许多事情,比如我们小区的电动门出了点问题找人来修了一下,比如李小姐家的大毛生了场病她送它去医院时哭得妆都被眼泪沖花胡渣都露出来了,比如对门那个廉价小区的夜班门卫有时候会不怀好意地盯着我看半天看得我菊花发痒,再
            比如我认识的阿猫阿狗

  都忽然跑去炒股赚到锅满瓢满让我嫉妒得眼睛通红一咬牙一跺脚丢了

  六百块进股市然后它就大跌了等等……当然以上都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不提也罢。当然我都提完了又说出「不提也罢」这四个字是很贱,我知道的。
  时光荏苒白云苍狗一晃眼就到了星期六早上十点钟,我脱下保安制服换上帅气T恤看着樱纯的卡宴缓缓驶出大门停在我面前,然后我

  在过往人群欣羨的目光中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对身边光彩照人的雌性

  说:「我们出发吧。」

  这感觉太他妈爽了有没有!?

  好吧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感受,至少樱纯现在脸上冷冰冰的表情就明确无误地告诉我她昨晚没有爽,现在很不爽,待会也不是要去爽。

  我知道强迫自己去一个不愿意去的地方心情是会很不好,平常我们队长让我去检查某个厕所里的下水管道时我也都是这样一副表情,但鉴

  于现在我们两个是孤男寡女共处在一个相对密闭的空间里不应该放弃

  任何一个细小的可以产生干柴烈火化学反应的机会我决定还是没话找

  话一下。

  「那天晚上,我听洪小姐说你在找工作?」

   樱纯那晚那句话透漏的意思是我现在是一个有着正当职业的青年

  男人而她只是一个在社会上胡混的无业女青年,所以理论上来讲我在

  她面前可以从职场经历方面产生一丢丢的优越感——如果不考虑我所

  有积蓄都买不起她座驾的一个轮胎的话。

  「你记性很好嘛。」

  樱纯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是这句话可以替换为「是的」两个字,

  在此我为这位雌性终于有了对白要尽量字数多一点的女主角觉悟感到

  欣慰。

  「我听说我们物业正在招人,工作不是很辛苦,报酬也不错,如果你有兴趣的话,我跟管理也挺熟的,可以帮你说一下。」

  我说这话绝对不是在恶意卖萌,而是有着更深一层的打算。不要

  脸地提出搭顺风车要求以后想必我在这位出色雌性心目中的形象已经

  一落千丈,所以此刻我不吝于表达她根本就不会接受的好意来展示出

  自己善良仗义的一面顺便当作还个人情应该说是十分天才的做法——

  话说似乎自从见到配角安西教练以后我这个主角的属性就开始向樱木

  花道靠拢了,这样不行,老子是三茎兽!啊,去你妈的输入法,老子是三井寿!

  「谢谢你,我会考虑一下。」

  樱纯十分敷衍地回答我,我相信她说的考虑一下绝对不是去考虑要不要接受我的提议而是会说出这种想法的我究竟脑残到了什么程度,不过我也不在意这些,
       因为我听说像樱纯这么出色的雌性找老公的标

  准并不是那个凶星有多么聪明而是他够不够老实善良以及喜不喜欢小

  孩子。

  身边雌性的心情不好,我的心里也很忐忑。他妈的明明每天都会堵到天上去的交通状况今天竟然出奇的顺畅,这导致我们的进程比我预想的要快很多,所以
       很可能我这次不要脸的最终结果是我提前到了

  目的地然后傻逼一样地在原地等个半天完全没有机会让卢潇潇看见我

  的卡宴。

  「那个……洪小姐,能不能停一下车,我忽然肚子疼得厉害……」

  反正已经无耻过,多一次也没什么,所以当我看见路边有一间公厕的时候不得已使出了已经流传千万年的拖延时间的经典方法。

  「哦。」

  樱纯不置可否,靠边停下,而我都来不及抱怨她这次对白又太短就跑出车子,只怕她会把「我就不等你了」这句话说出口。

  大便是一件非常有益身心健康的事情,可以清空肠胃,也可以思考人生。我听说很多作家什么的都是在拉屎的时候拉出灵感然后写下一篇篇可歌可泣的故事,其中有很多甚至因为创作欲望太强烈而导致提起裤子奔向电脑之前忘记了擦屁股。
  我虽然没有做到屎尿与灵感齐飞的境界,但既然已经走进厕所脱掉裤子蹲下来的话那就不妨也拉一拉好了。

  ***************** 正在用力,说不出话*****************

   刚刚说到很多作家拉屎忘记擦屁股的事情十分钟之后我发现我很

  有成为一名作家的潜质,因为我现在就面临着一个没有纸可以拿来擦屁股的局面。

  简单介绍一下目前的状况好了。樱纯的老爸是个很有钱的老头子这件事情我那天晚上回去之后已经后知后觉了,听说老年人都喜欢安

  静加上市内已经从很早就开始禁止建筑高层楼房以外的住宅所以那个

  死老头住在一个虽然风景优美空气新鲜环境舒适房价惊人但是真的真

  的很偏远的别墅区,这当然没什么,事实上那天晚上安西教练说我们

  小区是个破地方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到他可能是住在那片传说中可能是

  本市唯一比我们小区高档的富人区,所以当时我灵活的大脑在瞬间就想出了一条自以为绝妙非常的计划。

  前面说过我和卢潇潇是中学同学,虽然大家学习成绩有天壤之别但是身为中学生每个人也都经历过那段为了高考把自己当畜生的日

子,

  而我们学校为了凸显我们的畜生身份更是特意为整个高三单独搞了一

  个校区,而校址就在离安西教练所住的别墅区不远的地方——我们上学的时候那些别墅还没盖起来,而据说开发商之所以会选址于此的一大原因就是因为离我们校区很近,强行增加了一层学区房的光环。

  卢潇潇约我吃饭是打着叙旧的名义,那天晚上囊中羞涩的我决定也将这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利用起来,告诉了樱纯那里的地址之后第二

  天又给卢潇潇打电话说不好意思由于我母亲大人要去某知名寺庙上香

  我不得不去送她所以可能没办法去卢潇潇家里接她,又说我很怀念校

  门外那个陪伴我们走过整个难忘的高三时光的小面馆的味道可不可以

  就约在那里回味一下当年的感觉,于是促成了我这次搭顺风车来装逼的光辉事迹。不得不承认,我在内心里一直都沾沾自喜地觉得这是一个十分完美的计划。
  在老子被困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厕所里之前,它的确是的。

   关于拉完屎没有纸的问题的解决方案其实网络上已经有很多和我

  一样的脑残总结过了,但我目前的情况比较特殊:首先现在是夏天,我穿了一双印着鳄鱼图标的人造革凉鞋并且没有穿袜子,现金装了一些但是为了装逼所以全都是百元大钞,除此之外就再没有任何我脆弱的菊花可以接受与之产生亲密摩擦的物品。

  要用内裤吗?

  不行!按照学生时代的经验,哪怕卢潇潇穿的是再丑不过的校服裤子在我看到她把布料撑得平展展的屁股的时候也会威武的勃起,所

  以我不敢冒着今天全程支帐篷的危险把我那条花了28元在淘宝新买的
  LV内裤浪费在这个厕所里,因此目前摆脱困境的办法似乎就只剩下了一种:向樱纯求救。

   也许是我在樱纯面前注定要当一个死不要脸的男人所以上帝才会

  这样三番五次地安排我在最窘迫的时候不得不求助与她,况且我也确

  实是个无耻之徒因为我在想到让樱纯那样女神般的雌性走进这座肮脏

  的厕所给我送卫生纸的时候竟然有点小小的兴奋,有一种变相地对她进行了凌辱调教的快感,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拨通了她的手机。

  这个交涉的过程颇为复杂,我是历经三番五次地苦苦哀求才算打消了樱纯把我扔在这里扬长而去的想法,然后又反反复复保证过厕所

  里除了我没有任何生物并且短期内应该都不会有任何人会路过之后她

  才终于勉强答应下来,然后就剩下我盯着男厕的入口屏息以待。

  嗒……嗒……嗒……

  樱纯高跟鞋踩在地上不断接近的声音让我的心跳急速地加快,然

  后在她的一只白皙美脚犹豫地踏进这片龌龊土地的时候我的鸡巴勃起

  到了极点。

  「啊!你……」

   我承认我之前也许是刻意忽略了我们见面时会产生的尴尬场景—

  —你不能指望这么简陋的厕所还会给每个坑位安装隔间和门,所以习

  惯了高档卫生间的樱纯在一进入后就看到空旷的厕所里突兀地挺着下

  体蹲在那里的我时所收到的沖击是可想而知的而她接下来立刻转身欲

  走的反应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等一下!洪小姐,纸……」

   我相信如果给她这样走掉的话她一定是直接鉆进车子踩下油门一

  路向北头也不回地离开有我的季节,所以我在情急之下一面焦急地呼

  唤一面本能地站起身的反应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可惜她并不这么

  认为。

  樱纯在噔噔走了几步之后听到我的呼喊,身形顿了一下又回过身来,在那一刻我为她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战胜自我而暗暗喝彩,可惜我不应该立刻就给她安排了更大的挑战,以至于她在看到裤子褪到

  膝盖处挺枪而立的我时立即发出更大分贝的尖叫声然后把手里的东西

  狠狠砸向我的脸上之后真的再也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